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一百五十三 拜訪棗祗

時間:2020-05-22作者:禦炎


聽了郭鵬的話,郭單便擺出一副沒好氣的表情。


“什麽誤會?他天天上書叫我在沛國屯田,收留流民,說這樣才是防備賊兵屢次進攻的良策。”


郭單開口道:“小乙你是不知道,這幾年,沛國南邊也遭遇了幾次賊兵進攻,有幾次也是挺危險的,多虧了仲康站了出來,帶領族人擊退這些賊人,所以我就辟召仲康,於是那些賊兵都不敢進犯了。


結果棗祗對我說,賊兵都來自於流民,隻要屯田收留流民,讓流民有田地可以耕種,有糧食可以吃,賊匪之患自然而然就消失了,是上策,而用兵攻擊悍匪是下策,隻會造成無謂的傷亡。”


“屯田……他說的對啊,父親,這有什麽不對的呢?流民是沒有土地可以安置才成了流民,才可能成為匪患,要是他們都有土地耕種,自然就沒有什麽匪患了。”


郭鵬覺得很驚奇,便詢問郭單原因。


“為父也知道這是對的,但是這要花費多少功夫啊,小乙,招募流民是簡單,但是沛國官府的土地是有限的,大部分土地都被各地豪強士族占據。


當然,這其中也包括咱們家的土地,一來二去,哪還有什麽荒地?咱家莊園也要不了那麽多流民,他這樣說,純粹是在沒事找事做,我不答應,他還生氣!哼!”


郭鵬頓時無言以對。


“父親所言有理,不過棗祗所言的屯田之策,到底是什麽內容呢?”


郭鵬這樣詢問,郭單便開口道;“為父也沒有細細詢問,你要是有興致,找個機會為父叫他來給你說就是了,這不重要,小乙啊,你這邊要做好準備,咱們就在家裏待個三兩日,便回陽翟去。”


郭鵬點了點頭。


“陽翟祖宅,我還沒有回去過,父親,現如今,本家人對咱們的看法如何?”


“哼!”


說起這個事情,郭單就有一種大仇得報的快感:“我兒如此優秀,年紀輕輕便是兩千石,未來前途不可限量,他們當然要卯足了勁兒來巴結,郭圖便是如此來到為父麾下的。”


郭單很滿意的拍著郭鵬的肩膀:“我兒真是辛苦了,那麽些年,咱們父子兩個終於完成了當年的誌向,雖然方式有所不同,但是到底是實現了。


接下來,我兒還需要更進一步,做出更多的成績,晉升更高的職位,要天下聞名,我兒的職位越高,後輩的優勢也就越大,到時候,咱們家也來一個四世三公,那該多好?哈哈哈哈!”


郭單大笑起來。


似乎完全忘卻了四世三公是要掌握家傳經書和擁有持經授徒之權才有可能達成的偉業。


要是隨便一個家族都能四世三公,那經典也太不值錢了。


郭家隻是具備了接受高等精英教育的資格,沒有教育他人的資格,教育他人的資格才是一個家族的立身之本啊。


第二日一早,郭鵬起了個大早,從郭單那邊問到了棗祗的住處。


“小乙,你莫不是對棗祗有想法?”


郭單有點想明白了:“上穀是邊郡,土地一定大量荒蕪,原來如此,那棗祗對你還是有意義的,嗯,你去吧,若是你對棗祗滿意,便叫棗祗隨你去上穀,也免得他在這裏悶悶不樂。”


郭單點頭允許,表示會配合郭鵬,郭鵬便謝過了郭單,興衝衝的跑去找棗祗去了。


昨晚想了一晚上,郭鵬終於想起來棗祗是什麽人。


可以說,沒有這個人和他倡導的屯田之策的實施,曹操就無法在中原立足,並且在袁紹極其淩厲的攻勢下撐住。


屯田之策其實在西漢時期就有了具體的政策措施,不過要麽是邊境的屯田,要麽是官方自主的京師周邊的屯田,對邊疆固守產生了積極的效果。


不過那個時候,大漢朝還沒有像現在有那麽多的流民,所以民屯不具備實現的基礎。


而現如今,天下流民甚多,戰亂造成的荒地也不少,所以民屯的實現基礎已經具備了。


而棗祗就是曹操麾下建議屯田的最早倡導人。


郭鵬得知了棗祗的住處,一大早就騎馬去拜訪棗祗了。


棗祗住在距離國相府不遠的地方,沒一會兒工夫郭鵬就抵達了他的住所,並且上前給門房遞上拜帖。


很快,一個行色匆忙的青年男子從門裏跑了出來,看到郭鵬之後,有些遲疑。


“足下……真的是郭府君?”


“那還能有假?”


郭鵬笑了笑,對他行禮:“在下潁川郭鵬,棗君,有禮了。”


“不敢!在下早起匆忙,儀態不整,還請府君不要見怪。”


棗祗有些手忙腳亂的把自己身上淩亂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對著郭鵬深深一禮。


“不打算叫我進去坐坐?”


郭鵬指了指自己。


“哦!罪過罪過!請!府君!請!”


棗祗連忙請郭鵬進入了他的住所。


來到狹小的客廳之內,棗祗忙叫家人給郭鵬倒水,郭鵬喝了一口水,便問道:“棗君昨日為何不去我父舉辦的宴會啊?我父在宴會之後可是相當生氣,說送了請帖卻不來,有些失禮啊。”


棗祗正在奇怪郭鵬為什麽會一大早的來拜訪他,聽他這樣一問,頓時滿臉苦笑。


“明公生氣,在下當然知道,但是,在下實在是沒有那個心情去飲酒作樂。”


“是因為屯田的事情?”


棗祗並不奇怪郭鵬知道此事,便點了點頭。


“在下屢次建議明公實行屯田之策,安穩流民,不使匪患叢生,而後用兵攻打,弄得血流成河,但是明公似乎沒什麽想法。”


“我父當然不會有什麽想法。”


郭鵬搖了搖頭:“屯田之策,需要兩個必要前提,其一,流民,沛國境內的確有,還不少,其二,荒地,沛國境內,甚少。”


棗祗沉默不語。


“大家豪族可以招攬一些流民,但是招募不了太多,可是土地都在豪族手中,官府實在沒有多少荒地可以安頓流民,屯田之策需要大量土地才能看出成效,否則不如不辦。”


郭鵬這樣一說,棗祗就更加鬱悶了。


少傾,棗柢長歎一口氣。


“哪怕隻是一點點也好,少一個流民無所依靠,就少一個賊匪,就會少死一個人,縱使隻有一點點荒地也好,也能增加稅收啊。”


棗祗未必不明白這樣的現實,他自家怕也有不少土地,但是,這並不妨礙他想要實現自己的政治理想。


“隻能說沛國是無法實現這件事情的,至少眼下不行。”


郭鵬放下手中的水杯,又開口說道:“不過我倒是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讓棗君實現此事。”


“敢問府君,何處?”


棗祗露出了感興趣的表情。


“幽州,上穀郡。”


郭鵬微笑的指了指自己:“不瞞棗君,我眼下正在上穀郡推行和棗君不謀而合之事,我招募流民,在冀州購買了種子、耕牛和農具,組織流民屯田耕種,棗君有興趣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