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一十七 恐怕我等都要成為他的俘虜了!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本來這年頭情報刺探就是很困難的。


通訊手段極其落後,極其耗費時間,兩地稍微隔的遠一點,一來一回都要好幾天。


就這樣還要有足夠的道路、馬匹和驛站等機構輔助才能達到,隻靠一人一馬想要完成情報刺探那是天方夜譚。


東漢末年的道路交通,真是一言難盡,荀攸想去益州做個官,愣是因為道路不通進不了益州。


幽州薊縣那邊派人去給雒陽送個信,結果因為道路不通,不得不繞道大草原,結果整整走了兩年才走到雒陽。


就這道路狀況,還想玩孤膽英雄?


郭某人以為,基建為王。


所以他治理地方的同時,最重視的就是搞道路交通,不僅僅是為了刺探情報和軍事行動,還有更深層次的意義。


現在做個實驗,將來會有大用。


於是乎,因為郭某人一早就設置了完善的情報傳輸製度和路線,又設置了專業的情報部隊臨淄營,從而走在所有軍閥前麵。


所以他們想和郭某人玩情報戰,純粹是找抽。


臨淄營這一階段的任務和主要針對的就是袁紹勢力,大部分精力都放在冀州方向。


冀州那邊有什麽風吹草動郭鵬都能以最快的速度了解,但是袁紹卻無法得知郭鵬的實際行動。


不過袁紹的基本策略就是先北後南,他沒有在北方平定之前南下和郭鵬決戰的想法。


此番剿滅公孫瓚之前,他的陣營裏還是吵了一架的。


原因是田豐堅持認為郭鵬會在近期內北上,希望袁紹隻留少部分兵力鉗製公孫瓚,策應幽州聯合軍,把主攻的任務交給幽州聯合軍,自己則率領主力駐守鄴城,防備郭鵬的北伐。


所以在袁紹準備動身之前,田豐屢次上書不斷的勸阻袁紹不要親自帶兵北上,讓袁紹非常不愉快。


可即使如此,田豐也不認為自己的勸誡是沒有道理的,還是堅持己見,說應該把重心放在南邊,而不是北邊,公孫瓚是小小的煩惱,郭鵬是生死的敵人,不可不重視。


袁紹就很生氣啊。


我打公孫瓚就是為了有一個穩定的後方,要一個穩定的後方就是為了對付郭鵬,你卻說我不重視郭鵬?


田豐立刻說自己不是這個意思,而是說要先解決郭鵬,再解決北邊的禍患,把主次順序顛倒一下。


這就是要拿基本路線動手了。


許攸立刻站出來和田豐舌戰,堅持自己的意見,兩人吵的難舍難分,最後讓袁紹十分生氣,狠狠的斥責了田豐。


至此,田豐才知道袁紹早就有了自己的決斷,讓大家爭論,隻是裝個樣子,他並不喜歡屬下質疑他的想法,哪怕這是錯的。


“若不能最先圖謀郭鵬,將郭鵬消滅,恐怕我等都要成為他的俘虜了!”


田豐最後頗有些絕望的喊了出來。


這下子徹底激怒了袁紹。


“臨戰之前動搖軍心,你到底是什麽想法!是在詛咒我戰敗嗎!”


袁紹大怒,將田豐革職收押,誰來勸都沒有用,把田豐關起來之後就出兵北上討伐公孫瓚去了。


有些同僚試圖救出田豐,但是這次袁紹特別生氣,直接說誰敢放出田豐誰就和他同罪。


於是就沒有人試圖阻止袁紹了。


這個事情在冀州鬧得沸沸揚揚,郭鵬也通過特殊渠道得知了,覺得非常高興。


田豐這種人在袁紹的陣營裏當然是越少越好了,要是多了,郭某人還怎麽收拾袁紹啊?


