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二百三十七 負荊請罪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郭鵬聞言,得知情況並未失控,滿意的點了點頭。


“明公,袁紹背叛聯盟,背地裏對明公做出這等醜事,其狼子野心已經暴露無遺,四世三公之門,居然出現這等卑劣之人!實在令人難以想象!”


戲忠滿臉怒氣:“明公攜大勝之威,完全不必害怕袁紹,以我軍百戰精銳,定能攻破麹義,向袁紹討個說法!”


郭嘉深以為然,程立也非常讚同。


郭鵬身邊的部將們都是如此讚同的。


“好,那我便去一趟,向他袁本初討個公道!”


郭鵬滿腹怒火,卻也滿腹欣喜。


出兵之際,郭鵬的欣喜就更是如此了。


老實說,郭某人老早就不想待在雒陽和董卓繼續打架了。


攻破雒陽之後,郭鵬就想離開了,不過他在等,在等袁紹按耐不住逆襲冀州,然後對他下手。


他很確定,袁紹一定會對他,還有孫堅下手。


本來以為還要再等幾個月,沒想到,袁紹那麽快就按耐不住了。


身為討董聯軍盟主,率先破壞聯盟,陰謀奪取同盟者的領地,這算什麽?


大義名分上,袁紹被壓製的死死的,他做的事情沒有一點可以稱道的地方,要不是四世三公的名望,袁紹早就被唾沫星子淹死了。


可是啊,多虧了袁紹,郭某人才有回到青州的理由,從此就可以脫離某種意義上的限製,開始謀取自己的利益了。


所以他還挺感謝袁紹的。


而且通過此番袁紹的進犯,也讓他發現自己在青州施政得當,已經得到了人心,自己不在,部下們依然用命,將敵軍死死的攔截在了黃河北岸。


各縣各軍戮力同心,為了維護自己的地位而戰鬥,絲毫不懈怠。


這就證明自己已經得到了他們的認同,得到了他們的效力,被他們視作可以實現自己理想、維護自己利益的雄主,所以為了郭鵬,他們付出了最大程度的努力與袁紹軍奮戰。


北麵和袁紹交戰,東南方向黃巾軍偶有進犯,但是卻也不成功,最讓郭鵬感到驚喜的,是內地各縣各郡沒有出現叛亂的。


自己在青州的地位和統治已經差不多穩固了,可以開始謀求向外部發展了。


隻要將黃巾軍趕走,拿下東萊郡和北海國,一切都可以順利的發展。


戰爭不就是試金石嗎?


郭某人表麵憤怒,心中欣喜,這也讓他對於未來的某個決定越發的認同。


三月初九,休整兩天之後,郭鵬隻率領三千騎兵,帶著討伐董卓的部下們一起前往平原國的戰爭前線。


一路緊趕慢趕,郭鵬於三月十二日抵達了平原國治所,見到了平原國相陳紀。


平原國相陳紀是唯一一個沒有被郭鵬任命的,而是在郭鵬做青州牧之前就在任的官員。


郭鵬上位之初,他也曾經感到憂慮,不過郭鵬寫信安撫他,說他是天下名士,潁川陳氏族人,是老鄉,郭鵬會繼續任用他,讓他安心。


潁川大亂,天下紛亂,陳紀想尋求一個可以安穩度日的地方,郭鵬的表態讓他放心,他就放心地留在了平原國相的職位上。


之後他竭力協助郭鵬在平原國境內推行屯田之策,大力收攏流民,甚至從冀州招攬流民進入平原國內,編入屯田民之中,增加了平原國的人口,做出了政績,讓郭鵬很高興的嘉獎了他。


這一次麹義突如其來的襲擊,陳紀沉著冷靜的應對,竭盡全力供給給前線軍隊充足的軍糧,穩住了前線軍心,配合曹仁曹洪於禁三將對抗麹義,立功很大。


郭鵬親自拜見陳紀,向他行禮,陳紀忙還禮。


“鬲國縣失守,是紀的失職,不敢受賞。”


郭鵬搖頭,握住了陳紀的手。


“陳公全力籌備後勤,這就是功勞,前線征戰失利,實在不是陳公的罪過,我如何能怪罪陳公呢?”


郭鵬的表態讓陳紀心中慨歎,郭鵬不愧是海內名士。


“眼下曹揚武,曹揚威,還有於忠武都在鬲國前線對抗麹義,麹義此人極善用兵,我軍數次反擊都不能攻破他的防線,隻能與之對峙。”


陳紀說明了一下具體情況,讓郭鵬有一些了解。


郭鵬任命曹仁曹洪他們做校尉的時候,因為他們都有戰功,是跟隨郭鵬的老人,所以也給他們加了稱號以區分。


曹仁是揚武校尉,曹洪是揚威校尉,夏侯淵是破虜校尉,夏侯惇是破軍校尉,於禁是後來加的忠武校尉,趙雲是虎膽校尉,張飛是虎威校尉。


眼下有名號的校尉就是他們幾個,雖然其他諸將也有校尉,但是因為戰功不夠,所以沒有被加稱號。


比如關羽,因為一直沒有很大的功勞,所以沒有得到稱號,這讓關羽心中有些急切。


其實不管加不加封號,其實意義都差不多,還是校尉,這個時候還沒有後來那麽多將軍的稱號。


很多將軍稱號都是在亂世之中設置的,亂世之前之初,將軍稱號很少,很樸素,比如前後左右,後來才被花樣繁多的稱號逐漸取代。


而此時,中郎將基本上就是統兵之將的天花板了。


郭鵬給他們的稱號被他們看的很重,基本上看作地位高低的區分了,因為郭鵬還沒有封過中郎將。


抵達平原當天,郭鵬就率軍往北,抵達了戰爭前線,見到了曹仁曹洪和於禁三將。


本來是曹仁和曹洪兩人對抗麹義,但是兩人打不過麹義。


夏侯淵和夏侯惇要防備黃巾不能擅動,於是程立就調動了被郭鵬誇讚過的於禁率軍趕赴支援,三人以曹仁為主將,進行防守。


進攻方麵曹仁打不過麹義,不過防守方麵麹義也奈何不了曹仁,一旦曹仁放棄爭鋒選擇固守,麹義實際上也沒什麽辦法。


戰鬥僵持之後,麹義還接到了不少次來自袁紹的催促和責罰,袁紹認為麹義遲遲不能全取平原國的河北部分簡直是失敗,責令麹義加快行動。


麹義也想啊,可是曹仁方麵的軍隊人數經過增添,已經不輸給他了,拿下鬲國縣已經很不容易,麹義請求增兵,袁紹又不許,麹義也沒什麽辦法。


結果就在這樣的僵持之下,郭鵬回來了。


打著左將軍青州牧的旗號,郭鵬來到了戰爭前線。


結果一來就發現曹仁和杜襲兩人光著上半身背著荊條向郭鵬請罪。


“大兄,我失職了。”


“將軍,我失職了。”


兩人很光棍的樣子讓郭鵬直想笑。


玩起負荊請罪了都?


“唉……”


郭鵬歎了口氣,搖了搖頭,親手解下了兩人的繩索,丟掉了荊條。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