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一百六十 郭嘉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聽郭嘉這樣說,郭鵬點了點頭。


“嗯,有誌氣,那麽不知道在你眼中,什麽人是英傑,什麽人又是庸人呢?”


郭鵬這樣一問,郭嘉開口道:“能洞察世事,放眼天下,而不著眼於微末小利的得失,那就是英傑,凡事斤斤計較的,都是庸人。”


“嗯,很中肯。”


郭鵬點了點頭,笑道:“聽說你不喜歡讀律法書,反倒喜歡讀兵書?”


郭鵬來之前聽幾名族中長者非議郭嘉,說郭嘉不喜歡讀律法,與族人不合群,反倒喜歡讀兵法,學兵務。


這完全是不務正業,難道郭氏法學之家,還能把他送到軍隊裏麵不成?


郭鵬覺得好奇,便來詢問郭嘉。


郭嘉則回答道:“天下戰亂紛起,黃巾之亂以後,大小叛亂不斷,先是涼州之亂,又是幽州之亂,幽州之亂得府君平定,可涼州之亂還在繼續,以嘉觀之,此乃天下不穩之征兆,學點兵法,以後或許有用。”


郭嘉肯定沒有說出內心真實所想,但是郭鵬已經猜到了。


天下人心思變已經到了一定的程度了。


在董卓之亂以前,大漢的士人們已經開始嚐試要改變一下這個天下了。


漢靈帝十數年黨錮政策耗盡了世家大族對他的容忍度。


世家大族不想再容忍一個隨時可能對他們發動打擊的皇帝坐在皇位上。


此時的儒學可沒有後來的程朱理學那麽講究忠誠。


讀書人對皇帝不滿時,是敢於做鐵頭娃直接上去勸說皇帝退位讓賢的,這種事情不止一次的發生過。


雖然這樣做的人都被皇帝弄死了,但是這種精神和傳統沒有消失。


公羊學之剛烈直接造成了兩漢之際的動蕩,不利於統治,所以劉秀做皇帝以後親自下場拉偏架打壓公羊學。


當今時節,公羊學已經沒有了西漢時期的輝煌,但是餘威猶存,從思想上並沒有將士人們濃烈的抗爭精神磨滅。


而在最為根本的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方麵,宦官集團的大行其道是皇權試圖擴張的信號,是漢帝不打算繼續坐視自己的權力被慢慢侵蝕的意誌的體現。


士人們都知道,這個皇帝要重振皇權,奪回屬於皇權的東西,而那些東西也是他們好幾代人不懈努力之下得到的,皇權想要拿回去,談何容易?


反抗這個皇朝並不是最優選擇,這個皇朝現在所代表的,正是他們的利益。


推翻這個已經成為他們的利益維護者的皇朝對他們沒有好處,那麽換一個皇帝就是最優選擇了。


劉宏已經開罪了全天下士人,全天下士人都很厭惡他。


這樣的氛圍愈演愈烈,已經濃鬱到了連郭嘉都感受到的地步,但是郭嘉很明顯還察覺到了一些其他的東西。


這個東西是什麽,郭嘉沒有告訴郭鵬,估計他也不會輕易說出來。


“你既然對兵法有興趣,那麽,我與你談論一些兵法的問題如何?”


以郭鵬數戰全勝的的『名將之姿』的名望和他談論軍事,郭嘉頓時非常高興的接受了郭鵬的邀請。


於是兩人便以已經發生過的並且是郭鵬親身經曆過的戰爭為論點,兩人開始討論起了這些戰爭是否還有其他的最優解。


談論之間,郭鵬發現郭嘉的思維非常敏銳,對軍事方麵好像有些天賦,可以很輕鬆地找到一些非常關鍵的地方,直接切中要害,並且提出相對應的解決的辦法。


自然,十七歲的郭嘉並不是沒有缺點的。


他從未離開過家鄉,從未真正的接觸過軍隊,對軍隊也好,地方政務也好,行軍打仗的過程也好,隻是一個大而化之的概念,沒有真正的理解。


這不是讀書思考可以解決的,必須要經過真正的戰爭,真正的設身處地的去體會,去感受,去實踐,然後才能明白。


於是,郭鵬對郭嘉所犯的一些錯誤進行了糾正,並且告訴郭嘉,因為這些實際的錯誤,他的計謀不具備實際操作性,或者實際操作之後就會發現根本行不通。


這樣的計策要是真的被采納了,害死三軍的,就是這樣的計謀。


戰場經驗豐富的郭鵬是專業人士,比郭嘉要專業的多。


被專業人士指出了自己的錯誤,本來神采飛揚的郭嘉頓時臉色漲得通紅,對著郭鵬鞠了一躬。


“府君教訓的是,嘉,狂妄了。”


能接受自己的錯誤存在,能認錯,好,那就有改正的機會。


“你的思維極其敏銳,能發現很多連我都發現不到的東西,這是你的優點,但是你要知道,這是事後,你站在事後的角度去看待這些事情,你自然具備了全局之大觀。


但是真正的戰爭之中,你所看到的是一片迷霧,你無法了解全局,掌握全局,軍隊不會像你手指的一樣,你指到哪裏就到哪裏,完全不考慮時間和士兵的體力問題。


比如你所說的河北大軍與河南大軍互相策應的作戰以及聯合作戰,需要多少人來回奔走的聯絡,中途會發生多少不可預估的事情,你不知道。


信使會不會丟失信件,傳達之後友軍將領是否會毫不猶豫的完全執行,士兵能否在規定時間內趕到目的地,這都是問題,你也不能保證,在這樣的基礎之上,一切都成了賭博。”


郭鵬攤開雙手搖了搖頭。


郭嘉更是有些羞愧,感覺自己班門弄斧了。


“不過,你的這種風格,我很喜歡。”


郭鵬笑了,郭嘉愣住了。


“難知全況的戰場,戰機轉瞬即逝,將帥的每一次決策,本身就是一種賭博,所謂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不過是一種極為理想的狀態。


行軍征戰,說不清楚的事情太多了,如何能真正知己知彼呢?百戰名將都不能保證自己一定可以打贏下一場仗。


但是卻不能不打,不能不出謀劃策算計敵人,不能不竭盡全力獲取勝利,你雖然缺乏經驗,但是比起大多數人來說,要好太多了。”


郭嘉細細思量,覺得郭鵬說的實在是太對了。


他缺乏經驗,十分的缺乏經驗。


待在家鄉和好友交往,互相談天說地,討論古今興衰,提出了很多構想,可是卻沒有一項能夠落到實處。


構想是構想,時間是時間,他理想中的社會不是隨便說說就能說出來的。


僅僅在軍事上,郭鵬就能將自己的構想擊得粉碎,那麽其他的方麵,自己是不是也犯了同樣的錯誤呢?


這樣下去,自己一切的理想,不就都隻是理想而已了嗎?


郭嘉忽然發現自己除了應該讀書增進學識之外,好像還有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沒有去做。


而郭鵬已經在做了。


郭嘉頓時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