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三百零九 孫策請纓討陸康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孫堅戰死荊州之前,孫策居住在廬江舒縣,和自己結交的好友周瑜為伴,以豪俠勇武和容姿美貌著名。


加上孫堅被表為豫州刺史,不少遊俠兒都來投靠孫策,孫策出行前呼後擁,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風雲人物。


結果人間的變化總是太快,孫堅說沒就沒了,孫策的堂兄孫賁暫時帶領了孫氏宗族。


孫策在家鄉為父親守孝,三年守孝期滿,孫策來到了壽春拜見袁術,想要向袁術討回孫堅的舊部,然後帶著舊部去向劉表複仇。


袁術觀察了孫策的言行舉止,從中看到了孫堅的影子,覺得此子不同尋常,不能輕易就把孫堅的舊部交給孫策。


於是便對他說讓他去他的舅父吳景和堂兄孫賁所在的丹陽郡募兵,他會適當的給予支援。


孫策隻好去丹陽郡募兵,丹陽郡自古出精兵,孫策募集了數百人,又在討伐山賊祖郎的戰役之中獲得了勝利,初戰得勝,於是獲得了很高的威望。


袁術得知以後,相當驚奇,又因為孫策的年齡和自己子女的年齡相近,隱約間產生了欣賞的情緒,於是一拍腦袋瓜子就把孫堅的舊部還給了孫策,讓他統領他父親的舊部。


程普、韓當、黃蓋等舊部千餘人得以回到孫氏旗下。


當天晚上,孫策就和這些父親的舊部們大醉一場,得到了他們的效力,初步在袁術軍中建立了自己的小山頭,為袁術南征北戰,立下了不少功勞。


袁術曾經許諾要任命他做九江太守,但是卻食言了,任命自己的親信做了太守,理由是孫策年紀太輕,資曆不夠。


孫策無話可說,隻好繼續在袁術麾下做懷義校尉,帶兵征討四方山賊。


然後幫助袁術攻打不聽話的豪強,摧毀他們的莊園和塢堡,奪取他們的財物和糧草,用以給袁術享用和揮霍。


這段經曆倒也是強化了孫策的統兵能力,韓當程普黃蓋等舊部不斷傳授孫策統兵征戰的經驗,讓孫策受益頗多。


可是,這依然不能讓孫策感到開心。


初平三年很快便度過了,初平四年伊始,袁術得到了長安朝廷的敕封,雖然沒有得到驃騎將軍的官職,但是得到了衛將軍的官職。


看來長安朝廷對於袁術派係的這樣一波政治攻勢並未起到預料之中的效果,為了不引起袁術的更大憤慨,使得袁術派係集體憎恨長安朝廷,隻能被迫妥協。


但即使如此,驃騎將軍也不能隨便給,而李傕已經自己擔任了車騎將軍,就把衛將軍的職位給了袁術,並且依然不給揚州豫州一帶的地方新職位,甚至開始在朝中挑選合適的揚州刺史人選。


不能讓袁術那麽囂張下去了。


袁術不甚滿意,但是也算是聊勝於無,於是便開始了大規模的擴充實力的軍事行動,開始向揚州和豫州兩州他不能掌握的地區進軍,試圖進一步擴大自己的勢力範圍,增強實力。


為了他心中的夢想而努力前進。


為了達成目標,需要大量的糧草和大量的士兵,士兵好辦,隻要抓壯丁就好了,很簡單。


但是糧草卻不簡單。


亂戰時期,各路軍閥最缺的就是糧草,其他的東西反而不缺。


以糧草當作財富的話,大部分的軍閥都可以用一個字來形容,那就是貧窮。


十分的貧窮。


土地、人口、耕牛等等這些重要的生產資料都在士族豪強手裏,他們不能光明正大的去搶奪,無法屯田,便隻好采用州郡征糧製度。


什麽時候需要糧草了,就給了一個指標,下令州郡官員征收糧草供給軍隊使用。


一般而言地方都會盡力配合,不會和軍閥作對,要是做對的話,軍閥會以武力脅迫,州郡官員的下場也是很難看的。


不過用這種方式得到的糧草很不穩定,很依賴於這樣的方式的話,軍隊的糧草就不能得到穩定供給,戰時稍微能吃飽一些,不打仗的時候,餓肚子也就是經常發生的事情。


所幸袁術的軍隊駐軍在水網密布的地方,可以靠捕魚來填肚子,也可以上山采摘漿果,還可以成群結隊的打獵,搞得和不懂耕種的原始人一樣。


袁術的確是打土豪搶劫豪強了,但是那是他自己享用的,高官享用的,和基層士兵沒太大的關係,正如老板有錢不等於員工有錢一樣。


底層士兵該餓肚子還是要餓肚子,想吃一口熱乎的糧食沒那麽容易。


而就算在戰時,遇到不配合的郡縣或者是實在沒什麽糧食的郡縣,也湊不到足夠的糧食。


袁術就遇到了這樣的情況。


自己直屬的一些郡縣已經基本被榨幹,再搞下去人就活不成了,袁術無奈,隻好向其他的郡縣征集糧草。


以自己自封的揚州牧和長安朝廷的衛將軍的名義向各郡縣征集糧草。


其中征集到廬江郡的時候,給出的標準是三萬斛,不算太多,但是廬江太守陸康是個硬骨頭,不好啃。


當時袁術囚禁朝廷使者馬日磾致其死亡的消息散播開來,陸康大為惱火。


又因為袁術到處劫掠豪強,打擊莊園和塢堡,威脅到了當地豪強士族的利益,所以他視袁術為仇敵,拒絕了袁術的要求。


不止如此,他還寫信,以漢靈帝時朝廷封的廬江太守的身份嘲諷袁術自封的揚州牧,罵他不倫不類,名不正言不順,無恥之極之類的。


袁術本來征糧就很困難,現在居然還有人辱罵自己,瞬間爆炸。


“不識好歹!這是不識好歹!陸康老兒欺我太甚!出兵!出兵!我要出兵收拾他!”


袁術在自己的府邸裏狂怒發飆,摔桌子砸板凳,一副要和陸康決一死戰的樣子。


閻象苦勸袁術不要這樣做。


“陸康是朝廷任命的廬江太守,名正言順,要討伐他,除非他犯了謀逆的罪過,否則,將軍不應當出兵啊。”


“他是太守,我是衛將軍,位在九卿之上!他不過是個二千石的太守,違抗我的軍令,就是謀反!”


“可是將軍,要出兵討伐,也應該以鎮東或者安東將軍的名義,將軍是衛將軍,沒有討伐地方的職權啊。”


話說到這裏,可是袁術毫不理會閻象的勸阻,立刻下令,準備征討廬江郡,還說攻下廬江郡就能被任命為廬江太守。


當時主要將領都在外有任務,袁術看來看去沒找到合適人選,結果時年十九的孫策毛遂自薦。


孫策一開始不知道這個消息,這個消息還是程普告訴孫策的。


“什麽?攻下廬江郡就能被封為廬江太守?”


孫策有些驚喜。


“是啊,伯符,這個機會你要不要去試一下?總是剿滅山賊之類的,積累功勳很難,但是要是可以攻下一個郡,就能充分證明能力,袁將軍也一定會繼續重用你的。”


程普這樣一說,孫策立刻就心動了。


“德謀叔叔說的對,這個機會,我要去爭取一下,而且若我能爭取到廬江太守的職位,就能更方便的為父報仇了!”


孫策眯起眼睛,想到了在廬江郡隔壁就是殺父仇人黃祖鎮守的江夏郡,頓時鬥誌滿滿。


而且不說這些,孫策和陸康還有仇。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