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51.動用隱身符(求推薦票)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能融入一個新環境總是好的,陳鬆出國之前最擔心的就是在冰島遭受孤立。


當時他在網上查詢關於冰島人的性格時,搜到最多的就是冰火兩重天,冰是骨子裏的冷漠,表現出來的是排外;火是爆炸,表現出來的就是彪悍。


比如說對待美軍態度,此前從1941年開始美軍就在冰島駐軍提供國防,這讓冰島人很是不滿,雷克雅未克當地曾爆發大規模騷亂,男女老少趁極夜出擊,將軍事基地的路麵用鐵鍬挖得坑窪不平,並且他們還找了理由:挖猛獁象牙給美軍兄弟做禮物。


另外從美軍入駐一直到2006年離開,冰島人民對待他們的表情很統一:買賣司馬臉,詢問司馬臉,據說美軍士兵在外票娼麵對的都是司馬臉……


還好,陳鬆不必麵對這種困境。


他的運氣很好,碰到了一個好管家,又有九洲作為依靠治好了克雷的頑症,牧師這次party的目的就是想辦法帶他融入小鎮之中,他自己也爭氣,成功完成了勇士驗證。


其中在完成勇士驗證過程中道哥還幫了他忙,羊頭骨最終被道哥給啃掉了。


另外別說,這羊臉肉味道真不錯。


party進行到下午兩點半逐漸散場,一群人醉醺醺的離開,各自上車要走。


見此陳鬆大驚:“警察在這裏,你們要酒駕?監獄大門常打開啊!”


哥布爾回頭道:“警察都酒駕。”


這倒是,古德鬆也沒少喝酒,鑽上他的大眾後一腳油門不見蹤影。


陳鬆是遵紀守法的老實人,布魯斯沒喝酒,他就把方向盤交給了布魯斯。


車子開出去後,布魯斯納悶:“克雷怎麽一直在後麵追?”


陳鬆從車窗探頭一看真是這樣,就揮手道:“不用送了,回頭去我家玩。”


克雷氣喘籲籲的叫道:“不是送你們,是送道哥,你們把道哥落下了!”


道哥邁著小腿一邊狂追一邊狂叫……


狗崽生氣了,上車後縮在後座角落裏拉著狗臉。


皮卡車順暢的穿過小鎮回到莊園小徑,然後一輛金色汽車打橫著停在了路上。


冰島地廣人稀,基礎工程也就那麽回事,流螢鎮很多地方的路麵沒有硬化,這點可比不上國內鄉鎮。


莊園小徑就沒有硬化,它是沙子路,倒是頗有風情,就是有點太窄。


金色轎車打橫著停下,其他車子別想開過去,路麵剩下空隙都沒法容納兩條狗並行。


陳鬆認出這車是斯凱林鬆的雷克薩斯,他慢慢在副駕駛上坐起,問道:“他是故意堵路,是吧?”


一邊說著他一邊推開車門。


布魯斯急忙拉住他,道:“我報警來處理,陳先生,您別……”


“不用不用,不用報警。”陳鬆擺手,“你也別擔心,老布,我就是下去瞧瞧,我不會惹是生非,你把車子停在路口好了,咱們走回去。”


斯凱林鬆幾次三番找他麻煩,他早就忍無可忍了,本來他還不清楚怎麽收拾這貨,結果這貨主動把自己的愛車給貢獻出來了,倒是給了他主意。


陳鬆下車後走到轎車旁轉悠了一圈,斯凱林鬆的身影出現了,他直截了當的說道:“嘿,中國佬,看見那兩個攝像頭了嗎?你這次敢碰我的車,那就等著坐牢吧!”


車子停下的位置在他的莊園門前,門口兩側各伸出一個攝像頭,將周圍空間無死角的監控了起來。


陳鬆瞥了眼攝像頭笑道:“我不碰你的車,我就是來瞧瞧,你的車修的可真快啊。”


提到這點,斯凱林鬆氣的心裏打哆嗦。


當初陳鬆在他車頭砸了四個拳印,他去找保險公司賠付,保險公司考察過後認為對稱的拳印是行為藝術作品,是斯凱林鬆自己故意搞上去的,所以拒絕賠付。


陳鬆沒多說話,隻是朝著雷克薩斯吐了口口水。


見此,道哥翹起後腿撒了泡尿,它本想尿車窗上去,可惜夠不著,隻能尿在輪胎上了。


回到莊園,陳鬆先把隱身符給找了出來。


根據桐巒子所說,這張符籙在九洲威力並不是很大,都是小角色用的,因為高手會各種隱身法術,壓根用不著隱身符。


而不管使用隱身符還是隱身術,在九洲都不能真正的隱匿身形,因為使用符籙會有靈氣波動,修道者們感應一下就能破解這法術。


可是在地球上不能感應靈氣,陳鬆不知道隱身符威力如何,正好這次可以試一下。


他先按照設想準備了一些工具,接著聚氣於指尖將符籙貼在了自己胸口,然後看向鏡子。


隱身符發出一道很溫和的白光,他的身影慢慢的就從鏡子中消失了。


威力強大!


