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二百八十五 不要用你的興趣來挑戰我謀生的本領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高順之所有名氣,還是因為那支隻有七百人的陷陣營。


那支軍隊才是高順的真正殺手鐧,其他的軍隊估計都是炮灰。


訓練精銳軍隊有多難,郭某人自己深有感觸。


東漢一朝,軍隊大部分都是臨時招募的,常備正規軍很少。


他們軍紀敗壞,戰鬥力弱,沒什麽配合力度,遇到簡單的敵人還好,遇到強大的敵人,就很難說了。


東漢的軍事家們也不是看不出來這一點。


但是限於朝廷政策的問題,限於東漢政府的財政問題,想要恢複西漢時期那種大規模的常備軍是不現實的。


於是到後期,將領私兵就變的十分普遍,不管是亂世之前還是亂世之後,朱儁的私兵,公孫瓚的白馬義從,高順的陷陣營,曹操的虎豹騎等等。


這些軍隊裝備精良,訓練精熟,有很強的作戰能力。


戰場上,主將往往會以強悍的部將率領這些真正精銳的軍隊作為絕對主力,等時機成熟的時候,將這支軍隊投入戰場,從而取得決定性的勝利。


陷陣營就是高順的殺手鐧,甚至能說是呂布的殺手鐧,隻要覆滅掉這支軍隊,其他的呂布的軍隊實在不能算是威脅。


呂布到底是哪裏來的信心,郭鵬不知道,但是呂布的確為自己掃除了不少心腹之患。


外來的敵人對郭鵬而言從來不是心腹之患,因為對付他們,可以名正言順,但是內部的敵人若要收拾,則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現在呂布幫自己掃除了一大批內部的心腹之患,郭鵬還真不知道要怎麽感謝呂布。


就用送你歸西作為感謝,來感謝你幫我掃除這些心腹之患吧!


不要謝我。


你也沒命謝我。


郭鵬引兵向前,八月十七日,率軍在樊縣以西遇到了高順的大軍,人數約在兩萬以上。


郭鵬的軍隊也差不多就是這個數目,兩軍兵力相當,勢均力敵,便擺開陣勢,準備一場大戰。


高順還是很謹慎的,之前先鋒軍潰敗回去之後,得知郭鵬已經率軍來到了任城國,十分驚訝,就沒有繼續向前,而是就地結營,準備阻擊郭鵬。


他覺得郭鵬來的有點快,超乎了他的預算,但是郭鵬既然來了,他也要繼續戰鬥,不能就此退卻。


帶領烏合之眾的道理,高順是明白的,順風仗可以勝利,稍微受挫,就很可能失敗,要是後退,直接就是血崩,潰不成軍。


自己麾下除了少量核心精銳和一部分有戰鬥經驗的士兵之外,絕大部分都是就地強征而來的壯丁,沒什麽戰鬥的意誌,看到可以搶錢才待在軍隊裏麵,隻要一次潰敗,自己就可以告別這裏了。


高順很清楚自己和呂布的處境,這樣的戰爭就是不能失敗,一旦戰敗一次,軍隊潰散,郭鵬就能立刻反攻,之前所拿下的一切都將化為泡影。


除了被擄掠的城池,那些投降的,現在可以投降他,自然也能投降回去,他們就是牆頭草,兩邊倒。


勝利才能鞏固成果,一旦失敗,之前的一切都將付諸東流。


高順小心翼翼的排兵布陣,讓有經驗的士兵帶著沒有經驗的士兵組成軍陣,嚴嚴實實的,不讓郭鵬找到任何弱點。


可是郭鵬如何找不到弱點呢?


從他們那衣著不統一、武器不統一的士兵組成之中,郭鵬就能看出他最大的弱點。


郭嘉自然也看出來了。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兄長養兵練兵已千日,耗費無數錢糧,現在,正是考驗軍卒是否值得兄長如此厚待的時候了。”


郭嘉和郭鵬一起登高觀察高順的軍容,看過之後,郭嘉頗有些信心的對郭鵬如此說道。


郭鵬點了點頭,表示自己也認可郭嘉的看法。


“是啊,我養兵那麽些時日,為的不就是今天嗎?”


高順所率領軍隊的軍容,怎一個雜亂了得呢?


