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五十五 天意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陳登已經猜到了。


搞不好,陶謙就是因為起了侵吞糜氏財富的心思,卻正好被郭鵬猜中,事先留了後手予以鉗製,所以才讓陶謙惱羞成怒。


陳登看向了曹豹,見曹豹的表情有些糟糕,便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


陳登在心中鄙視陶謙,要不是因為趕著郭鵬北伐袁紹去了,估計陶謙也不敢有這樣的心思。


之前郭子鳳子青兗二州南征北戰,麾下軍隊屢戰屢勝,陶謙看著糜氏的戰馬生意紅火,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就是不敢動手。


現在倒想動手了,未免顯也想得太美了一點。


以郭鵬的能耐,會想不到陶謙的想法?


陶謙自然知道陳登說的是對的,郭鵬的軍隊的確很凶,打起來的話,自己這邊不占優勢。


可是,真的很不爽!非常不爽!


見著陶謙一副生悶氣的樣子,曹宏便開口說道:“明公勿擾,郭子鳳所仰賴的,不過是兵強馬壯,但是現在郭子鳳北伐袁紹勝負未可知,一旦郭子鳳戰敗,事情則大有可為。”


陶謙一愣,隨即麵露喜色。


“對啊,袁本初四世三公,門生故吏遍天下,勢力極大,如何能是郭子鳳可以撼動的?”


看到陶謙如此驚喜,陳登忍不住的咳了幾聲。


“將軍,袁公路也是四世三公。”


感覺就顯示被一盆冷水灌在腦袋上,陶謙不無惱火的看了看陳登,強行忍住心中的怒火沒有發泄,反而露出了鎮定的神色。


“元龍說的對,郭子鳳以袁公路的名義北伐袁本初,勝負未可知,此戰結束之前,我們按兵不動,不過防備還是要有的,就以臧霸所部防備東萊郡之夏侯淵,以曹豹所部防備泰山郡之於禁,就這樣吧。”


陶謙佯裝和顏悅色的說道,然後用手撫著陳登的背部,笑著對陳登說道:“元龍以為,郭子鳳和袁本初對戰,誰能獲勝,誰將失敗?”


陳登被陶謙撫著背部,身上直起雞皮疙瘩。


他知道陶謙的意思,也知道陶謙這樣詢問他到底是為了什麽。


他需要說出讓陶謙滿意的答案。


“郭子鳳還是太輕率了,縱使有袁公路的名號,袁本初也有很強大的勢力,河北豪傑都願意被袁本初驅使,又怎麽能是郭子鳳可以抗衡的呢?我以為,郭子鳳必敗。”


陶謙一聽,心裏的不爽快立刻就沒了。


“哈哈哈哈哈哈!元龍不愧是陳氏子,陳氏未來有望啊!哈哈哈哈哈哈!”


強忍著一身的雞皮疙瘩,陳登好歹是陪著陶謙笑完了。


稍晚些時候,商量完內政事宜的陳登帶著一身的疲乏回到了家中,在妻子的服侍下換了衣服,熏了熏香,然後去父親的書房拜見父親。


“怎麽了,一副有事情的樣子,有什麽事情就說,不要憋在心裏,心裏事情太多,是會憋出病來的。”


陳珪放下了手裏的筆,關切地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兒子。


“父親,其實,今天陶使君叫我過去,商量應對郭子鳳派兵屯駐在徐州邊界的事情。”


陳登說出了今天遇到的事情。


“郭子鳳屯兵在徐州邊界?之前不是說郭子鳳北伐袁本初了嗎?怎麽?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陳珪一臉驚訝。


“不是,隻是一萬兵馬,分做兩路屯兵,一路在東萊郡,一路在泰山郡,並未進入徐州,而是威懾的姿態。”


陳登開口道:“兒子懷疑,這是郭子鳳在警告陶使君,不要對糜氏起什麽心思。”


“北伐袁本初還不忘威脅陶恭祖,看來糜氏對郭子鳳而言真的很重要,不過郭子鳳做事也十分穩妥,若是他不來這一手,我估計陶恭祖一定會對糜氏下手。”


陳珪冷冷一笑:“陶恭祖此人,沒什麽太大的才能,但是膽量胃口卻不小,他遲早會因為自己的膽大而惹上禍端,我也是想不明白,都六十二歲的人了,為什麽還是那麽大的脾氣?”


“陶使君暫且不論,父親以為,郭子鳳北伐袁本初,誰能獲勝?”


“你說呢?”


陳珪看向了陳登:“你且說說看自己的看法,這種事情,你要學著自己的分析,自己考慮,將來這些事情可都是你需要去做的,若要在這樣的世道中保住陳氏的香火,你的眼光一定要準。”


陳登似乎有些猶豫,但是思來想去,還是有了自己的看法。


“兒子以為,郭子鳳能贏,袁本初恐怕會兵敗身死。”


“袁本初四世三公之家,郭子鳳不過是縣官之子,你為什麽會這樣認為?”


陳珪麵不改色的看著陳登。


“郭子鳳為世所公認的名將,盧公高徒,自黃巾之亂起征戰天下近十年,未嚐一敗,鮮卑,烏丸,張舉張純,董卓,還有袁本初自己,都被郭子鳳打敗過,從用兵的角度上來說,袁本初不是郭子鳳的對手。”


聽了陳登說的話,陳珪點了點頭。


“你說的對,論用兵打仗,袁本初不是郭子鳳的對手,但是元龍,你也該知道,一場大戰的勝負,可不僅僅是戰場交鋒能決定的,袁本初四世三公的名義,能給他帶來多少便利,你也該清楚。”


“所以兒子才說郭子鳳會贏。”


陳登說道:“袁本初四世三公,郭子鳳則以袁公路的名號北伐,也是四世三公,而且是以嫡子的名義討伐庶子,加上郭子鳳用兵強於袁本初,袁本初戰敗的可能性極大。”


陳珪笑了。


“你還少算了一樣東西。”


“請父親賜教。”


“天意。”


陳珪指了指漆黑的天空:“你算準了一切,卻無論如何也算不準天意,你算不準天上下一場雨刮一場風就能改變戰場的局勢,誰的優勢都不能算絕對的優勢,直到一方徹底倒下無法再戰,一切才算是結束。”


“那父親以為,天意會讓郭子鳳獲勝還是讓袁本初獲勝?”


陳登忙問道。


“哈哈哈哈!”


陳珪哈哈大笑,用自己的手杖戳了戳陳登的肚子:“為父又不是天,怎麽會知道天意?且等著吧,等消息真的傳來了,你就知道了,不過縱使天意難測,你也要能夠在排除天意的情況下,將一切算到極致,如此,你就不會輸給任何人,能打敗你的,隻有天。”


“……”


陳登沉默了良久,又開口道:“父親,若郭子鳳真的戰勝了袁本初,天下大勢會變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