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一百九十三 被登基的劉協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盧植的處境,其實也並不好。


昨天,郭鵬還在雒陽,手上還有三千幽州兵,如果郭鵬還在,以盧植弟子的身份,多少還能與袁隗董卓抗衡。


但是現在,郭鵬被任命為青州刺史,走了,盧植孤立無援,又有何用?


盧植開始有了不祥的預感。


他開始懷疑,袁隗的用意可能不僅僅是掌控朝政那麽簡單。


而後,董卓的行為告訴盧植,他的預感是對的。


“普天之下,最大的道理,是天和地的道理,然後才是君臣之義,最後,天子才能代天布政,而當今皇帝,懦弱無能,不能製止朝廷動亂,動輒嚎哭,退縮,這樣的天子,能承奉宗廟嗎?”


董卓一句話說的滿朝文武目瞪口袋,坐在大殿上首的劉辯和何太後更是被驚呆。


“昔日太甲作惡,伊尹放逐太甲,三年後才迎他回來執政,海昏侯為帝,二十七天做了一千多件惡事,霍光不得已而廢之,都是為了宗廟傳承而考慮,不是為了別的理由,


現在董某沒有私心,隻是想為大漢江山做點事情,盡到為臣的本分,當今天子懦弱無能,實在不堪,董某想要與諸位一同奉陳留王協為新天子,諸位覺得如何啊?”


董卓堂而皇之的標榜自己的『公心』,讓文武百官覺得有些荒唐。


廢立天子,你是認真的嗎?


董司空?


“荒謬!”


預料之中的,盧植站出來了。


“董司空,天子登基不過四月,尚未親政,什麽事情都沒有來得及做,任何錯誤都沒有犯,錯的是宦官,是故大將軍,而不是天子!你有什麽資格,有什麽理由要廢立天子?!”


盧植對著董卓一頓怒斥,怒目圓瞪,讓董卓非常生氣,但是也有些擔心,擔心盧植會帶動朝臣們一起反對,讓他下不來台。


他不由自主的看了麵色沉靜的袁隗。


嗯,董卓有了底氣。


“盧太師,國家危難之際,需要的是堅強的天子,是可以讓文武信賴的天子,而不是一個遇到什麽事情就知道哭泣的天子!”


董卓一伸手指向了被嚇得淚流滿麵瑟瑟發抖的劉辯,盧植一眼望去,滿臉的憤怒頓時化作了無奈。


任何道理盧植都能和董卓辯駁,唯有天子性情軟弱,這一點,盧植實在無法否認。


“天子年幼,正是需要我等作為臣子匡扶的時候,這個時候不選擇匡扶天子,反而要廢帝,董司空,你到底安的是什麽心?!”


麵對盧植義正言辭的駁斥,董卓有些理屈詞窮,不知道該用什麽大義名分來反駁,隻是一直強調天子懦弱,不能服眾,卻無法壓過盧植的氣勢。


最後,董卓有些惱火了,失去了耐心的董卓發怒了。


“你不問我同不同意,且問大漢的軍隊答不答應!”


董卓一聲令下,大殿之外忽然湧現出了一排一排黑壓壓的穿著盔甲手持長矛的士兵,領頭一員武將穿著雄壯的鎧甲,氣勢十足,充滿了壓迫力。


領頭武將正是呂布。


滿朝文武中不知情的人大驚失色。


何太後和劉辯被嚇得臉色發白。


“董卓!你敢私自帶兵上殿?!”


盧植大驚失色。


“這是人心向背!盧太師,你若不願意,也可以帶兵上殿啊!”


董卓冷笑。


盧植緊咬牙關,憤怒地看著董卓,又看向了一臉沒事兒人似的袁隗。


“袁太傅,事已至此,你不說些什麽嗎?!”


盧植憤怒的朝袁隗怒吼道。


事已至此,袁隗的確該上場為這件事情做個總結了。


“是啊,事已至此,盧太師,還有什麽好說的呢?人心向背已經十分明顯了,天下人都願意看到的事情,我們還怎麽能阻止呢?”


袁隗高聲向下首的文武百官們詢問道:“誰反對當今天子遜位於陳留王協?”


沒人做出反應,每一名官員都低著頭,不言不語。


有些神色自若,有些麵露痛苦之色,有些麵露猶豫之色。


袁隗一連問了三遍,沒人敢站出來。


於是袁隗看向了盧植。


“盧太師,你看,這人心所向,不好違背啊,你一人的看法,和滿朝文武的看法,孰輕孰重呢?”


“袁隗,你……”


盧植深吸了一口氣:“四世三公,深受大漢恩德的汝南袁氏,居然也會出你這種亂臣賊子!”


“盧太師,慎言!”


袁隗眉頭一皺,語氣變得嚴厲起來了:“該說的話,不該說的話,你該清楚!”


“清楚?我清楚得很,我一清二楚。”


盧植氣極反笑:“袁隗,你記住了,你今天所做的事情,以後,可別後悔。”


“多謝盧太師告誡!”


袁隗揮了揮手:“來人,盧太師累了,送太師回去休息,既然累了,就不要繼續操持朝廷的政務了,回家好好休養身體,安度晚年吧!”


滿朝文武心中驚懼。


袁隗不動聲色輕描淡寫的將盧植的權力盡皆奪走了,掃除了一切政敵,完全掌控了朝政,從此之後,政權盡歸袁氏,而軍權則被董卓掌握。


一文一武,滿朝公卿都被袁隗和董卓玩弄於鼓掌之中。


沒有誰繼續反對這次大朝會的決定了。


盡管劉辯和何太後都在無力地哭泣。


於是,昭寧元年九月初一,劉辯的帝位正式被廢黜。


袁隗親自攙扶麵色慘白渾身發抖的劉辯,將他的皇帝符節和服飾全部拿下,又扶著劉協登上了帝位,和劉辯還有董卓一起,麵朝北跪拜麵色茫然的新帝劉協。


滿打滿算隻做了四個月皇帝的劉辯就此遜位,年僅九歲的劉協非自願的被登基,開始實行自己的『統治』。


也就在這一天,袁隗做主,將大漢的年號改為了永漢。


這一年,大漢經曆了四個年號。


從中平,到光熹,再到昭寧,最後到永漢。


劉協很悲哀的被迫開始了自己漫長的數十年的傀儡皇帝生涯。


何太後被廢除了太後之位,遷居別宮。


袁隗還不放心,指示董卓在九月初三日將何太後毒殺,隨即也毒殺了何太後之母舞陽君,徹底鏟除了何氏外戚可能東山再起的機會。


劉協成了真真正正的孤家寡人,字麵意義上的,一點水分都沒有的孤家寡人。


於是,皇室勢力徹底衰微,外戚,宦官勢力不複存在,大漢王朝徹底落入了以袁隗為首的士人集團的掌控之中,士人終於實現了自己無數年來夢寐以求的光景。


大漢天下從此會在他們的掌握之下變得無比繁榮昌盛!


他們的夢想真的無比美好。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