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二百零一 袁隗不甘心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相國古稱相邦,入漢以後為避劉邦的諱,改稱相國。


這是一個十分特殊的職位,並非是丞相的別稱,和丞相是兩個不同的職位,且地位權勢都高於丞相。


相國同時隻能有一個,丞相同時可以有數個。


漢初,隻有蕭何,曹參和呂產擔任過相國,此後相國一職就被廢除,東漢也沒有設置。


周毖伍瓊等人覺得這個職位比較符合董卓天下第一的氣質,於是建議董卓做相國,做萬中無一的天下僅此一人的相國。


董卓了解了一下相國這個職位的前世今生,感覺這個職位的確符合自己的氣質。


於是,就由心腹們一起寫一份《表相國章》,以此來為董卓造勢,促使董卓真的成為相國,進一步鞏固自己的權勢,而『團結』的董卓身邊的幕僚們也能得到很多好處。


其實說到這件事情的時候,董卓還是有些遺憾的。


因為他派去辟召蔡邕的人回來告訴他,蔡邕已經被郭鵬搶先一步辟召走了,去青州了,沒碰到。


董卓覺得十分遺憾,覺得名聲那麽大的蔡邕居然不能為自己所用,實在是一件很遺憾的事情。不過眼下自己有那麽多幕僚,也不缺蔡邕一個。


董卓大跨步的向權力巔峰走去,每走一步都讓袁隗感到心驚膽戰,也讓袁氏感到心驚膽戰。


十月底,《表相國章》由朝堂上的聯名簽署,提交給了皇帝,實際上也就是提交給了董卓自己。


然後董卓惺惺作態的三次推卻,群臣三次上表堅持,於是董卓『勉為其難』的選擇了接受。


永漢元年十一月初一,司空、前將軍董卓正式接受了相國的職位,登上相位,成為大漢帝國建國以來的第四位相國,也是路子最野的一位相國。


盧植無法忍耐,上表爭辯,董卓大怒,但是顧及到盧植的弟子郭鵬與他之前的友善關係,以及郭鵬在外帶兵的事實,隻是宣布將盧植免官,趕出雒陽,並未加害。


盧植被迫離開了雒陽,心灰意冷,轉道北上,決定回老家散散心再說別的事情。


自此,雒陽中央政府徹底落入了董卓的掌控之中。


不過此時,董卓的行事風格還比較保守謹慎,遇到事情還曉得和尚書台以及幕僚商議。


有部下在京城鬧事的時候,他也會嚴厲懲處,並且依然沒有給自己的部下加官進爵。


他把高官厚祿全給了士人,所以董卓還有美名,還有士人願意吹捧他,吹捧他的人裏麵不乏名士。


不過董卓到底是西涼武人,原先有人壓在頭上,他還能控製約束自己,但是現在已經沒有人可以製衡他了,他就開始逐漸顯露原型。


董卓在西涼長大,豪爽,有膽氣,也有殘忍暴躁的一麵,遇事不喜歡拖泥帶水,而喜歡用刑法立威。


侍禦史擾龍宗拜見董卓時忘了解除佩劍,董卓借題發揮,下令將其活活打死。


然後又指使人將何苗的遺體從墳墓中挖出來肢解扔在園林之中,將其陪葬物品一掃而空。


大司農周忠的兒子周暉聽說雒陽變故,故至雒陽,董卓非常厭惡他,派兵將其劫殺。


酒宴上有士人喝醉了酒,對他有言辭輕浮的地方,董卓大怒,立刻將其拖下去狠狠的揍了一頓,差點沒將其打死。


董卓禮賢下士的麵紗逐漸被揭開,粗魯、殘忍的本性流露了出來,讓他身邊的人大吃一驚。


原來,董卓也不是什麽好鳥?


雒陽城內寬鬆的氛圍隨著董卓的本性漸漸暴露而日漸收緊,甚至一去不複返。


身居雒陽的曹操明顯的感受到了這種氛圍,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為什麽不在當時隨著郭鵬一起離開。


現在待在雒陽城裏,曹操感覺自己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尤其是當董卓派人要給曹操授官的時候,曹操有些心驚膽戰,生怕自己什麽地方惹得董卓不高興了。


他敏銳地察覺到雒陽城的氛圍不太對勁,對於連續遭遇了兩次大型政治變故的曹操來說,他的嗅覺已經得到了磨練,知道什麽時候該走什麽時候該留了。


他決定逃跑。


於是曹操改了姓名,換了裝束,往自己臉上抹了黑乎乎的炭,假裝自己是一個賣炭的老人,騙過了雒陽城門守衛,連夜逃跑,在此之後,曹操留在雒陽城內的家人才相繼逃跑。


曹操記起了郭鵬對他的交代,於是一出雒陽就沿著河往青州方向跑,都來不及親自回家把事情告訴家人,隻派人送了一封信。


曹操逃跑之後,董卓曾派人去追,但是沒追到,曹操本身也不是什麽了不得的人物,董卓也沒多在意。


但是這件事情讓董卓有些不高興,雒陽城內的政治氛圍更加緊張了。


麵對這樣的情況,有些士人感到後悔,感到推動董卓上位而掀翻袁隗是錯誤的行為。


袁隗再怎麽有私心,好歹也是咱們士族自己人,關東人士,再怎麽樣也不會損害咱們的根本利益。


而董卓呢?


關西武人寒家子,邊將出身,就喜歡打打殺殺,粗魯,無禮,和咱們格格不入啊。


於是他們開始產生了要推翻董卓,重新迎回袁隗上位執政的想法。


不過別說他們想,袁隗自己何嚐不想呢?


眼看著董卓的權勢一天比一天穩固,一天比一天專橫,袁隗越來越擔心,越來越憂慮,也越來越心有不甘。


他深思熟慮,反省自己的錯誤,總結一下這些天來的得失,思考正確的對策,考量各種計劃的可能性,最終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於是在十一月的某一日,袁隗喊來了袁基和袁術。


“董卓原本隻是我們袁氏圈養的一條惡犬,現在居然反客為主踩在我們頭上,這是絕對不能忍耐的事情,一時失勢不代表永遠失敗,我們要有所作為。”


袁基和袁術立刻緊張的看著袁隗。


“董卓手握兵權,親信已經穩固掌握軍隊,我們已經錯失了從雒陽內部擊敗董卓的可能,唯一的可能,就是從外部入手。”


袁隗這樣一說,袁術和袁基頓時有些疑惑。


“叔父,該如何從外部入手?”


袁術連忙詢問。


“有辦法,但是行動要快,不能讓董卓反應過來。”


袁隗輕聲道“你們立刻去聯係能在董卓麵前說上話的咱們家的故吏,探探他們的口風,看看他們是否因為董卓的粗魯行為而感到後悔。


如果是的話,就聯合他們,讓他們向董卓進言,董卓剛剛成為相國,應該很想收攏天下人心,讓天下人承認他,那麽最好的方式就是分封官員。


甚至要分封一些不與自己合作的官員彰顯自己的度量大,讓他把可靠的人全部封到地方上,然後由這些人組成聯盟,打出討伐董卓的旗號。


這樣一來,就能使董卓感到害怕,趁他忙於應付外部之際,咱們再從內部響應,裏應外合,擒拿董卓!”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