他趕緊拉開門走出臥室,客廳裏道哥正在無聊的舔唧唧,在陳鬆穿過客廳的時候它有所察覺抬起了頭,但看了看也沒看出異常,它便繼續開心的舔了起來。


隱身符逐漸變得單薄起來,陳鬆估摸著時間飛奔到了雷克薩斯旁邊,先拿出從廚房找到的鋼絲球塞進了排氣筒,又拿出強力膠水擠進了雨刮器和玻璃之間。


再接再厲,他用刷子蘸著油漆把背對攝像頭一麵的兩個車門全給刷成了紅色,另外他還想往車子裏加點糞水,但車子密封性很好加不進去,再者符籙快要消失了,這樣他隻能先行離開。


不過離開前,他又在攝像頭探照不到的兩個輪胎下放了聯體鋼釘。


簡簡單單幾個手段,他把這車給安排的明明白白。


接下來就輪到陳鬆看熱鬧了,回去後他就翻箱倒櫃找起了花生瓜子。


斯凱林鬆不知道這些事,他在家裏美滋滋的喝著啤酒琢磨著下一個惡心鄰居的手段,然後警察上門了。


“斯凱林鬆先生,你的車子怎麽回事?”吉爾維德接到報警電話後到了莊園小徑一看,立馬就火了。


本來周末值班就是讓人惱火的事,更惱火的是這個周末亞力克斯鬆還搞了個party,這樣他因為值班就沒法去參加了。


結果斯凱林鬆還沒事找事,本來他都要準備下班了,現在又得出警來執行公務。


警察上門是預料之中的,斯凱林鬆懶洋洋的說道:“我的車子沒事啊,怎麽了夥計?”


吉爾維德的眼神讓他很不舒服,他便接著說道:“好了好了,別這麽看我,我把車子借給我表弟了,他用我的車幹什麽壞事了嗎?”


這是他早就想好的理由,警察上門問他為什麽亂停車,他就把責任推到親戚身上,到時候警察頂多罵他兩句,不至於真的向他罰款。


聽了他的話,吉爾維德說道:“那你最好跟你表弟聯係一下,他把你的車給糟蹋的不輕,我想你會心疼的。”


“糟蹋?什麽糟蹋?”


“你自己出來看。”


斯凱林鬆將信將疑的出大門繞車子一看,然後就爆炸了:“法克油!wtf!wtf!這踏馬是什麽鬼玩意兒?這些該死的油漆哪裏來的?!”


“問你表弟吧。”吉爾維德說道。


斯凱林鬆氣急敗壞的叫道:“我問他個屁,絕對不是他幹的!我知道、我知道,這是那中國佬搞得鬼,一定是他搞得鬼!”


“嘿,你是說你的鄰居……”


“就是這狗娘養的!”


吉爾維德皺眉:“你最好管管你的臭嘴,算你命好,這裏隻有我們兩個人,否則你要是被人以種族歧視起訴,那我還得去做證人,你得知道我沒那麽多空閑時間。”


斯凱林鬆怒吼道:“他毀了我的車,你瞧這狗娘養的幹了什麽好事,他毀了我這輛車!結果你竟然說要幫他對我進行種族歧視?!”


“證據呢?”


“證據,我肯定有證據,我這裏有攝像頭,攝像頭一直在工作!”


斯凱林鬆咬牙切齒的回放了電腦裏的監控錄像,錄像顯示,從他讓表弟在外麵停下車一直到現在,隻有陳鬆之前繞著車子轉了一圈,再沒有其他人靠近過車子。


但陳鬆是空著手的,而且他繞車轉圈的速度很快,沒有往車門塗抹油漆的空間和時間。


斯凱林鬆傻了。


吉爾維德皺眉說道:“就是你表弟幹的,你去找他吧。”


斯凱林鬆吼道:“不可能,不是他幹的!你看錄像呀,車子開過來的時候還是完好無損的,它是完好無損的!”


冰島警察從來不是什麽負責任的人,吉爾維德懶得去看,他聳聳肩道:“那可能是鬼幹的,總之你先把車子給我開走,別擋著路。”


“我的車子怎麽辦?是那個中國人,是那個中國人幹的,ok?是他搞得鬼,一定是他搞得鬼!”斯凱林鬆聲嘶力竭的叫道。


吉爾維德再度拋出了他之前的問題:“證據呢?”


斯凱林鬆呆住了。


吉爾維德又說道:“誰抹的油漆我不管,你先把車給我開回來,現在是違法停車,別逼我給你貼罰單。”


斯凱林鬆怒道:“上帝!到這時候了你跟我說罰單的事?我要報警,我要報警,就是那中國人把我車子給抹了油漆!”


吉爾維德舉起手道:“好好好,我們立案了,然後,你把車給我開走,我好開車去二號莊園調查這事。”


這話打動了斯凱林鬆,他拉開車門開動車子,招呼吉爾維德上他的車:“我開車帶你過去查案,我要跟他對質!”


車子微微顫動了兩下,車外頓時響起了嗤嗤的撒氣聲。


斯凱林鬆呆若木雞:“怎麽回事?”


副駕駛上的吉爾維德臉色大變:“你車是燒油還是燒氣的?”


“燒油的。”


吉爾維德鬆了口氣:“那沒事,不是儲氣箱漏氣,應該是你輪胎漏氣了。”


“wtf?!”


ps:沒別的意思,寶貝們,我又來求推薦票了,麽麽噠,說來心酸,好想衝進前七十。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