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四十三 好處我拿,黑鍋你背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淳於瓊方麵,他一開始進軍比較順利,進占了渤海郡的章武縣。


但是曹洪則十分勇猛,率軍和淳於瓊的軍隊正麵硬剛,用六千多人的軍隊大破了淳於瓊的一萬軍隊,愣是將淳於瓊的優勢兵力懟的不敢離開章武縣城,隻敢據城死守,不敢出城野戰。


曹洪這邊也限於兵力有限,不能大肆攻城,等著臧洪從後方募集了一萬民兵來到前線助陣之後,曹洪才開始正式安排攻城。


淳於瓊被懟的更不敢出城了。


淳於瓊的軍事能力實在是有限。


在陳宮的戰術謀劃之下,完全不是曹洪的對手,除了據城死守之外沒有其他的可能,渤海郡和清河國的收複簡直就是做夢。


比起淳於瓊,還是高幹更有點戰鬥力,和張燕打的有來有往,勢均力敵。


張燕一直都沒有辦法對常山國造成打擊,不過他的目標就是鉗製袁紹的一部分兵力,為郭鵬減輕壓力。


隻要郭鵬那邊能夠稍微減少一些壓力,能獲勝,那麽張燕就血賺不虧了。


主戰場打得如火如荼,另外兩個小戰場上打的也是有來有往,就看主戰場上什麽時候能分出勝負了。


淳於瓊和高幹都覺得袁紹可以輕鬆獲得勝利。


開什麽玩笑,六萬大軍碾壓過去,鋪天蓋地氣勢如虹,你告訴我怎麽輸?


來來來,告訴我,怎麽輸?


別說郭鵬了,袁術親自來都要死!


結果還就真的輸了,輸的感覺毫無懸念的樣子。


他們還在堅持,完全不知道袁紹已經完蛋了,他們已經成為了將死之人。


郭鵬率領軍隊馬不停蹄的向北進攻,沿途隻做兩件事情。


一件是招降。


一件是砍人。


沒有加入袁紹陣營的那些地主豪強在郭鵬大軍急馳而來的時候,全都擺出了和當初袁紹南下的時候那些投奔他的地主豪強們一樣的架勢。


簞食壺漿以迎王師。


大老遠的看到王師來了,就趕快列隊歡迎的那種。


沒辦法,不列隊歡迎的話,王師就要砍人了。


那些支持袁紹的地主豪強們,在得知袁紹戰敗郭鵬向北疾馳的時候,有些已經嚇得魂飛魄散,丟棄家業往北跑了,還有些手腳不夠快,舍不得那些壇壇罐罐,被郭鵬追上了。


然後就是一波傳統操作。


違抗袁氏嫡子,相助一個庶出的庶子,你們可真是有眼光啊!


郭某人大手一揮,死神來了。


沒有幫助袁紹的地主豪強們瑟瑟發抖的看著眼前的一切,同時在心中無數次的感謝自己的理智,感謝自己沒有被一時的優厚條件給弄昏了頭腦。


要是自己之前不夠理智的話,現在說不定就和這些家破人亡的人一樣了。


這些大頭兵,可真是完全不講道理啊……


不過對於郭某人來說,這就是屬於典型的好處我拿,黑鍋你背。


我都為你袁家做狗了,你還不願意幫我背個鍋嗎?


反正袁術也不是第一次為郭鵬背鍋了。


初平四年九月十五日,許攸和逢紀護著袁紹,帶著殘兵數千逃到了常山國,他們是沒命的逃跑,沒命的趕路,終於趕在追兵追到之前會合了高幹。


高幹是袁紹的侄子,一直都和袁紹友善,值得信賴,而且手下還有一萬兵馬,是危難之中的袁紹唯一的希望。


不過看到許攸和逢紀護著袁紹帶著幾千殘兵逃過來的時候,高幹就被嚇到魂飛魄散了。


“我軍……敗了?”


