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二十八 猛男盧植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對於盧植,郭鵬是久聞大名了。


這位文武雙全的漢末牛人是真正的出將入相的人物,不僅在經學方麵很有成就被稱作海內大儒,也是名將。


劉備和公孫瓚這兩名亂世諸侯就是他的弟子,可以說盧植是一位軍政學三開花的牛人。


郭鵬久仰其大名,而蔡邕似乎看穿了郭鵬的想法一樣,在盧植回到雒陽之後的第三天就帶著郭鵬一起去拜見盧植了。


其實郭鵬感覺蔡邕已經把他當作是自己的弟子了。


做什麽事情都會帶著他一起去做,見人也是帶著他一起去見,有機會就會誇獎他為他揚名,現在郭鵬在雒陽的名聲全是他帶起來的。


但是蔡邕依然沒有鬆口正式收他為徒,這讓他有點惆悵。


感覺就像是追求女神,女神卻對自己若即若離似有意似無意的樣子,體驗極差。


不過這一次可以見到盧植,郭鵬也就高興起來,拾掇的幹幹淨淨清清爽爽,前去拜見盧植。


從盧植開始,後來著名的範陽盧氏得以發家,盧植也的確是個人物,師從過後來的太尉陳球,也師從過大儒馬融,和大師鄭玄是同門師兄弟。


郭鵬第一眼見到他,就一個感覺。


好壯啊!


盧植現年三十八歲,正值壯年,身高起碼得有一米八往上跑,身材壯碩,縱使穿著儒袍,一身腱子肉也遮擋不住。


和蔡邕這等手無縛雞之力的純文人不同,盧植是真真正正的猛男。


不僅長得高大壯碩,而且容貌端正,雙目炯炯有神,聲音洪亮,中氣十足,站在那兒就算是一句話不說,自有一股威儀。


見到盧植之前郭鵬不明白什麽叫做不怒自威,見到盧植之後,郭鵬就明白了。


但是想想也對,按照古時候做官都要看相貌的規矩,長得醜的人是很難做官的。


做文官要儒雅俊秀,做武將則要威猛懾人,隻有一眼看上去威猛不凡才能震懾那些大頭兵。


想想北齊蘭陵王和北宋大將狄青,因為長得太帥太小鮮肉,不符合軍隊一貫的審美,不得不戴上鬼臉麵具作戰,生怕無法震懾敵人。


所以盧植長得如此有男人味也是很理所應當的。


和盧植站在一起,原本堪稱美男子、文藝老男人的蔡邕簡直弱爆了。


就感覺盧植才是真正的男人一樣,渾身上下滿滿的都散發著雄性荷爾蒙的味道,而與之相比,蔡邕實在是缺乏男人味。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就像韓式娘炮和武打巨星之間的對比一樣,除了兩人都有胡子之外。


“哈哈哈哈哈哈!伯喈,好久不見了!”


盧植張口一句話隔著大老遠就聽得清清楚楚。


再看他的身姿,步子邁的極大,健步如飛,一大段距離幾步路就走了過來,且下盤極其穩當,可見武學功底的紮實和身體素質的優秀。


真不愧是長期帶兵打仗鎮壓叛亂的人物,這才是真將軍。


“子幹,真是好久不見了,你越發的壯碩了,哈哈哈!”


盧植和蔡邕比較友好,有私下裏的交情。


之前聽說蔡邕要帶隊校對經書,他還曾經上述毛遂自薦要加入這個項目,結果就在那個檔口,廬江爆發叛亂,盧植不得已再次南下廬江做了太守。


現在廬江郡的叛亂結束,盧植被解放了,終於可以回來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了。


兩人親切的交談了好一陣子,盧植才把目光放在了一直侍立在一旁一動不動一言不發的郭鵬身上。


“昨日我在家中整頓家事,就聽聞家裏人說雒陽出了一個神童,名叫郭鵬,經常跟在伯喈身邊走動,該不會就是你吧?”


郭鵬立刻躬身行禮。


“學生潁川郭鵬,拜見盧郎君!學生隻是稍微有些小聰明,不敢稱神通。”


聲音響亮,穩當,沒有一絲失禮的地方。


“果然是你。”


盧植饒有興趣的打量了一番郭鵬,而後稍微露出了一點驚異之色,不過驚異之色一閃而過,很快轉為微笑。


“聽家人說,一首五言詩最近在雒陽傳唱的很快,家人還將這首五言詩念給我聽,聽了之後,我可是深有感觸啊,伯喈,你這弟子可不一般。”


盧植握著蔡邕的手大笑。


“子幹不要說笑了,他還不是我的弟子,我允許他在東觀隨我一起校對書籍,他記性極佳,天生過目不忘,很多我們忘記的遺漏的事情,他都能想起來,現在校對書籍可少不了他,除此之外,也沒什麽大不了的。”


蔡邕擺擺手,一副『這小子沒什麽可誇的』樣子。


“既然沒什麽大不了的,你怎麽急急忙忙的就帶過來見我?難道不是為了向我炫耀你有高徒?”


“哈哈哈,子幹你可真會說笑,我這急急忙忙地趕來,你不至於叫我站在這裏站著,連一杯水都不讓我喝吧?”


蔡邕笑著打趣,盧植一拍腦袋大笑起來。


“太高興了,幾乎忘掉了,哈哈,來來來,郭郎,你也來!”


盧植招呼著蔡邕和郭鵬進入客廳,在客廳內弄了些果品招待蔡邕和郭鵬。


然後郭鵬就聽著兩人交談一些過去的事情,講述過往相識的趣事,交流近期要做些什麽事情,談了談公務和當下時局,郭鵬就在一旁吃了些果品,一言不發的聽他們說話。


大約一個時辰之後,兩人交談的差不多了,話題就被引導到了郭鵬的身上。


“伯喈,郭郎當真不是你的學生?我聽說你對他十分賞識,十分照顧啊。”


盧植拿了一塊糕點邊吃邊問。


眼看蔡邕望向了自己,郭鵬立刻端正了身姿,一副正襟危坐的姿態。


“非是不想,而是我認為,比起我,有旁人更適合做他的老師。”


盧植和郭鵬都覺得很好奇。


“伯喈,你說的這個人,是誰?”


蔡邕看向了盧植,微微一笑。


“此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姓盧名植字子幹。”


盧植挑了挑眉毛。


郭鵬滿心的意外。


這是什麽情況?


“伯喈,你這話是認真的?”


盧植看著蔡邕問道。


“是認真的,子幹,你比我,更適合做郭鵬的老師。”


蔡邕點頭。


“為何?”


盧植幹脆的詢問。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