袁紹相信許攸的判斷,許攸堅持認為郭鵬無法在公孫瓚被剿滅之前反應過來北上攻打袁紹,因為那點時間根本不夠他動員兵馬和糧草。


所以袁紹才十分放心的率領自己的精銳北上,果然覆滅了公孫瓚的易京,殺死了公孫瓚,解除了後患,然後郭鵬還沒有北上。


袁紹的心理頓時充滿了得意。


隻要再給他一段時間,他就能恢複元氣,開始考慮並州,繼而就是南下和郭鵬決戰了。


整個過程或許三四年就能辦到,而在此期間,他已經有了底氣麵對郭鵬的進攻。


引援幽州兵馬,還有烏丸騎兵,以這樣的精銳兵馬對抗郭鵬,郭鵬不占優勢,而袁紹的底氣就足了很多。


他準備回到鄴城之後就去狠狠的嘲笑田豐,笑他的迂腐無能。


但是他低估了郭鵬積攢的實力和進軍消滅他的決心。


為了消滅袁紹,郭鵬真的很努力很努力。


所以郭鵬率軍抵達繁陽縣的時候,顏良和高覽手忙腳亂。


派出城阻敵的軍隊被幹脆利落的收拾掉,沒能爭取更多的時間,然後堪堪準備好城防,求援的信使才跑出去兩天,還不知道要什麽時候才能把援軍帶來。


不過顏良和高覽心裏不慌。


郭鵬的軍隊看上去並不太多,起碼沒有到十萬那種數字,他這邊有一萬兵馬守城,那麽郭鵬的兵力要是不夠多的話,堅守兩個多月問題還是不大。


可是要是超過兩個月,問題就大了。


因為並沒有做好戰爭的準備,所以城內的存糧並不太多,滿打滿算也就兩個月的量,超過兩個月,大家就要一起愉快的啃樹皮吃草根了。


軍隊少一點還能守城,沒有糧食就真的完了。


所以顏良和高覽稍微合計一下,就決定得到準確的來源消息之前,用小斛放糧,多少節省一點糧食。


他們覺得郭鵬的攻城還是一如既往的傳統模式,結果看到郭鵬推出來幾十台投石機對準了城牆的時候,還很驚訝的詢問身邊人這是什麽兵器。


他們很快就知道了。


從天而降的巨大石彈告訴了他們這是什麽兵器。


盡管投石機的準頭並不好,很難砸到預定的目標,不過隻要能砸到城牆上,或者砸到城池裏麵,那都算是勝利。


砸的城頭一陣雞飛狗跳,砸到他們崩潰不已,然後郭鵬下令大軍進擊,填平溝壑,派出障礙,大軍結陣,頂著大盾,推著雲梯車就往前進,開始真是攻城。


要說顏良和高覽也不是什麽小角色,還是很快的反應過來。


趕快下令軍隊守城,說敵軍進攻的時候不能使用那個砸石頭的兵器,大家趕快上城防守!


郭鵬麾下的鎮東軍將士們奮勇爭先登城肉搏,殺死很多袁軍士兵。


高覽和顏良拚命指揮軍隊反撲,又把燒熱的金汁推了出來,傾瀉而下,靠著毀天滅地的氣勢終於擊退了鎮東軍第一波的進攻。


第一次攻擊就這樣失敗了。


不過沒事,還有第二次。


戲忠發現現在的風向有利於郭鵬,於是建議郭鵬在上風口點燃柴草濃煙,濃煙順著風向吹到了城頭上。


城頭上的守軍根本無法站住,就被煙熏得到處跑,根本難以呼吸。


於是郭鵬立刻下令軍隊用潮濕的布巾裹住口鼻,趁機登城作戰,再次登上了城牆,搗毀了他們大量的守城器械,最後還是敵不過人多勢眾,被迫撤退,第二波攻城也失敗了。


兩波攻城之後,時間也差不多到了晚上,郭鵬下令鳴金收兵,停止第一天的攻城。


通過這一波攻勢,郭鵬大概了解了城內士兵的數量和戰鬥力,覺得這並不是一支很難對付的軍隊,於是在第二天指揮軍隊圍三缺一,把城牆三麵圍住,三麵攻打。


然後使用第三種強力攻城兵器。


用強弩將大號的震天雷發射到城牆上。


殺傷力不算大,主要依靠四散而出的碎屑進行殺傷,但是勝在聲音極其響亮,這些沒有經曆過的士卒被突如其來的爆炸聲嚇得屁滾尿流驚駭欲絕,城頭上一片狼藉。


郭鵬又下令投石機發射,石彈加上震天雷,短時間內把城頭防線徹底撕裂,城頭的袁軍四散而逃,擋都擋不住。


“明公!是時候了!”


戲忠滿臉激動的對郭鵬進言。


郭鵬點了點頭。


“擂鼓進攻!”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