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四百 一朝背反,權傾天下,郭子鳳又欲何為?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劉辟集中主力三萬人在平輿縣極其周邊設防,擄來壯丁數萬修築工事,集中全力守衛汝南。


而此時他也得知,除了曹仁的軍隊從上蔡縣而來,還有一支軍隊正在從北往南而來,一路上連破汝陽縣和南頓縣,氣勢洶洶的朝著平輿縣而來。


那是關羽的軍隊,關羽率軍連續攻破兩個縣,正在往平輿縣馳援曹仁。


一場六萬人的決戰即將展開。


就在曹仁和關羽朝著平輿縣合圍劉辟的時候,郭鵬親自率領的七萬大軍也順利攻下了梁國。


梁國因為距離濟陰郡比較近,早就被郭鵬上上下下滲透了一個遍,大軍南下,瞬息之間兵臨睢陽縣。


袁術所置梁國相倉皇逃竄,逃竄的過程中被自己的部下殺死,提頭來找郭鵬請賞。


到九月底,梁國全境被郭鵬幹脆利落的拿下,袁術所置官僚要麽逃跑,要麽投降,沒有一個選擇為袁術戰鬥到死。


由此可見袁術貿然稱帝是真的不得人心。


下一步,郭鵬就要攻打沛國,自己長大的地方了。


這一次南征,郭鵬帶上了曹純,曹休,夏侯淵,還有認錯之後被郭鵬解除禁足,從都尉重新做起的曹洪,這些伴隨自己在譙縣長大小夥伴們。


大概是知道郭鵬一定會來攻打譙縣,所以袁術所置沛國相舒邵陳兵一萬在譙縣抵禦郭鵬的進攻。


郭鵬不知道舒邵是出於什麽理由在譙縣陳兵抵抗自己的,單說這七萬大軍對上一萬民兵,舒邵的膽量是真的不小。


不過關於此人的情報郭鵬也知道一些。


此人擔任沛國相的時候,袁術曾經撥給他十萬石糧食做軍糧,但是他擅自將軍糧散給了地方百姓來救助饑餓的百姓,袁術得知大怒,親自帶兵前來問罪。


舒邵則表示自己不忍心看到百姓餓死,所以拿軍糧救濟百姓,袁術如果認為自己犯罪了,可以殺掉自己,自己絕對不抵抗。


袁術為之感動,從馬上下來握住了舒邵的手,說你難道要自己得到這樣的好名聲,而不顧我的名聲嗎?


於是袁術赦免了舒邵,繼續讓他做沛國相。


因此,舒邵在沛國還是挺得民心的,哪怕是在袁術稱帝的大背景之下,都能募集一萬軍隊前來抵抗自己,雖然對於郭鵬來說,這有些不忍心。


雖然籍貫是潁川郡,但是郭鵬三歲就在沛國譙縣生活,一直生活到十二歲去雒陽,對譙縣有很深厚的感情,對沛國自然也是如此。


所以對於自己的真正的家鄉,郭鵬不願引兵強攻,就寫信給舒邵,要招降他。


郭鵬說譙縣是我長大的地方,等於是我的家鄉,我不願意在家鄉大動幹戈,我聽聞舒君曾經為了讓百姓不受餓而動用軍糧,險些為袁術所斬,那麽今日為何不為了百姓歸降於我?


舒邵的回信很幹脆,就說袁術對他有很大的恩德,他要用自己的生命來回報袁術的恩德,他不會像某些接受了恩德卻反咬一口的無恥之徒一樣,背棄袁術。


郭鵬再寫信勸他,勸他不要搞錯了最重要的事情——


袁術已經稱帝了,他背叛了漢朝,他是漢賊,天下人都認定袁術是漢賊,這個時候幫助漢賊的人,自己也是漢賊,是自絕於天下。


舒邵很不爽,寫回信直截了當的罵郭鵬。


『深受袁氏恩德,不思報恩,卻舉兵相向,如此厚顏之輩為當朝征北大將軍,吾深以之為恥!一朝背反,權傾天下,郭子鳳又欲何為?』


明白人?


郭鵬咧嘴一笑,繼續寫信給舒邵勸降,勸他看清楚天下大勢,不要因為個人私情而不顧國家大義,這是為大漢,而不是為個人情誼,郭鵬內心痛苦,但是不得不這樣做。


舒邵卻仿佛看穿了郭鵬心中所想一般,罵郭鵬是偽善之人,打著消滅漢賊的旗號,實則是為了自己的私欲,大奸似忠!


郭鵬殺心頓起。


這場勸降拉鋸戰持續了數日,十月初,郭鵬接到了夏侯淵的軍報。


夏侯淵向他匯報,說自己已經按照郭鵬的吩咐率騎兵成功襲取建平縣,太丘縣和臨睢縣,切斷了舒邵的譙縣大軍的退路,並且已經和攻克沛國治所相縣的郭烈所部取得聯係,請郭鵬放心。


郭鵬感到十分滿意。


進軍譙縣之初,郭鵬就派擅長遠途奔襲的夏侯淵帶領五千騎兵長途奔襲,一路將建平縣、太丘縣和臨睢縣三縣拿下,切斷了舒邵的退路。


之前又下令郭烈從魯國單獨進軍,直接攻打沛國治所相縣,以此將舒邵堵死,使其沒有退路。


然後郭鵬自己在譙縣不斷寫信給舒邵,和他打嘴仗,派兵兵臨譙縣城下,吸引他的注意力,給夏侯淵爭取切斷舒邵退路的時間,現在夏侯淵成功完成任務,舒邵那邊也應該有所察覺了。


沒錯,舒邵那邊的確有所察覺了,吩咐好的糧食和援軍都沒有及時趕到,舒邵覺得情況不對勁,立刻派人回去看情況,結果就沒了消息。


舒邵意識到了大事不妙,結果郭鵬又派人來散播謠言,說沛國全境已經被郭鵬另外派兵襲取了,現在他們隻有一座孤城,而且還沒有糧食,要麽餓死,要麽投降,自己選。


消息一出,譙縣守軍大為慌亂,舒邵也大驚失色,並且他知道,這很有可能是真的……不,這就是真的。


郭鵬已經切斷了他的退路和糧道,他在這裏的抵抗變得毫無意義,是白白送死的節奏。


舒邵愣了好久,然後咬牙切齒的痛罵郭鵬是天下第一偽君子,痛罵郭鵬是禍國殃民之輩,然後下令全軍死守。


見情況如此,郭鵬也不急躁,直接下令大軍把城池四麵包圍,接著下令於禁、樂進和張遼三人各帶領一萬人先行南下,攻打沛國的其他轄縣,給大軍開道,他自己就在這裏等著舒邵的人頭送到自己麵前。


四麵圍城,沒有糧食,郭鵬每日派人喊話,動搖城中軍心,結果這些臨時招募的軍隊的素養比郭鵬想象的還要差,圍城的第三天就爆發了兵變。


郭鵬趁機下令軍隊發動猛攻,激戰到黃昏,以最小的損失代價拿下了譙縣城,而舒邵則被城中叛軍捉住,獻給了郭鵬。


得知此事,郭鵬直接下令處決舒邵,又下令以漢賊的政治罪名將舒邵在相縣的家眷全數誅殺,夷其族。


譙縣被郭鵬用極小的代價獲取,當天郭鵬就入城,恢複了城內秩序。


入城之後,郭鵬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站在了自己曾經居住了十年的府邸門口,盯著已經改換門庭的那座府邸,久久不語。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