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462.開始洗黃金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陳鬆想找東西踩著來敲敲屋頂,結果裏麵的木床木椅子都沒了,整個房間裏麵東西是多,可全是亂七八糟的生活垃圾,有用的物品已經被帶走了。


這樣他就把白哥叫了進來,然後踩著白哥肩膀架起了熊梯。


白哥挺不樂意的,可是它能怎麽辦?人家隻是一隻小熊熊呀。


等它站起來,陳鬆就夠到屋頂了,他用隨身攜帶的軍刀刀柄敲了敲屋頂,果然,就在韞櫝蛛消失的地方有空洞的聲音響起。


他聽出這屋頂是木頭的聲音,於是便用軍刀捅了起來。


毫無疑問軍刀幹這活不拿手,他索性回去找了鐵鎬,一鎬上去就是個洞。


嘩啦嘩啦、叮叮當當。


一些碎木混合著些碎布片一起掉落下來,一同掉下來的還有大大小小的鋼鏰,陳鬆定睛看去,這些鋼鏰有的是暗金色有的是淡金色還有的是白色,赫然是一些金幣銀幣之類。


這讓他精神一振,韞櫝蛛果然好東西,竟然還真在這村裏給他找到了寶貝。


能被主人特意在屋頂鑿開空洞藏的東西肯定不會差,地上這些金幣銀幣肯定是有些年頭了,隻是不知道它們屬於歐洲哪個王國。


聽到屋子裏的響聲,外麵有人問道:“嗨,文斯,你在裏麵?怎麽回事?”


陳鬆本想應聲,但他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就先打開光門進入了陰陽峰。


坐在房間裏他開始思考,既然這屋頂裏藏了金幣銀幣,那他要不要把擁有的黃金製品一起給帶過去,用這荒村來洗白這些黃金。


之前他已經把黃金給熔煉了,所以現在隻需要一個洗白的理由就行。


格陵蘭島這季節不適合冒險,白晝時間短,氣候環境差,陳鬆又是個宅男,對他來說這時候還是待在莊園裏燒烤喝酒比較爽。


但他考慮一番覺得這樣也不行,小村終究不是海盜聚居區,他手裏黃金太多了,前前後後積攢的足足有一噸多!


在格陵蘭島一座廢棄民居的屋頂隔層發現了一噸黃金?這種事怎麽那麽不可信?


還有麻煩之處在於這小村具體情況他不了解,他不知道村裏人是不是還活著,特別是發現黃金的屋子的主人是什麽情況最重要。


上噸黃金的發現絕對是大新聞,肯定要見諸媒體的,到時候萬一這房子還有主人或者主人的後代還在,然後跑來找他要黃金怎麽辦?


分析過後他決定先來個拋磚引玉,隻帶上一部分黃金出去,後麵的冒險還是得繼續。


下定主意,陳鬆把存放在屋子裏的黃金給拿出一些,穿過光門後他將幾塊放進扔在了地上,又把幾塊黃金塞進了屋頂隔層中。


在塞進黃金的時候他忍不住慶幸自己沒有圖省事裝作在這屋子裏發現了所有黃金,因為壓根不可能。


這屋頂沒有全部做成隔層空間,實際上空間隻有一個平方米多一些的麵積,高度更小,隻有十幾公分。


一邊快速存放黃金,陳鬆一邊應聲道:“別進來,我在這裏有一些發現,法克,我就知道我的眼光非常專業!”


他不說也就罷了,他這麽一說外麵的人怎麽能忍得住?頓時跟著從破開的房門竄了進來。


手電燈光照向地上,熔煉後的黃金褶褶生輝。


進屋的人是冒險隊中的中學曆史教師波弗特,他透過飄蕩在空氣中的灰塵看到了地上的黃金和金幣銀幣,然後就驚呆了。


足足愣了十多秒鍾後波弗特才反應過來,隨後他驚呼道:“上帝!上帝!上帝!你發現了什麽?”


陳鬆聳聳肩道:“一點小東西。”


說著他麻利的收拾起來,將金塊、金幣和銀幣全給撿到了隨身攜帶的背包裏,一塊不剩。


波弗特想湊上去,不知道是想爭搶還是幫忙撿拾,但旁邊的白哥讓他冷靜下來,大白熊吊著眼睛在斜睨他,看起來攻擊性很強。


冷靜之後他急匆匆的跑了出去,之後當陳鬆收拾妥當後,一陣急促慌亂的腳步聲響了起來,埃裏克等人堵在門口嚷嚷:


“文斯你在屋子裏有發現?”


“是黃金、是黃金?我不相信,這破地方怎麽可能會有黃金?”


“我發誓就是黃金,還有金幣,我沒有看錯那一定是挪威的哈康七世權杖金幣!你們相信我,我是曆史老師,我一直在研究各國曆史!”


安吉麗娜也跟在後麵,不過門口被堵住了,她隻能露出半張臉來。


還有之前沒有跟他進屋的道哥們,這些狗子好奇心更重,一個個探頭探腦想往屋子裏鑽,可惜鑽不進來。


陳鬆對安吉麗娜擠擠眼,然後一臉的諱莫如深:“一切隻能說是上帝的旨意,我發現了一點東西。”


蘇裏南聽了這話後特別沮喪,他說道:“誰是最努力的尋寶人?是埃裏克。誰是侍奉上帝最虔誠的人?是我!誰是最受上帝偏愛的人?結果是你!哦,該死,不應該這樣的!”


埃裏克火熱的問道:“你發現了什麽?”


陳鬆拍拍背包說道:“你是資深尋寶人,應該知道圈裏的規矩是吧?有些事情不要問。”


埃裏克沮喪的歎了口氣,後麵有人說道:“我們找寶藏找了好幾年了,埃裏克更是找了二十多年,可是我們發現了什麽?屁都沒有。所以夥計,不,大佬,大佬你讓我們開開眼界吧。”


陳鬆說道:“這裏不是說話的地方,先回營地再說。”


大家夥簇擁在他身邊往營地走去,波弗特心眼多,他留在屋裏抬頭看了看頂棚破洞,隨即快步走向旁邊屋子,手裏拎著鐵鎬。


見此其他人反應過來,他們先不忙著去看陳鬆的收獲,也拎著工具開始破屋而入。


陳鬆覺得其他屋子裏應該沒什麽好東西了,他想再喚醒一隻韞櫝蛛試試,但考慮到先前的韞櫝蛛所找到的所謂最有價值的東西不過是幾枚金幣銀幣,那再浪費一隻韞櫝蛛就有點不合算了。


此後黑漆漆的夜裏,荒村裏響起劈裏啪啦的聲音,不光屋頂還有牆壁都被冒險隊的成員敲了一遍,隻要聽到有空洞聲就會鑿開。


這樣他們還真有些收獲,蘇裏南找到了一處小地窖,從裏麵發現了兩枚粗大彎曲的象牙。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