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九十三 閻柔拜見賈詡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漢帝國沒有給他多大的恩德,靠著他的情懷,他能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容易了。


如果要賈詡付出生命去捍衛漢室,那他顯然不會這樣去做。


在漢帝國和生命之間,賈詡當然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生命,所以賈詡現在非常焦慮,他連做夢都能夢到自己被送上刑場斬下頭顱的模樣。


張濟和段煨的六神無主,張繡的恐慌,這些隻能加劇他心中的恐懼,加劇他對未來的擔憂,並不能讓他奮起,為大家的福祉而戰鬥。


他想活,無比想活,無比的想要在這一片混沌之中求活,為此,他可以犧牲很多東西。


從他在涼州忽悠和他一起被抓的所有人為他作偽證,假稱他是段熲的外孫而求活的那個時候開始。


從他決定犧牲掉所有和他一起被抓的人而隻為他一人求活的那個時候開始,他就決定了。


無論如何,都要活下去。


第一次品味到死亡的恐懼,讓賈詡知道自己原來那麽怕死,那麽想活。


沒有體會過死亡的恐懼近在咫尺的人是不能明白賈詡的心情的。


賈詡深深地歎息,深深的憂慮,無數次午夜夢回夜半驚醒,摸著額頭上的冷汗,他忍不住的在發抖,在想自己的未來到底在什麽地方。


自己什麽時候會死?


哪裏能成為自己的容身之所?


賈詡不知道。


然後,他接見了自稱是襄陽蔡氏族人的商隊負責人的拜見。


這些商隊負責人知道賈詡是負責這一塊的最高負責人,所以經常來拜訪賈詡,給他送些禮品,換取在這一帶的便宜行商權,多少撈點好處回去之類的,反正也是日常。


賈詡一般都會接見,因為這些商隊背後都是荊州各大家族。


這一次也是一樣,襄陽蔡氏,其領袖蔡瑁是劉表身邊的重臣,執掌重要權柄,和這樣的人物多交流多來往沒有壞處,於是賈詡要接見他。


然後賈詡就看到了一個年輕人在管家的帶領下來到了自己的麵前。


“閻柔見過賈尚書。”


“嗯,你是……”


賈詡稍微皺了一下眉頭,因為他聽到這個年輕人自稱閻柔,姓氏不是蔡。


“在下是想要拜見賈尚書的人,但是,卻不是襄陽蔡氏的人。”


閻柔微微一笑。


賈詡麵色一變,身子往後一退,拔出自己的佩刀指向了閻柔。


“你是何人?意欲何為?來人!”


賈詡一聲令下,外麵的護院家丁蜂擁而至,將閻柔圍的水泄不通。


“賈尚書,何須如此大動幹戈?在下身上沒有任何兵器,並不是來謀害賈尚書的,而是認認真真來和賈尚書商議的。”


“你不是蔡氏族人卻冒稱蔡氏族人,難道不是心懷不軌?”


賈詡眯著眼睛打量著閻柔,一揮手:“拿下!”


“且慢!”


閻柔舉起了手,開口道:“賈尚書難道就真的不想和在下商議一番嗎?在下雖然不是來自襄陽,但是,卻來自東邊。”


閻柔咧嘴笑了,笑的是那麽的肆無忌憚,而賈詡瞳孔一縮,仿佛意識到了什麽似的。


“賈尚書,在下並無歹意,否則為何上來就自報家門,而不是掩飾自己的身份,伺機而動?”


閻柔舉起雙手,表示自己的無害。


賈詡沉默了一會兒,心思百轉千回。


“你們都下去,把門關上,不要讓人進來。”


家丁們一起看向了賈詡。


“照著做!”


賈詡一聲令下,家丁們便紛紛退了出去,把門關上了。


“賈尚書,這些人可靠嗎?若不可靠,我建議您最好斬草除根,免得今日您與我相見的消息泄露出去。”


閻柔看了看出去的那些人。


“他們從雒陽跟隨我至此,是我最早的一批親兵護衛,忠心耿耿,絕對可靠。”


賈詡解釋了一下,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開口道:“你來自東邊,那麽,你可是來自濮陽?”


閻柔拍了拍手。


“郭將軍說的沒錯,賈文和果然是聰明人,稍微的暗示就能聽的明明白白。”


賈詡抿了抿嘴唇。


“你是郭子鳳的人?”


“絕對親信。”


“來找我何事?”


“特為尚書指一條活路。”


閻柔躬身一禮。


賈詡一愣,少傾,開口道:“話沒說幾句,口氣倒不小,我乃朝廷尚書,他郭子鳳遠在數百裏之外,怎麽給我指明活路?豈不荒唐?”


閻柔笑了。


“都到了這個時候了,賈尚書為何還要佯裝成如此呢?賈尚書難道不知道漢室江山已經危如累卵?一旦郭將軍投靠袁術,漢室還有救嗎?”


賈詡聞言一愣,而後眼睛一亮。


“郭子鳳要攻打袁術了?”


語氣中不無激動。


“賈尚書是聰明人,應該明白我的意思,郭將軍是大漢的征北大將軍,絕對不會做袁術的將軍,所以,郭將軍已經決定統兵南征,討伐逆賊袁術,還天下一個朗朗乾坤。”


閻柔如此說道。


賈詡則按耐住了心裏的激動:“既然如此,郭將軍為什麽要讓你來找我?難道是需要朝廷的詔書?還是要求什麽職位?”


“非也,郭將軍是來讓我告訴賈尚書,討伐袁術之後,郭將軍就要來攻打弘農了。”


閻柔話一出口,賈詡就呆立當場。


好一會兒之後。


“這是示威還是宣戰?”


“非也,這是在為賈尚書指一條活路。”


閻柔笑道:“袁公路逆天而行,雖然看似聲威整天,但是不過是垂死掙紮而已,郭將軍已經布下天羅地網,袁公路必死無疑,偽陳必然被滅亡。


但是偽陳滅亡,不代表賈尚書還有弘農的諸位就能高枕無憂,消滅偽陳,放眼天下,還有誰是郭將軍的對手?郭將軍下一步必然討伐弘農,解救天子,以奉漢嗣。”


賈詡咽了口唾沫,強行忍住了內心的動搖和恐懼。


“我憑什麽相信郭子鳳就能打敗袁公路?袁公路可是郭子鳳舊主,郭子鳳這樣做,真的有勝算嗎?”


閻柔笑了。


“賈尚書何須自欺欺人?誰強誰弱,誰勝誰敗,難道還要考慮嗎?不說豫州和揚州,連徐州也在郭將軍的計劃範圍之內,這一戰,郭將軍誓要蕩平中原逆賊,掌控中原!


到了那個時候,弘農難道能抗衡郭將軍的大軍嗎?其實別說那個時候,就是眼下,難道郭將軍辦不到這一切嗎?連我都能神不知鬼不覺的進入這弘農縣城,賈尚書為何覺得自己能獨善其身?”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