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二百三十八 你還是覺得將軍不是郭鵬的對手?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你們的確有過錯,但是,袁紹突然來犯,是我也沒有想到的事情,指望你們用三千兵力對抗麹義一萬五千人,是不理智的。”


郭鵬寬慰了兩人一句。


他也聽說了,杜襲被任命為鬲國縣縣令之後,是很有一番作為的。


杜襲親自帶人下地耕種,天天住在田地邊上查看糧食的生長情況,十分關心田地的情況,不敢有絲毫懈怠。


郭鵬率軍征戰的時候,很好的完成了秋收的任務和冬季修繕水利的任務,之前又很好的進行了春耕的任務。


在袁紹突然派兵來襲的時候,杜襲是最先得到情報的,得到情報之後沒有慌亂,而是立刻緊急安排縣中百姓大逃亡,帶走了很多糧食,帶不走的全部焚燒,不留給麹義。


不僅將損失降到了最低,之後還帶壯丁執行偵查的任務,可謂是有膽有識,已經做到了他所能做到的一切。


“子緒,你已經做了很多了,數萬人之間戰爭的勝負,不是你一個縣令可以扭轉的,不過失地的罪責不能減免,就罰你一個月的薪俸,以示警戒。”


郭鵬扶起了杜襲,原諒了杜襲的過錯,杜襲流淚感謝郭鵬的寬容大度。


然後郭鵬也扶起了曹仁。


“子孝,你的確戰敗了,不過並非是不可原諒的大敗,損失尚且還在我可以忍耐的範圍之內,所以,也罰你一個月的薪俸,以示警戒。”


曹仁也隨之流淚感謝郭鵬的寬容大度。


責任追究完畢了,接下來就是正事了。


“天下群雄一起盟誓討伐董卓,董卓即將敗亡之際,袁紹居然對我等發起進攻,借口拙劣,狼子野心一眼便能看出,這等奸佞不予以懲處又算什麽?我不僅要擊敗袁紹,還要表奏他的罪過!嚴懲這樣的奸佞!”


郭鵬咬牙切齒,下令隨軍的文學從事陳琳書寫討伐袁紹的檄文,向天下發布。


陳琳文采飛揚,一篇辭藻華麗的討賊檄文一蹴而就,郭鵬讀過大為驚歎,戲忠和郭嘉還有程立讀了,也相當的驚歎。


郭鵬立刻下令謄抄數十份發往各州郡,然後親自率兵抵達前線。


麹義那邊得知對麵的青州軍居然打出了『左將軍青州牧』的旗號,大吃一驚。


他不知道郭鵬居然回來的那麽快,立刻派人前往核實,卻得知青州軍已經發起了進攻。


麹義立刻整兵列陣迎戰,結果卻發現青州軍的戰鬥力上了好幾個檔次,幾乎抵抗不住。


兩軍接戰之後,冀州兵很快就被擊穿了軍陣,麹義知道自己不是郭鵬的對手,於是果斷留下替死鬼殿後,自己率領主力火速撤離。


這一戰,麹義大敗虧輸,損失數千人之後逃離了前線,退回了鬲國縣城據城死守,立刻派人向袁紹求援。


而郭鵬毫不含糊毫不留情,將俘虜的冀州兵全部押到了鬲國縣城之下,當著守軍的麵全部斬首,點火焚屍。


然後引兵狂攻鬲國縣城,四麵包圍,一副不死不休的架勢。


麹義也是被青州軍突如其來的狂熱攻勢打懵了,還沒反應過來就被包圍了,糧道也被郭鵬派騎兵火速切斷了,現在隻能咬牙據城死守,等待支援。


郭鵬一邊指揮軍隊包圍鬲國縣城,一邊監視著袁紹方麵冀州軍隊的反應。


他打算弄死麹義,然後攻入冀州,好好的給袁紹一點顏色看看,讓他知道知道天高地厚!


在我的主場,你還想幹什麽?!


麹義兵敗求援的消息傳回了鄴城,袁紹大驚失色,立刻召集幕僚們前來商議。


主要倡議者許攸和逢紀滿臉意外,都沒想到郭鵬回來的那麽快,進攻的那麽犀利。


“必須要立刻增兵支援麹義,不能讓麹義全軍覆沒,否則我軍損失過大,冀州元氣大傷,對將軍大業會非常不利!”


