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東漢末年梟雄誌十 舔狗舔到最後

時間:2020-05-28作者:禦炎


郭單的擔憂其實很大一部分都不成立,而這很大一部分來源於郭鵬對以後所發生的一係列的事情的理解。


畢竟現在這個時候有幾個人會相信再過八年大賢良師張角就要聚眾造反,敲響漢帝國的喪鍾呢?


有幾個人會相信再有十四年董卓就要進入雒陽,徹底將漢天子拉下神壇,開啟真正的亂世呢?


滿打滿算,十四年,再有十四年,天地變色,亂世開啟,大一統的局麵不複存在,下一次大一統,還要等百年,再下一次,就是隋朝了。


郭鵬知道自己絕對等不到下一次西晉大一統,更遑論隋唐。


這個時候誰相信?


誰願意相信?


反正還在一門心思想著讓郭鵬學到優秀的知識然後另立宗門給潁川本家好看的郭單是絕對不相信也根本不可能相信的。


所以郭單才會覺得郭鵬早慧的可怕,聰明的可怕。


他才擔心郭鵬隻是把曹蘭當作工具,用完就丟的那種。


雖然說男兒成大事者必須要能狠的下心,做某些事情的時候不能有婦人之仁,他也是這樣教導郭鵬的。


但是妻子畢竟是身邊人,結了婚,就是『郭曹氏』了,姓名前還要加上丈夫的姓氏,基本上就是自家的人,和娘家關係不大了。


一味的陰狠霸道是沒有任何前途的,成大事者若要長久,要走王道之路,曹氏的關係要好好的維係,這其中曹蘭的存在至關重要。


“你真的是這樣看待曹家女兒的嗎?”


郭單最後確認了一下。


“我會認真對待她的,請父親放心。”


郭鵬給了最後的確認,


郭單看了看郭鵬,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


“訂婚的事情很快就會進行,為父估計曹嵩已經開始在雒陽為你走動安排了,為父也在派人為你傳播孝順的名聲,等名聲傳到雒陽,這件事情也就可以確定了,小乙,今後的每一步路,務必要慎重。”


郭鵬點了點頭。


“兒子明白,兒子一定會慎重對待。”


不需要郭單講明,郭鵬自己也清楚自己的處境,現在是主場作戰,等到了雒陽,完完全全的客場作戰,危機四伏,留給自己緩衝的時間並不多。


又過了幾天,郭曹兩家的婚事基本上就確定了,郭單和曹胤約定,當郭鵬十五歲,曹蘭十四歲的時候,就可以成親。


郭單會在郭鵬十五歲的時候給郭鵬行冠禮,到時候就可以成親,而在此之前的三年,郭鵬還需要去雒陽『精進學問』。


曹胤十分高興,參加這個儀式的曹氏宗族成員也十分高興。


而最高興的莫過於四天之後就得到消息的曹嵩了。


曹嵩得知這個消息之後,正在吃午飯,頓時高興的放下碗筷連飯都不吃了就去找到了曹熾。


“你家有皇親國戚做女婿,我家有家世衣冠做女婿,比之如何?”


曹熾還能怎麽說呢?


羨慕唄。


“那關於郭鵬童子郎的事情,你準備的如何了?這個事情可不敢找袁氏,袁氏門生故吏已經夠多了,咱們家好不容易有個好女婿,可不能給袁氏做了嫁衣。”


曹熾非常嚴肅的告誡曹嵩,讓曹嵩千萬不要找袁逢幫忙。


曹嵩當然知道這一點,要是讓郭鵬承了袁氏的情,有了袁氏的幫助,莫名多了一層袁氏門生故吏的身份,曹嵩可就白費那麽多心思了。


“放心好了,這一點,我可不會讓袁氏插手,咱們一定要把郭鵬給護好了,這可是咱們的自己人。”


曹嵩可不傻。


他清楚的知道袁逢和他眉來眼去隻是因為眼下宦官的勢力還很大,黨錮還在進行之中,袁氏需要曹氏這一層特殊的關係和皇帝之間進行緩和。


一旦有朝一日宦官倒台了,對袁氏來說曹氏就是刮屁股的竹籌,用完就丟,還嫌臭。


曹氏需要自己人,真真正正的自己人。


於是曹嵩決定出點血,賄賂一些人,用錢買。


人與人之間沒有錢解決不了的事情,如果解決不了,是因為錢不夠多。


說實在的,對曹氏來說,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不是事兒,這種事情上,寧願出點血,也不要承別人的人情,否則將來還人情會讓人很頭大的。


