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425.見麵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當天晚上一行人吃肉吃到嘴角流油,大金毛跟著啃骨頭,然後啃到第二天便秘。


本來大金毛有著良好的作息規律和排便規律,每天早晚羅秋蓮會出去遛它,然後它就解決生理問題,從不在家裏亂拉亂尿,非常懂事。


但今天它是整不出來了,蹲在地上屁股貼著地麵動彈不得,最後仰天長嘯:“嗷嗷嗷嗷!”


羅秋蓮整不了,把陳鬆叫了過去,心急如焚。


陳鬆無奈說道:“骨頭難以消化,在腸道裏結成塊後單靠腸蠕動無法排出,不過你別擔心,狗的恢複力和身體耐受力都很強,待會它會拉出來的。”


羅秋蓮說道:“我知道待會它能拉出來,還沒聽過被屎憋死的狗呢。可是它不是遭罪嗎?你趕緊想想辦法別讓它遭罪了!”


陳鬆能有什麽辦法?家裏又沒有合適的獸藥,他采取了老辦法,拿了一瓶子香油給大金毛灌了下去。


見此羅秋蓮頗有些鄙視:“你說你上了四年大學,又當了獸醫,然後碰上問題你就搞這個?”


陳鬆不服氣的說道:“我倒是想弄的專業點,用個乳果糖、聚乙二醇之類的藥物,可你讓我去哪裏買?”


暫時性便秘喝香油是個解決問題的好法子,之所以很少給人用是因為大口喝香油太遭罪,喝下去後倒是能解決便秘問題,可容易又引發惡心嘔吐這種問題。


狗子抗造,而且能忍受香油濃烈的味道,所以這就是個上好選擇了。


過了一會,香油作用到位,大金毛舒服了。


不過它喝的香油有點多,然後舒服的過頭了,後麵它回到家裏後放了個屁……


陳鬆這次回家除了過節,主要就是給陰陽峰補充物資。


僅僅是給手下六百個人補充生活用品,他就忙了個焦頭爛額,經此一事他開始明白,做一個領導真不容易,他不是個將才,選擇做一條鹹魚才是正確的人生方向。


中秋節後距離國慶節便沒幾天了,薑濤請了個假,然後跟張之鐸、陸大鵬兩個人一起跟隨陳鬆去冰島。


其實陳鬆最想帶父母過去看看,但老兩口死活不去。


陳大仁暈車暈船,他估計自己還會暈機,中國跟冰島相距太遠,他不想去遭罪。


羅秋蓮是被大金毛給纏住了,得有人喂狗遛狗。


陳鬆想把狗送去親戚家裏暫養,可羅秋蓮不願意,她說道:“狗不懂事,你把它送走它就以為你不要它了,得多害怕多難受?咱不能這麽弄。”


她這點說的很對,大金毛被人拋棄過,非常敏感。


就這樣四個人去了魔都機場,羅冰心已經等在那裏了。


有了負子魔蟾靈珠的神奇妙用,羅冰心比以前瘦了許多,腰上的遊泳圈沒了,安踏運動服下開始有了纖纖柳腰的味道。


她本身底子不錯,五官端正秀氣,這樣減肥後就跟她當初拍的照片差距不大了,輕妝點綴下有點女神風采。


看到她後薑濤臉色頓時漲紅了,他緊張的拉了陳鬆一把道:“這個小姐什麽價?不是,我是說這個小姐姐什麽來路?你怎麽不早點跟我說有仙女小姐姐跟我們同行啊?早知道我做個頭發!”


陳鬆說道:“你這個發型挺好的呀,中分挺適合你的。”


“這叫坤坤分,守護我們最好的坤坤。”薑濤特意解釋說。


陳鬆一頭霧水:“坤坤是誰?”


薑濤擺手道:“他是誰不重要,就是個偶像,據說他女粉絲特別多,而且都比較傻,所以我前段時間就特意粉他想找機會加入他的粉絲群裏勾搭個啊呸,是認識個合適的姑娘。”


陳鬆憐憫的看著他道:“你至於那麽饑渴嗎?你看你學曆高個頭高血壓高,三高青年啊,還愁找不到媳婦?”


薑濤急忙道:“別說了,仙女小姐姐過來了,待會給我美言兩句啊,記住目的,一切為了愛情!”


羅冰心拖著行李箱走過來露出一個陽光燦爛的笑容:“陳哥好幾天不見,你看起來黑了許多。”


陳鬆說道:“沒辦法,在家裏幹農活來著,現在這光照太厲害了……”


薑濤輕輕咳嗽了兩聲,意思是你快別瞎雞兒咧咧了,兄弟這邊急著出場呢。


陳鬆順勢給雙方做了個介紹,然後薑濤跟羅冰心握了握手,鬆手的時候他很殷勤的說道:“羅小姐我幫你來拖箱子吧。”


羅冰心不是個矯情姑娘,她笑道:“不用啦,箱子有點沉,我來推著就好。”


聽了這話薑濤微笑道:“好的,如果有需要,我隨時可以幫忙。”


看他輕易罷手,陳鬆找了個機會說道:“難怪你單身狗,人家拒絕了一遍你就放棄了?”


薑濤搖搖手指說道:“你這就不懂了,感情的建立在於水到渠成,我們現在剛認識,我要是強行堅持態度會起反作用。待會吧,待會進去要上樓梯,我到時候會有表現機會的。”


他說的有道理,陳鬆聽完後有點納悶:“你小子在談對象上懂的不少啊,聽聽你說的,老母豬戴胸罩,一套又一套啊,怎麽會一直單身?”


“可能他是個嘴炮王者?”陸大鵬問道。


薑濤笑了:“不,我是一直沒有等到上帝給我安排的姻緣,如今,姻緣線出現了。”


如他所說,一行人進機場的時候有台階,薑濤很紳士的握住了皮箱把手說道:“小冰你讓我來吧,千萬別再拒絕了,我們男同胞總得需要個展示自我的機會。”


羅冰心知道自己三番兩次的拒絕不好,於是她放開手說道:“那麻煩你了,你注意點,這個箱子有點沉。”


薑濤臉上掛著成功人士標配的自信,他說道:“能理解,裏麵一定存放了你父母對你的愛,這種愛很沉重。”


旁邊的陸大鵬驚呆了:“嗎冽,研究生就是不一樣。”


陳鬆道:“我怎麽感覺有點尬呢?”


握著皮箱把手,薑濤瀟灑的一甩頭發想挺起腰來。


但他失敗了,皮箱隻是晃了晃,並沒有離開地麵。


薑濤臉色慘白、眼神發直:“我滴媽,老陳快來救駕,我腰擰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