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73.兩次收件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加上丁氏爺孫,石門寨上下二十口子人對全村進行了搜刮,最後送來一包袱的各式金器。


其中最顯眼的是兩個黃金牌位,丁隱也是狠人,為了討好陳鬆把祖宗牌位都給貢獻出來了。


有村裏人遲疑了:“村長,這可是祖宗牌位呀,就這麽給人家?”


丁隱一甩破爛的大袖子擺出威嚴架勢,道:“仙人喜歡,那就給他。小五子你可得知道,咱們下半輩子能不能吃飽肚子可就看那仙人的了!”


陳六幫腔道:“就是,隻要能吃飽飯活下去,我連祖宗也可以不要,何況隻是兩個牌位?”


“對!仙人來之前咱們挨餓,仙人來之後要是還去挨餓,那不是白白把仙人盼來了?”


意見迅速統一,這些黃金製品全交到了陳鬆手中。


黃金真是好東西。


陳鬆這輩子唯一親手摸過的黃金好像就是金框眼鏡,不用懷疑,以前混的就是這麽慘!


諸多金器用了個布袋子裝著,火光一照,那金彤彤的光澤照的陳鬆心裏跟藏了個黃鱔似的,一個勁亂蹦躂。


他伸手提起來試了試,這布袋子真是沉甸甸,沒有一百斤也得有八十斤,黃金的密度很大,很壓手。


看著陳鬆眉開眼笑的樣子,丁隱恭謹的說道:“仙人,我們村裏金器少,隻有這些,不過小人倒是知道附近有幾個村子應該還有些金器。您給小人們一些時間,過兩日再來,小人差遣村裏人去給您收集金器,您看可成?”


“成成成,這生意可以。”陳鬆樂得合不攏嘴。


九洲的價值出現了。


聽他這麽一說,老村長也笑了,他終於把這仙人綁在了自己村裏。


陳鬆草草算了算,這些金器看起來都很純正,特別是那令牌,絕對是純金所鑄,價值很大,這一袋子金器合起來怕不是得值一兩千萬人民幣。


他找了個房屋把金器給帶回了車庫,然後又去超市買了些食物。


這次的食物就上檔次了,巧克力、奶糖、奶粉、牛奶、羊奶、各種餅幹,全是高熱量、高營養也是高價的食品。


上次買了一堆肉才花了二十萬克朗,這次隻是買了一堆零食就是五十萬克朗。


一天之內甩出去七十萬克朗,陳鬆展現出來的財富水平讓球王收銀員大為情動,這次結賬她又把襯衣扣子解開了。


這次解開了兩個。


陳鬆眼巴巴往襯衣領口裏一看,頓時就冷莖了。


白種人女性的體毛比較旺盛,球王在這方麵更是出眾。


襯衣領口一開陳鬆先看到了一把毛,不用說這是護心毛了,這東西茂盛的就跟使了複合肥似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她裏麵套了個貂。


痛快結賬,他搬上箱子就跑路了。


球王在後麵一臉閨怨,陳鬆有錢又有型,看這力氣就知道能玩的體位有多豐富,而且還有著東方風情,不能勾搭到手讓她失望不已。


帶著這些高能量零食,陳鬆回到石門寨,他打開門後把一個個大箱子搬了出來,說道:“來,鄉親們,小道不白拿你們黃金,看這次給你們帶來了什麽?”


從生產力來說,九洲還處於封建農業王朝時代,距離進入工業化時代遠得很,他們哪見過塑料包裝這些東西?


丁小寶好奇的拿起一個盒子看著上麵濃妝豔抹的lady-gaga大吃一驚,然後問道:“仙人,這裏麵可是封印著一個女羅刹?”


“那這個女羅刹長得真醜真嚇人!”


“看她嘴唇紅的,剛吃完死孩子肉啊!”


陳鬆笑道:“別叫我仙人了,叫我道長好了。這哪是什麽女羅刹,我教你撕開它……”


他要撕開包裝紙,一行村民嚇得大叫:“別放出女羅刹來,道長饒命!”


包裝紙撕開,威化餅幹露了出來,他遞給陳六說道:“六哥你嚐嚐,這裏麵藏的是吃的!”


陳六小心翼翼的拿了一塊餅幹塞進嘴裏咀嚼一番,隨即驚喜的叫道:“這是什麽?啊呀,真好吃,女羅刹也能做美食佳肴?”


眾人各分了一塊威化餅幹,入口即化的高檔餅幹把他們吃的驚歎不已:“以後去抓女羅刹吃。”


“吃之前還能先爽爽,嘿嘿嘿。”


陳鬆拍拍手道:“好了,各位,這些吃的你們先收下,小道今天先走了。”


他背著ak-47連夜趕路,到了雪地後把摩托給開了出來,迅速趕回了陰陽峰。


後麵幾天他就不下山了,老老實實待在山上修道練氣。


有充足的小靈丹支撐,他的修煉之路還是挺順利的,如今氣種走一記小周天隻需用二十個呼吸。


等到他一息能走一記小周天的時候,就算入門了,那時候才可以學道術。


小郎修煉的更快,他的天賦比陳鬆可要強多了,現在靈氣充沛的情況下一天一張聚靈符,偶爾還能加班加點煉一張其他符籙,比如隱身符。


陳鬆喜歡隱身符,這東西放地球上那就是靈異事件之母。


桐巒子煉出來的小靈丹多,一周之後陳鬆就又去了一趟六九城,這次他專門去買了靈米,準備用來給布魯斯夫婦調理身體健康。


回程中他順便去了石門寨一趟,這一趟他收獲了驚喜,丁隱再次交給他一袋金器,分量跟他上一次收到的差不多,也得有百八十斤。


陳鬆照例要給他們一些糧食,但這次不能再在鎮上超市采購了,他在九洲雖然待了七天之久,可地球僅僅是一瞬間。


他先在莊園裏睡了一覺,第二天天亮後,他決定去其他鎮子轉轉。


得知他的想法,哥布爾說道:“流螢鎮就是南部區的大鎮子,其他小鎮子沒什麽意思,如果你要出去玩,那就得去塞爾福斯。”


陳鬆點頭道:“行,去塞爾福斯也好,我上次去來著,感覺還不錯。”


哥布爾說道:“那你等我一下,我去換個衣服。唉,其實塞爾福斯是我的傷心地,每次去了都會看見很多美女,又沒法跟她們爽一把,真是傷心。”


陳鬆說道:“多簡單的事啊,這傷心什麽?”


哥布爾撇嘴道:“哈,夥計,你這處男也好意思在感情的問題上鄙視我?來,你教我怎麽做?”


“那就別去塞爾福斯啊,這樣不就不傷心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