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五十九 我何曾說要為子廉脫罪?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郭鵬本來每次打勝仗都會給部下們很多賞賜。


給田地給房屋給奴仆給錢,這是慣例,郭鵬從來不虧待為自己賣命的部下,等級越高給的自然也越多,除此之外,郭鵬是嚴格規定不許僭越的。


大家本來都老老實實遵守,結果曹洪帶頭搞事。


郭鵬將自己的駐地遷移到了濮陽,以濮陽縣為根據地行使政令。


原先在根據地盧縣擔任縣令、做得很好的滿寵他非常欣賞,舍不得滿寵離開,於是郭鵬破格升任滿寵為東郡郡守,接替曹操的職位,駐地在濮陽,繼續為他治理大本營,把控東郡的全局。


東郡的一切本來都為了戰爭為準備,對黎庶等各方麵的安排都非常嚴酷,郭鵬調任曹操做冀州刺史很急,曹操走的時候,一切還沒有恢複原樣,這些都是滿寵的工作。


滿寵感念郭鵬的恩遇,正準備大展拳腳恢複東郡的正常生產,讓平民黎庶安居樂業,結果卻得知了這件事情。


滿寵趕赴實地調查此事,發現的確和他聽說的一樣,很多黎庶被曹洪的賓客驅使著做牛做馬,本該隸屬於官府的土地被霸占,產出全部都歸了曹洪的賓客,這讓滿寵大為震怒。


他身邊有吏員勸誡他。


“曹子廉是將軍的親將,曹氏親族,他稍微違反一些法律,郭將軍不會定罪,府君嚴格執法,開罪了曹子廉,就是在和曹氏作對,曹氏如何能放過府君?”


滿寵絲毫不為所動。


“明公定下的律法明明白白,我若不按照這些律法辦事,就是在瀆職,那樣我才有罪!現在我按照律法辦事,何罪之有?”


吏員繼續苦勸。


“曹氏勢大,曹孟德為冀州刺史,曹子孝曹子和還有曹文烈都是將軍親信的將領,將軍的正妻也是曹氏,有這樣的權勢,府君卻還要和他們為敵,治他們的罪,這難道不是自討苦吃嗎?”


滿寵堅決的搖頭。


“我按照律法辦事,若是明公認為我有罪,那就罷免我的職位,或者直接處決我,但是在此之前,我還是東郡太守,在太守職位上,無論如何,我都要按照律法辦事!”


滿寵和郭鵬一樣,家族都是研習律法類經典的律法家族,滿寵從小研習律法,精通律法,為人也是如律法一般方正嚴格。


他早已決定不管是誰,都無法阻撓他執法的決心。


於是滿寵直接下令調動了東郡的郡兵三百人趕赴當地,親自指揮,將一大批曹洪的賓客和親戚痛揍一頓,然後全部抓住,將土地收回給官府,重新交給黎庶,恢複他們的生產。


曹洪的這批賓客和親戚被抓住,投入大牢,滿寵連夜審理此案,花了一段時間定了他們的死罪,隻等上報郭鵬就按照律法處決他們。


這批人之中有幾人僥幸逃脫,連夜逃向了渤海郡向曹洪報告此事,祈求曹洪的幫助,曹洪大怒,立刻寫信給郭鵬,一番準備之後,又連夜快馬南下,趕赴東郡準備救人。


兩天之後,郭鵬幾乎同時接到了滿寵的死刑建議表和曹洪的信件。


當時郭鵬正在忙著擴軍的事情,無暇管理一般政務,並不知道這件事情,現在才知道。


看了滿寵的死刑建議表,又看到了曹洪的信件,郭鵬便把滿寵喊來了自己的將軍府。


滿寵無所畏懼,大大方方的來到了郭鵬的將軍府,上繳了佩劍,脫下鞋子,緩緩進入了郭鵬辦事的地方。


郭鵬正坐在上首處處理一些軍務。


“滿寵拜見明公。”


滿寵躬身一禮。


郭鵬抬起頭。


“伯寧來了?坐。”


郭鵬伸手讓滿寵坐下,滿寵便走到了一旁的案幾後,端正的正坐了下來,一絲不苟。


“關於子廉的那個案子,我……”


“明公,屯田法案是您親自頒布的,是我軍立身的根本法案,若屯田不能得到保護,則心懷不軌之人群起而上,霸占田地,我軍沒有足夠的糧食,談何征戰天下,安穩地方?”


郭鵬話還沒說完,滿寵就把大道理迎麵而上,砸在了郭鵬臉上,讓郭鵬有些哭笑不得。


對滿寵,他是極為喜愛和信賴的。


於是郭鵬笑了笑,搖了搖頭。


“我什麽都沒說,伯寧就覺得我要為子廉脫罪,是不是太不信任我了?我何曾說要為子廉脫罪?”


滿寵有些訝異的看向了郭鵬。


“你做得很好,這個案子,該怎麽處置就怎麽處置,該殺頭就殺頭,一個都不要放過。”


郭鵬把滿寵的請示奏表批複了之後,交給了滿寵。


“明公,這……”


“你既然喊我一聲明公,我就不把你當作外人,伯寧,這是一個很不好的趨勢,子廉的事情固然是個案,但是卻讓我感到憂慮,我才剛剛打敗袁本初,剛剛占據冀州,就有將領忙不迭的犯事。


他要享受,要侵占田畝,要居功自傲,這不是一個好的趨勢,子廉是個帶頭人,我要是不處置他,不狠狠的把這個趨勢打壓下去,很快就會有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在第一個發生的時候,我就要將他處置掉,絕對不能給下一個人有這樣的想法的機會,現在天下尚未安定,敵人還有很多,野心勃勃的人時刻想著稱王稱霸,我立誌安定天下,又如何能放鬆享受呢?”


滿寵頓時感動,起身跪伏在郭鵬麵前。


“明公之誌,寵敬服!”


郭鵬起身,將滿寵扶了起來,撫著他的背,握住了滿寵的手。


“你要執法,就嚴格執法,不要因為犯事人的背後有什麽人做靠山,就不敢堅定執法,那是不正確的,你現在的所作所為,古之賢人尚且要稱讚,又有什麽值得疑慮的呢?”


滿寵再拜。


之後,郭鵬思慮片刻,開口道:“話雖如此,但是執法也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很容易遭人嫉恨,我經常出征在外,不能給你及時的保護,我擔心會有人伺機報複你。


這樣吧,你的妻子去世也有一年多了,你一直都沒有再娶,我在郭氏宗族之中為你選擇一個溫柔賢淑的女子給你做妻子,這樣,所有人都會知道我是你的靠山,你會安全很多。”


滿寵感動的無以複加,再次拜伏於地,表示自己將終身追隨郭鵬,為他效死力,絕對將郭鵬的意誌貫徹到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