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九十一 閻柔入弘農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廣陵郡和下邳國根本無法阻擋袁術的兵鋒,袁術聽著軍隊連戰連捷的消息,大喜過望。


而和袁術同一天出兵的劉勳率領的討伐孫策的兩萬軍隊也在穩步推進之中,渡過長江,直取曲阿縣,要搗毀孫策的巢穴,將孫策的勢力扼殺在搖籃之中。


兩方麵進軍都取得了巨大的勝利,這一點讓袁術十分高興,根本沒有預料到郭鵬正磨刀霍霍準備對他下手。


除了郭鵬之外,劉表在得知袁術稱帝的消息的時候,也有點忍不住想要出兵的想法。


他試圖從南陽郡出兵進入汝南郡攻城略地,擴張自己的領土和勢力。


同時多少任用一下他從益州得到的那一群失意的人,覺得他們雖然沒能給自己帶來益州的土地,但是至少不是荊州人。


劉表有想要將甘寧等人任用為將領,讓他們帶兵,以此多少能製衡一下自己身邊的荊州本地人的勢力,不過他的意圖被蔡瑁等人看穿。


劉表提出想要任用甘寧等人率兵從南陽郡進入汝南郡開辟新局麵的想法的時候,遭到了蔡瑁和蒯越蒯良的勸阻。


他們佯裝苦口婆心的勸說劉表不要這樣做。


蔡瑁勸劉表說甘寧等人是益州叛將,不堪大用,現在看似恭順,實則暗懷不臣之意,讓他們統兵,怕不是會引狼入室?


蒯越和蒯良舉了很多例子,說劉表不能這樣一意孤行,否則整個荊州都要為其所害。


如此一來,劉表意識到了自己受到的鉗製之大,意識到自己就算想要一意孤行,怕也是沒有那個條件,估計免不得一陣慘敗。


左思右想,劉表心中暗恨,卻又無可奈何。


少傾,劉表生出幾分心灰意冷的感覺,最終決定放棄這個大好時機,幹脆的成為一個看客,死保荊州算了。


這亂世,能保住一塊淨土,能保住自己的命和家人,或許已經是不錯的了。


劉表的決定影響不大,至少沒有看上去那麽大,而袁術稱帝所帶來的影響的確是很大的,大半個大漢都將為此陷入戰火之中難以自拔。


直到袁術真的死掉為止。


而就在袁術還不知道郭鵬要率軍討伐他,還在兩路興兵討伐陶謙和孫策的檔口,有一個人正在默默行動著。


閻柔一個人隻帶著兩個護衛,就穿越了艱難險阻,悄悄的在臨淄營密探的接應之下進入了弘農郡,來到了弘農縣。


這是當今天子駐地,也是朝廷駐地,生活著苟延殘喘的朝廷百官和一群軍閥,還有他們的軍隊,形勢混亂。


索性劉表得到了弘農朝廷的封賞之後,在朝廷使者的勸說下派人帶著很多軍械物資去弘農縣為劉協營建宮室,同時帶來了荊州的行腳客商和一些商品,勉強維持了弘農郡周邊的生存所需。


閻柔則偽裝成荊州客商的身份,在擔任城門都尉的臨淄營密探的幫助下,混入了弘農縣城。


此時此刻的弘農縣城內的情況絕對稱不上多好,當然,也不算太糟糕。


李傕和郭汜經過戰亂之後實力大減,其後被賈詡來了一個釜底抽薪,聯合實力更強的張濟和段煨,給他們來了一撥政治清算。


削減兵力,削減職位,從堂堂大司馬和驃騎將軍一直降到了校尉。


等於把他們打回了原形,打回了董卓還在的時候的那個樣子,數年奮鬥所得來的尊榮一朝化為烏有,他們如何能不惱怒呢?