有戴頭盔的正規軍,有用布包裹頭部的人,還有什麽頭飾都沒有、披頭散發的人。


有穿軍裝的正常士兵,有穿普通的布裝的平民,還有光著膀子的流民,還有光著腿的,更有甚者身上就一塊遮羞布、鞋子都是破爛的草鞋。


他們手上的武器也是五花八門。


有鐵質的精良兵器,也有製式兵器,還有木棍,竹槍,甚至還有農具,一眼望去簡直就像是東漢末年冷兵器大展覽。


持盾的士兵不多,基本上頂在最前麵,後麵的軍陣看不到有持盾的。


也有騎兵,不過數量不多,估計也就數百人,千人都不到。


郭鵬也看到有弓弩手,可是數量很少。


估計大部分裝備都是從他們擄掠的豪強莊園裏得到的。


這些郡縣的府庫沒有和郭鵬直接掌握的郡縣一樣做了革新,武器裝備可能不多,以次充好的可能不少。


過去郭鵬整理各郡縣府庫的時候,也是發現了不少根本沒什麽人管理的府庫,裏麵的東西爛了也沒有人管理,倒是地方豪強的莊園裏有很多精良的兵器,甚至盔甲,應有盡有。


高順短時間內湊出那麽多軍隊,估計裝備也配不齊,東拚西湊一支乞丐一樣的破爛人馬,就想裝作軍隊打仗?


你讓我郭某人費盡心血訓練出來的精兵情何以堪?


統一戰甲,統一製式兵器,軍旗飄揚,陣容嚴整。


這用錢砸用糧食喂養出來的職業軍隊要是連你這支乞丐一樣的雜牌軍都不能擊潰,我練兵還有什麽意義?


那邊高順其實也看出了兩軍軍容的差距,一眼望去,自己這邊軍容雜亂,看上去就很不舒服,而郭鵬那邊軍容嚴整旌旗飄揚,一副精銳的架勢。


高順感覺情況可能有點不太妙,自己搞不好是招惹了郭鵬的主力精銳了。


不過,就算這樣,又如何?


兩軍對戰,擺在最前麵的都是炮灰,真正可以決勝負的,是將領身邊盔甲鮮明訓練精良的精銳。


高順看了看自己身邊的陷陣營。


雖然隻有七百人,但是高順無比相信這七百人可以創造奇跡。


他們經過最嚴格的訓練,用精良的裝備,穿最好的戰甲,即使呂布的處境再艱難,這支軍隊的吃穿用度都不曾短缺。


隻要這支軍隊還在,呂布的並州集團無論到什麽地步,都能東山再起。


“宋憲,我命你統領陷陣營,待我命令!”


“是!”


宋憲接過了高順的將令,來到陷陣營軍陣之中,準備出擊。


這支令行禁止的軍隊,將成為高順手中的王牌,將成為他擊潰郭鵬的決定性力量。


高順絕不懷疑。


然後,大戰開始了。


郭鵬的軍陣之中響起了戰鼓聲,高順也立刻下令敲響戰鼓,最前線的軍陣開始向前進攻。


高順擺在最前麵的幾個軍陣基本上是正規軍組成的,裝備還算不錯,隻要他們可以擊潰郭鵬的前軍軍陣,就基本上可以鎖定勝利。


高順看到了郭鵬布在軍陣兩翼的大量騎兵,知道自己手上的騎兵絕對不是郭鵬騎兵的對手,那麽隻有用步兵擊潰郭鵬的步兵這個選項了。


郭鵬那邊看到了高順的軍陣已經出擊,便也下令自己這邊的軍陣出擊。


戰鼓擂響,鼓聲隆隆,一線軍陣接到出擊指令,在戰將們的指揮下,全線向前出擊。


郭鵬的軍隊軍容高度嚴整,一步一踏向前出擊,腳步聲都能會聚在一起,一邊前進一邊喊叫,巨大的聲勢直接就能給高順的軍隊帶去撲麵而來的氣勢衝擊。


兩軍交戰已經隔空展開了。


而此時,高順的軍陣遠遠沒有郭鵬的軍陣那般的軍容嚴整,腳步聲破碎,不能匯聚在一起,喊叫聲也不能統一,暴露了嚴重的配合問題。


所謂隔行如隔山,任何一個行業都是如此,職業和非職業之間的區別就是天壤之別。


所以有句話就說,不要用你的興趣來挑戰我謀生的本領。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