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一百五十一 悲壯的糜氏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因為交通的落後和訊息的傳遞極為不便,郭鵬停留的五六日間,隻有吳郡的士族子弟得以真正麵見郭鵬,與他談話,聽他講北方的事情。


而很多其他郡縣的士子聽說這個事情的時候,都是差不多半個月甚至一個月以後了,郭鵬已經離開江東了。


等他們成群結隊的趕到吳縣想要一睹被稱作『名士風範、名將之姿』的潁川郭子鳳的風采的時候,郭鵬早已離開江東很久了,他們隻能帶著無限的遺憾離去了。


郭鵬的到來無疑是在江東士族圈子裏刮起了一股劇烈的郭旋風,成為江東士人們經久不衰的談論議題,郭鵬說的很多話都被他們奉若真理。


而蔡邕在港口帶著兩個女兒彈琴送別郭鵬的事情也被傳為一時美談。


郭鵬不能在江東停留更久的時間了,他的時間非常緊迫。


他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比如他現在必須要趕去徐州和糜氏商量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關乎於他之後的一些布局。


老實講,這段時間以來,糜竺一直都沉浸在喜悅之中。


從郭鵬托人給他捎來那封信開始,他就非常開心,開心的有些飄飄欲仙了。


士族圈子裏,沒人能理解他十幾年如一日苦求破局之路卻屢屢遭到挫敗的苦悶。


作為純粹的商人地主之家,糜氏的家族地位是很低的,隻比普通不識字的農民稍微高那麽一點點,因為他們有錢,還識字。


但是毫無疑問,靠著祖先好幾輩人辛辛苦苦一畝地一畝地開墾,慢慢的小心翼翼的積攢財富,一直到今天這個地步,糜氏吃過的苦頭,這些子弟是一清二楚的。


因為謀取不到官職,花錢都買不來這些上流社會的承認,為了保護自己的家財,避免被隨隨便便吞並的下場,糜氏付出了很多。


養仆童,招攬有本事的門客,聚集上萬佃戶門客仆童壯大聲勢,然後練私兵,子弟學習騎射,增強武力,兼具商戶和土豪的雙重屬性。


糜氏將自己包裝成了半軍閥的狀態,就是為了讓自己看上去不那麽好欺負。


雖然沒有官位沒有社會身份,但是我有錢有武力,我是個土豪,是半軍閥,你不能隨便欺負我,不然我就造反。


用這種刺蝟一樣的方式向無數比自己強大比自己地位更高的家族傳達自己隨時都可以魚死網破的決心,這才得以保住糜氏的家業和財富。


不要命的家夥人人都不想招惹,真要把糜氏惹急了,他們分分鍾宣布造反,拚著魚死網破也能把徐州攪的一團亂麻,大不了大家同歸於盡。


到時候那些士族大家也不一定能討的到好處,搞不好自己也要陪葬,所以這幫人權衡利弊,也就讓糜氏這麽存在下來了。


糜氏也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所以花很多錢打點地方官員的關係,拚命的做好事,為自己營造一個很好的名聲,從武力和社會監督兩方麵保證自己家族的安全。


當然最根本的還是糜氏不可小視的潛在武力,家中的上萬人平時為農民,戰時直接拔刀參戰,威懾力一點都不小。


所以郭鵬一直都覺得糜氏曆代的當家人不僅聰明,還很悲壯。


個個都有隨時和圖謀家產的人魚死網破的精神,就靠著這股風瘋狗一樣的精神氣,他們才能存在到現在。


但是糜氏一直都非常渴望提升自己的社會地位,一直都非常渴望擺脫這種尷尬的處境。


給了糜氏第一縷希望的是陶謙。


陶謙成為徐州刺史之後,身為外地人空降徐州做官,需要拉攏本地的『自己人』來幫助自己站穩腳跟,糜氏就進入了他的眼簾,於是陶謙辟召糜竺擔任別駕從事。


糜竺感念陶謙的恩遇,在陶謙治理徐州的時代一直都緊緊跟隨陶謙的腳步,為陶謙治理徐州做出了巨大的貢獻。


隨後,在陶謙死後把徐州牧職位交給劉備的時候,糜竺也是忠實執行他的意願的那個人。


當然糜竺遵從陶謙的意願不僅僅出於感念他的恩德,更是因為劉備願意和他交往,並不歧視他的卑賤出身,也願意依靠糜竺在徐州站穩腳跟。


於是糜竺不惜一切代價的結交劉備,給錢給女人給兵馬給物資,自己的一切全部都給劉備,把流離失所失去一切的劉備給奶活了,劉備才得以重振軍勢。


劉備不是忘恩負義的人。


所以雖然糜竺糜芳兄弟能力有限,但是糜竺到底換來了比諸葛亮更高的地位,糜芳也得到了南郡太守這個兩千石的職位。


從商戶出身的土豪成為統治階級,社會階級的突破性進展已經證明糜竺的投資是正確的,眼光是長遠的。


當然之後發生的事情沒人能預料到,劉備和糜竺都沒有預料到之後的事情會朝著不可收拾的方向發展。


郭鵬深知糜氏需要的是什麽,糜氏渴求的是什麽。


糜氏的自卑,糜氏的缺乏安全感,糜氏對社會地位提升幾乎刻進骨子裏的追求,都是郭鵬可以利用的東西。


而這一切,都是郭鵬可以對症下藥給予他們的。


郭鵬現在自己有了這樣的資格,他是一郡太守,是兩千石,是開府官員。


所以郭鵬給了糜氏他們想要的東西。


郭鵬可以動用的政治資源可以從中央連接到地方,名望之大也波及到了徐州。


和郭鵬搭上關係,讓郭鵬成為糜氏的靠山,那麽誰想要再動一下糜氏,就不得不考慮一下郭鵬,以及他背後的靠山還有社會關係。


一層一層的關係從中央到地方層層遞進,糜氏要是可以成為這其中的小小一份子,受益之大難以想象。


別的不說,就現在這個販賣牛羊馬的生意就能夠給糜氏帶來不小的獲利,糜氏借此開辟了一批新的客源,擴大了生意的經營層麵。


隻要郭鵬還在北方,還在掌握權力,這個生意就能一直做下去,而糜氏也將得到郭鵬的庇護。


本來糜竺覺得這就夠了,他已經挺滿足的,短時間內不敢繼續奢求其他的事情了,但是沒想到郭鵬一封信將他送入了快樂的巔峰。


郭鵬要以上穀郡太守的身份正式辟召糜竺做官。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