但是因為兵力少,威望大減,隻能做一個校尉了。


段煨和張濟也沒有殺了他們,大概也是遵照著涼州軍的某種生存法則辦事,亦或是純粹覺得這兩人戰鬥勇猛,還有可以用到的地方,反正涼州軍成王敗寇習慣了。


於是這兩人現在被安排在了弘農縣東邊的陝縣駐軍。


兩人所轄兵馬不過數千人,但是抄掠地方坑害百姓一點也沒有比以前更溫和,人數少了,抄掠的反而更狠一點。


弘農郡作為董卓設置的防禦關東聯軍的三道防線之一,還是被營建的挺不錯的,民戶和生產也沒有受到太大的損失。


其中,華陰縣的駐守者是段煨。


段煨是個有些文化的人,知道糧食和生產的重要性,所以勤修水利,發展農業,不僅不按照涼州兵的一貫風格抄掠地方,反而還發展地方,百姓得以安樂。


因為有段煨的存在,所以弘農郡的生產沒有遭到很嚴重的破壞,民戶豐實,也是整個關中為數不多的可以充作門麵的存在。


所以糧食什麽的,段煨和張濟手下的軍隊還是可以吃的上的,也不會餓著劉協和百官,劉協和百官甚至覺得這是段煨和張濟唯一比李傕郭汜要強的地方。


對於繼續抄掠地方的李傕和郭汜,張濟和段煨隻是覺得略有些不爽,倒也沒有多加限製,因為他們的確不打算給李傕和郭汜的軍隊穩定供糧,要是不讓他們抄掠地方,他們就得餓死。


但是他們劃了一個範圍。


你們抄掠可以,不能越過陝縣到陝縣西邊來抄掠,要是敢越過陝縣到西麵來抄掠,張濟和段煨就要起兵攻打李傕和郭汜。


所以弘農郡的核心部位並未遭到戰亂,而是相對和諧。


至於華陰縣往西,到長安一帶,現在正在爆發瘟疫,僅存的些許民戶逃過了戰火屠殺,卻逃不過瘟疫,悲慘的死在了瘟疫之中,長安民戶百不餘一,幾乎死傷殆盡。


而更倒黴的則是馬騰和韓遂,知道李傕和郭汜放棄了長安追去了弘農,想著來占便宜。


結果正好撞上了要人命的傳染性瘟疫——按照記載描述,漢末瘟疫極有可能是流行性出血熱。


於是乎數萬大軍頃刻間病倒一小半,嚇得馬騰和韓遂立刻拋棄了不能行動的染病士兵,忙不迭的逃回了涼州。


然而一些帶病的士兵也跟著逃回了涼州,回到涼州之後病發,將瘟疫傳染到了涼州。


馬騰和韓遂疲於應付,結果一時間從涼州到華陰縣這中間的一大片土地成為了死地,沒有人敢於接近。


其實要是有人稍微明白一些傳染病的原理,或許漢末大瘟疫不一定會帶走那麽多的人命,幾十萬幾十萬的讓人死去。


但是很可惜,相當長一段時間,整個世界的醫生都不明白何為『傳染』,中醫要直到明朝末年,才由吳又可的論述而產生了對傳染的理解。


在此之前,中醫的醫學理論始終擺脫不了神鬼的糾纏,上古時期巫術的餘孽如影隨形,陰魂不散,醫療觀念相當樸素。


若是有人明白何為傳染,不說治療,至少可以預防,也能在事情無法收拾的時候,以隔離的最終方案終結瘟疫,不至於讓瘟疫在華夏大地上遍地開花,死傷無數。


可惜,沒有。


李傕和郭汜的運氣真的不錯,而馬騰和韓遂是真的運氣很差,而未來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涼州各民族人民的運氣也不會太好。


而在閻柔潛入弘農縣之前,袁術稱帝並且宣布廢黜劉協的帝位,終結漢王朝的統治,還要追責涼州人的叛逆的消息已經傳到了弘農。


張濟和段煨大驚失色,滿朝文武大驚失色,賈文和眉頭緊鎖,劉協幹脆就氣得暈過去了。


醒來之後,劉協砸碎了好幾個案幾,拔劍殺了兩個內侍,怒吼著要出師討伐袁術,還說要封斬掉袁術的腦袋的人為王。


總之弘農縣的政治氛圍非常緊張,人人都在緊張,人人也都很迷茫,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麽。


而此時,郭鵬的討袁檄文還沒有送到,天下人還不知道郭鵬打算一力承擔起維護漢室江山的職責。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