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五十三 陶謙一直很有危機感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杜襲告訴郭鵬,說他在東萊郡守任上很注意按照郭鵬的命令,對家中沒有子女的孤寡老人多加撫恤和照顧。


前些時日,有一個名叫太史慈的東萊本地人從遼東渡海歸來,得知母親被官府照料,十分感動,前去郡守府向杜襲表達感謝。


杜襲則表示這是郭鵬的命令,太史慈就表示自己願意為郭鵬效力,來報答郭鵬的恩德,希望得到引薦。


之後,太史慈向杜襲說起了自己的遭遇,然後還展示了自己的箭術和騎術,杜襲覺得非常驚異,便答應為太史慈舉薦。


“太史子義出身不高,不過也識字,數年前擔任過東萊郡的奏曹吏,當時,東萊郡守和青州刺史發生過矛盾,而朝廷則以誰的奏表先到就按照誰的意見來處理糾紛,太史子義就負責為東萊郡送奏表到雒陽去。


當時青州刺史的奏表已經率先送去,太史子義緊趕慢趕,趕在州吏將奏表送往雒陽有司之前找到了州吏,假意借來觀看,然後立刻毀掉這份奏表,又蒙騙州吏說這是罪過,約定兩人一起逃跑。


結果州吏被他騙了,跑了,他半路折返回來,遞交了奏表,最後這場官司由東萊郡獲勝,青州刺史被責罰,刺史就很生氣,要報複太史子義,太史子義被迫去遼東避難。”


聽了這個故事,郭鵬隻覺得好笑。


“這太史子義還真是有點小聰明,而且口才也不錯,騙得州吏團團轉,可是到底沒有大智慧,那東萊郡守也不是什麽有擔當的人,護不住自己人,隻能讓他去遼東避難。”


“確實如此。”


杜襲開口道:“不過那太史子義的確有些本事,弓馬嫻熟,身體強壯,將軍若願意見他,我便為將軍引薦,將軍若不願,我便把他打發走。”


“見,當然要見。”


郭鵬笑了笑:“文武雙全的人才,給我一百個我也不嫌多,有人才怎麽能不用呢?”


“將軍高義。”


杜襲笑了笑,然後外出將太史慈引入將軍府拜見郭鵬。


“小民太史慈子義,拜見將軍。”


太史慈在杜襲的帶領下前來拜見郭鵬。


郭鵬抬眼望去,見太史慈肌肉壯碩,身材高大,劍眉星目,美須髯,果斷是一個美男子。


這該死的看臉的本性。


郭鵬暗罵自己一句,便十分熱情地站了起來,走到了太史慈身邊扶起了他。


“子義的事情,我都聽說了,沒想到子義年紀輕輕,就有膽有識,敢做出那樣的事情,真是奇男子,這種事情,連我也不敢做啊!”


郭鵬握住了太史慈的手,倒是叫太史慈好生慚愧。


“當時沒想那麽多,隻是一心想要立功,回報府君的恩遇,卻沒想到之後被逼的遠赴遼東避難數年。”


“東萊郡守在我麾下已經調換過幾次,最早的那個被我撤職了,子義不知道嗎?”


郭鵬詢問道。


“遼東連年兵禍不斷,小民在遼東也是東躲西藏,很難得到東萊郡的消息,不久之前才聽聞了東萊郡的消息,這就匆忙趕了回來,見母親生活安好,便十分激動,原以為將軍效勞,以報答將軍的恩遇。”


“哈哈哈哈!好好好!”


郭鵬笑著點了點頭:“子義讀過書,頭腦聰慧,不如現在我身邊做一個從事鍛煉一番,之後想要從軍還是想要從政,再由子義自己選擇,如何?”


“多謝將軍厚愛!”


太史慈十分激動。


收下太史慈在自己身邊辦事,並不會對郭鵬的日常生活帶來什麽改變,他還是在一如既往的按照自己的節奏生活辦事。


心裏的緊迫感促使著郭鵬大力的夯實自己的基礎,要為自己未來想要做的事情積攢足夠的力量。


因此他總能感受到深切的危機感,而與此同時,遠在徐州的陶謙也感受到了深切的危機感。


從郭鵬出兵北伐開始,陶謙就一直挺有危機感的。


雖然他們兩個都是袁術聯盟之中的人,配合袁術辦事,彼此也算是同盟,沒有過公開的矛盾,但是陶謙和郭鵬私下裏還是有一些矛盾的。


比如關於黃巾軍的矛盾,還有關於糜氏的矛盾。


這些矛盾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足以讓兩人麵和心不和。


黃巾軍的事情就不說了,最多算是意氣之爭,上不得台麵,但是糜氏的問題,卻是關乎根本利益的問題,讓陶謙十分不快。


簡單說,糜氏在徐州市當之無愧的首富,大豪強地主,有良田數萬畝,賓客萬人,家族子弟學習弓馬騎射,武力強大,又很有錢,算得上是一股不可小覷的勢力。


雖然和大部分豪強地主一樣,在政治上跛腿,但是因為糜氏的財力和武力都十分雄厚,一定程度上可以彌補政治上的不足。


陶謙是揚州丹陽人,不是徐州本地人,當然也不能是徐州本地人。


因為不是本地人,所以必然要帶著自己的基本盤來徐州上任,這樣才能維護自己的權力。


陶謙的基本盤就是以曹豹為首的丹陽兵,這支戰鬥力強悍的丹陽兵是陶謙最大的依仗,其次是兗州泰山郡人臧霸的那支軍隊。


當年陶謙初來徐州,根基不穩,為了對付徐州黃巾軍很是頭疼,當時有人向他推薦流亡在徐州的兗州人臧霸,說臧霸很有些本事。


於是陶謙就任命臧霸招募兵馬,和曹豹的丹陽兵一起,進擊黃巾軍,將黃巾軍趕去了青州。


之後,陶謙就命令臧霸在開陽屯兵,在徐州北部威懾黃巾軍,保護自己的勝利果實,好讓自己安心治理徐州。


結果是好的,臧霸很有本領,鎮守在徐州北部讓黃巾軍不敢南顧。


雖然從根本上來說,臧霸是一個半獨立的勢力,對陶謙的命令是選擇性地接受,有自己的想法,和曹豹統帥的丹陽兵這種情況還是不同的。


但是不管怎麽說,臧霸還是依附著陶謙,算是陶謙的勢力,所以靠著丹陽兵和泰山兵這兩支兵馬,陶謙的手腕才硬了起來。


除了這兩支兵馬,也要有一些政治上的勢力,自己帶來的親信固然能用,可是要是沒有本地人做緩衝,陶謙顯然也是無法很順利的在徐州施政。


需要本地人的投效,這一點陶謙十分清楚。


尤其是那種在本地沒有政治勢力,需要自己做保護傘的那種本地人是最好的。


陶謙一眼就看中了作為徐州首富的糜氏,向糜氏投出了橄欖枝,結果很尷尬。


糜氏的主人糜竺已經接受了時任上穀太守的郭鵬的辟召,去上穀郡做官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