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一百七十一 劉焉上表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這一次,是真的出事了,事情很大,一點都不小。


中平五年二月,黃巾賊餘部郭太等於西河郡白波穀打起蒼天已死黃天當立的旗號起事,宣布要為大賢良師複仇,重立黃天。


然後直接率部攻略太原郡、河東郡等地,襲擾東漢帝國的核心地帶,京師震動。


延綿時間很久的第二次黃巾起事開始了。


相較於第一次充滿政治意味的顛覆行動,第二次黃巾起事則是純粹的底層民眾借著黃巾軍的名聲反抗暴政的行動。


比起第一次,第二次才更稱得上是起義,第一次則更像是一場陰謀。


同樣的,沒有統一指揮的第二次黃巾起事更像是流寇作戰,沒有綱領沒有行動方案,完全不成氣候。


但是這個事情在漢政府內部還是造成了很大的衝擊。


第一次黃巾起事給靈帝帶來的震動實在是太大了,讓他至今為止記憶猶新。


一聽黃巾起事,靈帝立刻懷疑是不是又是士族要搞他,要給他點顏色看看。


這可算是冤枉了他們了,士族要搞他,要給他點顏色看看,絕對不會隻用這種手段。


但是這種自發的沒有控製的起事更加難以應付。


他們分散在很多地方,沒有統一行動綱領,散兵遊勇,四處襲擊,給河北諸州郡帶來了十分巨大的影響。


不止是郭太一個人,在河北諸山穀中具有巨大威望和能量的張燕也在此時活動起來。


他配合郭太的攻勢,四處劫掠,甚至往南向雒陽方向滲透,威脅到了漢政府中央的安全。


河北地區有很多山,如太行山脈等等。


當初河北黃巾軍戰敗之後,有不少餘部沒有被抓,而是潰散到了山脈之中躲藏起來,漢軍沒有往山中追擊,因此他們幸存下來了。


他們以張燕為首,不斷地吸納活不下去的逃竄農民和各地的黃巾餘部,漸漸催生出了一股極其強大的勢力,到了這個時候,居然『聚眾百萬』。


這個百萬的數字多半是摻水的,但是要從東漢末年各地戰亂不息,民眾多流離失所的角度來看,摻水,也摻不了多少。


在平原活不下去了,就往山裏麵逃跑。


逃到漢政府的官員管理不到的地方去,這也是活不下去的人的一條生路,因此還有『逃戶』這樣的一個稱謂。


漢政府不是沒有組織兵力去圍剿,但是在山中,漢軍精良的裝備就沒有太大的用處了。


受到地形的限製,占據地形優勢的山中黃巾們利用地形優勢神出鬼沒的打擊對地形不熟悉的漢軍,設置各種陷阱,將漢軍耍得團團轉,損失慘重不說,還得不到什麽戰果。


久而久之,就沒有地方漢軍願意去征討了,周邊活不下去的百姓聽說了,也前去投奔山中的黃巾們,這個勢力也就發展的越來越強。


一朝爆發,讓漢政府再度感受到了恐懼。


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之後,因為西邊還在鏖戰,何進也覺得很無奈,隻好再度派遣朱儁率領兵馬北上,剿滅郭太和張燕諸軍。


朱儁領命北上,率軍征戰十數日,取得的戰果很小,軍費的消耗卻很大。


天下此起彼伏的動亂讓靈帝十分的惱火。


他是不想理這些事情幹脆享樂的,但是沒想到事情自己找上門來想不理都不行,他惱火,但是卻沒有什麽更好的辦法。


他沒有辦法,但是有想法的人很多。


時間到了三月份,某一天,太常劉焉求見靈帝,給靈帝上了一道奏表。


劉焉為西漢魯恭王劉餘之後裔,是正宗的宗室子弟。


他年輕時在州郡任職,因為宗室身份而被授予郎中一職,後被推舉為賢良方正,被司徒府征辟。


之後曆任雒陽縣令、冀州刺史、南陽郡太守、宗正、太常等官。


這個時候,劉焉算是宗室裏麵比較有能力有見識的人。


他先在地方曆任職官,又在中央任職,履曆十分漂亮,經驗很豐富。


因為一路從地方做官做到中央,接觸的人多,對漢政府的政治情況很是了解。


除了對漢庭的弊病非常了解之外,劉焉以其敏銳的嗅覺察覺到了一些非常關鍵的,非常讓他感到憂慮的事情——靈體的身體好像不太好。


作為太常,他經常接觸靈帝,近些時日,他發現靈帝的身體大不如前了。


國家危難之際,天子的身體出了問題,這意味著什麽?


劉焉細細的思索一番,得出了一個十分令他感到憂慮的結論。


天子的身體不太好,但是天子的兒子還小,主少國疑,還用說嗎?


加上當今天下叛亂此起彼伏,這分明是亂世之兆啊!


於是劉焉決定給靈帝上一道奏表,試試水。


“改州刺史為州牧?”


靈帝皺了皺眉頭:“君朗,州牧職權甚重,這可不是小事啊,你為何有這樣的想法呢?”


劉焉緩緩開口道:“陛下,當今天下賊匪作亂此起彼伏,陛下以為是什麽原因?”


“還能有什麽原因?!”


靈帝頓時就很生氣了。


劉焉咳了幾聲,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尷尬。


“話雖如此,但是陛下,大漢的吏治的確出了很多問題。”


“這個我也知道,但是這種事情哪裏有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的呢?你所言改州刺史為州牧,又有什麽意義呢?”


靈帝盯著劉焉。


“意義就是讓陛下選擇朝中宗室和親近之臣,出鎮四方,授予臨機專斷之權,整頓吏治,平息叛亂。”


劉焉麵不改色心不跳,開口道:“之前,州刺史雖然有重權,但是畢竟名義上隻是監察之官,遇事不得朝廷任命,行事束手束腳,本該有所作為之時,卻錯失良機。


那些州刺史也多有貪贓枉法之輩,任命自己的親信作要緊職位,隻知道貪汙受賄,事到臨頭,一個能辦事的都沒有。


有想要作為的刺史卻因為職權不夠,受製於地方,不能給予威懾,無法整頓吏治,吏治敗壞,地方政務衰敗,流民自然產生。


流民產生,賊匪就出現了,若要改變這一現象,就要從朝廷中選拔宗室和清名重臣出任州牧,給予事權,使之可以整頓地方。”


靈帝皺著眉頭思量一二,覺得這話說的也是有道理。


為了不讓地方鬧事而削弱地方官員的權力,這是大一統國家的國策。


可現在官員不鬧事了,地方豪強平民鬧事此起彼伏,官員權力不足無法製止,事情越鬧越大,到最後還要讓中央來擦屁股。


這不是自找麻煩的行為嗎?


可是……


“君朗,你所說的,我也有所考慮,但是,州牧的職權太大了,怕是會造成尾大不掉之勢啊!”


靈帝滿臉憂慮的看著劉焉。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