之前幫曹操擺平蹇碩的怒火花了不少錢,不過曹家從曹騰開始發達,到現在為止也積攢了萬貫家財,曹嵩利用權力搞到了很多錢,讓曹氏在地方上的勢力越來越大,這點資本還是有的。


為了家族的未來,這點血是不得不出的。


他也沒有別的指望和別的門路,隻能把希望寄托在了長子曹操和女婿郭鵬的身上,千萬不敢讓他們沾染上那些東西,免得成為一生的汙點。


為了家族長遠計,曹嵩也算是鞠躬盡瘁了。


所以說哪有那麽多天縱之才一代發家,都是默默無名的看不到的長輩們拚命的工作積累,幾代人之後才能給後代真正發跡的機會。


曹操毫無疑問是曹氏氣運集大成者。


而遠在譙縣,曹氏宗族的子弟們和夏侯氏的親族們顯然不曾了解到曹嵩和曹熾這些前輩們在朝堂上的苦衷,他們依然過著自己衣食無憂的豪強生活。


家裏人盯的緊了,便裝模作樣的看看書寫寫字打打拳,若家裏人放鬆了,則立刻丟下書本跑到田野之間去撒歡了,玩行軍打仗的遊戲,你一隊我一隊撒歡的玩樂,別提多愉快了。


這也是曹家長輩們無奈的地方。


的確是培養不出來。


他們是真的想要讓子弟們走士族的道路,但是一來得不到教育資源,二來就算有教育資源,這幫小鹹魚也是敷衍對待,根本就不上心。


舞槍弄棒打架鬥毆一個個血氣十足嗷嗷直叫,輪到讀書習字答經問策的時候,就啞巴了。


以往曹氏宗族的長輩們是無可奈何,現在有了郭鵬成為了自己家人,他們也想明白了。


幹脆就讓他們往好勇鬥狠的方向發展,練習武藝,學習戰陣之術,將來靠著曹熾的關係送到軍隊裏麵,搏個將軍出身,為後代子孫謀福利吧!


士人們竭力打擊武將,將武將的地位壓低,維護自己的利益,但是並不是說武將就真的沒有出路,除非大漢天下無敵,否則還是需要武將,走武將的道路,然後再尋求轉型,未嚐不可。


小時頑劣不堪,長大了終究還是會覺醒的,曹操不就是這樣嗎?


現在在頓丘令位置上做的還是不錯的。


郭鵬已然成為了自己人,曹氏自然將希望寄托在了郭鵬身上,對郭鵬的態度本就尊敬,現在則是用對待國寶的方式對待郭鵬。


進門有人迎接,離開有人相送,過來玩就是好吃好喝的招待,臨走了還有東西相送,大車小車跟著走,推都推不掉。


絹布,糧食,肉,油,魚,梨子,葡萄,應有盡有。


不知為何,每次來到曹氏看到那些笑臉相迎的曹家人,郭鵬腦海中就不由自主的浮現出了『舔狗』二字。


他們想要從自己身上追求的東西顯然不少。


但是舔狗舔到最後到底是應有盡有還是一無所有,這個,真的要看運氣。


不過郭鵬已經和他們綁在了一起,自己好,也就是曹家好,曹家好,也就是自己好。


至於曹蘭,訂親之前還經常能看到,出於禮數,訂親之後倒是見不到人了。


郭鵬常常表示自己思念曹蘭,想見她,送些禮物給她,不過曹氏總是一臉笑意的接下禮物,說因為禮數什麽的,訂親之後男女要避嫌不好相見,他們會代為相送,若是思念,可以書信往來。


郭鵬覺得好笑,但是覺得也有道理,而且現在定了親,關係確定,跑不掉,誰想無緣由反悔都要被鄉親們的唾沫星子淹死。


大抵是某位曹氏內房高手領悟了『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這樣的道理,所以想用『距離產生美』的定律增加郭鵬對曹蘭的思念,綁定郭鵬。


他們還怕郭鵬跑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