高幹看著袁紹區區十數日就花白一片的頭發,就算不想相信也不得不相信,他們的確戰敗了。


袁紹的在數日之前蘇醒,蘇醒之後看到狼狽奔逃的慘狀,又大叫一聲,吐了一口血,昏了過去。


第二天一早醒來,才發現自己一夜白頭了。


原本的滿頭烏發一夜之間變得花白一片,整個人仿佛瞬間蒼老了十歲。


時間都去哪兒了?


袁紹不知道,許攸和逢紀也不知道,高幹就更加不知道了。


但是他們都很清楚,他們已經成為了喪家之犬,必須要繼續逃跑,否則被郭鵬的追兵追了上來,他們沒有好下場。


糧草被焚,大軍潰散,八萬大軍轉眼之間就隻剩下一萬出頭,這仗還怎麽打?


高幹的軍隊也人心惶惶,要不是許攸和逢紀當機立斷,下令張郃立刻率兵彈壓亂軍,搞不好這支軍隊都要崩潰了。


但是眼下他們已經沒有了糧草的供應,高幹的大營裏隻有七八日的存糧,若不好好運用,怕是凶多吉少,所有人都要被郭鵬的追兵追上來,然後死無葬身之地。


袁紹恍恍惚惚不知所雲,完全不能提出接下來該怎麽辦,許攸和逢紀緊急開動大腦。


極限狀態之下,許攸想到了一個辦法。


“要是帶著一萬多人北撤,不僅速度慢,糧食也不夠吃,不用多久就會被追兵追上,我們都要死,惟今之計,隻有集中所有馬匹和大量糧食,由我們護著明公向薊縣轉移。”


“然後呢?剩下來的軍隊怎麽辦?就把他們放在這裏?可能嗎?”


高幹驚疑不定。


“大部分人必須要留下來,還要留下有威望的將領統帥他們,在這裏鎮守,牽製張燕的軍隊,還要阻擋郭鵬的追兵,為我們成功撤退爭取時間,隻要能回到薊縣,就還有機會,若是回不去,我們就全完了。”


許攸喘了幾口氣,又開口道:“我的想法是,把校尉張郃、趙叡留下,統帥剩餘的兵馬鎮守大營,為我等爭取回到薊縣的時間。”


高幹和逢紀互相看了看。


“他們會願意嗎?留下明顯是送死。”


逢紀臉色有點為難。


“這不是他們願意不願意的事情!這是必須要做的事情!既然身為人臣,就要有為主君而死的決心,否則主君為何要收納他們?”


許攸義正言辭的說道:“他們必須要留下,不留下的話,明公就有危險,他們難道不願意為明公而死嗎?”


逢紀和高幹不說話了,於是許攸立刻喚來了張郃和趙叡兩人。


“眼下的局勢,你們也清楚,郭賊追兵在後緊追不舍,我軍損失慘重,如今已經沒有了還手之力,惟今之計,隻有護著袁將軍盡快趕回薊縣,如此才有重振聲勢的可能。”


張郃和趙叡立刻點頭,表示明白。


“但是郭賊的追兵不能不阻擋,否則我等就無法順利趕回薊縣,既有可能被追上,所以,張校尉,趙校尉,將軍命令你二人領兵一萬鎮守真定縣,為將軍撤回薊縣爭取時間。”


許攸下達了命令。


兩人剛要條件反射般的答應,忽然間意識到了什麽,『遵命』二字硬生生卡在喉嚨裏說不出來。


這是要……


讓我們送死?


拋棄我們?


張郃和趙叡極其震驚的互相看了看,然後又看向了許攸。


“許公,我等隻有一萬兵馬,如何對抗郭賊數萬大軍?還有常山賊的一萬兵馬也在側威脅啊!”


“許公,我等對將軍忠心耿耿,願意為將軍效死,願追隨將軍北上!”


張郃跟趙叡也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許攸打算讓他們做炮灰,當然不願意,所以要努力爭取。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