許攸立刻建議。


逢紀也支持許攸的意見。


冀州人沮授卻有不同的意見。


“將軍進軍青州,沒有大義名分,一旦被郭青州譴責,將十分被動,當此時,更應該立刻請和,與郭青州修複關係,撤回麹義大軍。


如此最大限度保全實力,徐圖後舉,這是正確的做法,繼續增兵擴大戰事,一旦損失過大,冀州元氣受損,將軍大業又該如何圖謀?”


沮授的建議得到了田豐的讚同。


田豐本來就對袁紹進攻青州頗有微詞。


他覺得袁紹這樣做不占大義名分,吃相難看,極其容易在輿論上遭到譴責,不利於日後的爭雄。


可是袁紹已經出兵,他無可奈何。


現在進攻失敗,郭鵬率領大軍回援,情況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


以郭鵬名將之姿,麹義明顯還不是對手,萬一全軍覆沒,冀州軍將遭受重創,對袁紹未來的大業是很大的影響。


沮授和田豐這樣一說,袁紹頓時對自己產生了些許懷疑,覺得自己應該照著田豐和沮授所說的去做。


“沮君和田君是覺得將軍不是郭青州的對手嗎?”


袁紹正在猶豫的關頭,許攸忽然來了這麽一句。


袁紹頓時就皺起了眉頭。


“請和?戰事不分勝負,我方先請和,這是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事情傳揚出去,將軍又該如何自處?和是可以和,但是必須要勢均力敵的和,否則就是戰敗!將軍顏麵何存?”


許攸這樣一說,袁紹覺得很有道理。


田豐立刻反駁。


“這本就是不占道義的事情,如何勢均力敵?大義名分上我們已經不占上風,若是戰事上再不占上風,那豈不是給了郭青州進軍冀州的借口嗎?到時候郭青州率領軍隊進犯冀州,卻還有借口,是你去抵抗郭青州還是我去抵抗郭青州?”


“你還是覺得將軍不是郭青州的對手?”


許攸發出了誅心之問。


性格剛直的田豐拒絕曲意奉承。


“郭青州善於用兵,這是天下人都知道的事情,董卓暴虐如此,依然不是他的對手,狼狽逃回長安躲避郭青州的兵鋒,將軍覺得自己可以率軍討伐董卓迎回聖駕嗎?”


田豐一點不給麵子的說法讓袁紹覺得有些難堪,心中惱火。


但是袁紹自己也不得不承認田豐沒有說錯。


論排兵布陣征戰沙場,袁紹遠遠沒有郭鵬那麽有經驗有戰績,郭鵬成名已久,早就有名將的名望,戰績很不錯,隨便一場戰鬥都能拿得出手。


而袁紹則沒有這樣的戰績,硬著頭皮說自己比他能打,也要有戰績作佐證。


他的確沒有這樣的戰績作佐證。


可是你怎麽能說自己的主君不如人呢!


田豐的政治覺悟實在是不高,這讓袁紹實在是不爽,但是他又不能直接斥責,那樣會顯得自己沒有肚量。


“田元皓!休得妄言!”


許攸幫助袁紹說出了心裏的話,怒斥田豐道:“將軍天縱之姿,四世三公,哪裏是郭子鳳一個破落戶能相比的?大敵當前,你不為將軍謀劃,卻宣揚敵人的勇武,貶低將軍,你到底是什麽居心?”


田豐這才恍然大悟,發現自己沉迷於闡述真實情況,卻忘記了給主君留點麵子。


於是田豐流露出了驚慌的神色,看向了袁紹,見袁紹麵色不快,隻好認錯,不複言語。


袁紹沒有怪罪田豐,但是他的建議也不被采納,袁紹決定保證自己的尊嚴,要打敗郭鵬,然後再說其他,於是下令軍隊出征。


袁紹先行出動軍隊一萬,向平原國進軍,以校尉顏良、文醜為主將副將,率領這批軍隊先行出征。


他隨後整頓一萬軍隊向平原進軍,大有一副要和郭鵬死磕到底的架勢。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