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396.半夜遭遇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築盤尊者說的,陳鬆都明白,恐怕長駒他們也明白。


不能小看別人的智商,在不使用妖言索的情況下陳鬆把這話牢記於心。


百家洲被荒人屠殺,這事不可能無緣無故發生。想到長駒他們曾經被荒人追趕,而他們又在百家洲接受過協助,那百家洲的遭遇很可能跟他們有關。


這事具體不能深究,否則長駒這六個人以後還怎麽活?


人情債啊,這可是涉及到一個村子的債,誰能扛得起?


火焰熊熊燃燒,正好夜幕降臨,陳鬆他們劃著船渡河,然後就看到了如同巨型火炬般衝霄而起的大火。


百家洲上的巨樹幹枯多年,成了很好的燃料,隱約間半邊江水都被火光給映紅了,這場火怕是把百家洲從天衝神州的地圖上給抹掉了。


長駒眼睛比火焰更紅,他喃喃道:“我一定會給村子報仇,我一定會給我宋大爺報仇!一定報仇!”


陳鬆道:“荒人作惡多端,正所謂多行不義必自斃,他們一定沒有好下場,你要做的就是比他們活的更長久,看著他們覆滅!”


長駒明白他的意思,說道:“仙長,我知道咱們此行目的,輕重緩急我能分得清,請您放心。”


他們還沒有吃晚飯,經過百家洲這檔子事,大家夥也就沒了胃口。


但人是鐵飯是鋼,他們必須得補充能量,明天或許就要跟荒人接洽了,一行人得保持好精力才行。


看看攜帶的幹糧,有人歎道:“心裏難受,吃不下去啊。”


“何止沒有心情,也沒有胃口啊,村裏太慘了!”


“他馬德荒人,老子跟他們勢不兩立!”


陳鬆說道:“先找地方紮營,然後再解決吃飯的問題。”


百家洲已經不能去了,他們隻好找了一處能擋風的山坡來棲身。


陳鬆找機會打開光門回了莊園,朱凱波前些天來進貨的時候給他捎來許多方便麵。


這些泡麵全是康師傅,他這人實在,以為陳鬆愛吃就給捎來了好幾大箱子,讓他想家的時候就煮一包。


實際上陳鬆對這東西是望而生畏,大學畢業後他混的不好,好長一段日子就靠方便麵來充饑,一包泡麵一個雞蛋一個幹巴巴的燒餅,他吃了得接近一年。


所以,泡麵被他放進倉庫裏存了起來,這次他就是來搗鼓泡麵的,準備帶過去給一行人做行軍幹糧。


泡麵這東西乍吃絕對是美食,而且它味道特別香,聞起來要比吃起來香多了,特別能開胃。


武大背著一個鐵鍋,這會他架起鍋來燒開了一鍋水,陳鬆一看正好,就扔下一箱子泡麵說道:“來,看我給你們做一鍋美食吃。”


一箱子泡麵是二十四包,他們這裏是二十三個人,他不吃,這樣一個人能分到一包多,加上幹餅正好能吃一頓。


如他所料,老壇酸菜的味道太酸爽了,料包下鍋之後一群人都在忍不住的吞口水。


即使見多識廣如築盤尊者也被搞饞了,他撫著胡須問道:“無量道尊,這是什麽菜呀,怎麽味道、味道,味道這麽勾人?”


他本想說香,但老壇酸菜並不算很香,最後他才想到怎麽形容,那就是勾人。


九洲跟古代中國類似,食材種類匱乏,香料這等調味品更少,修仙大能們吃過的山珍海味多了,可絕對沒吃過味精、蠔油這等東西。


築盤尊者都是這樣,其他人更別說了。


酸菜太開胃,剛才說著沒胃口的幾個人這會哈喇子流的格外多。


陳鬆卻是屏息靜氣,他以前吃傷了,對老壇酸菜的味道充滿恐懼。


麵煮的差不多了,他示意武大去給大家分麵吃:“一人一碗,用麵湯泡餅,好好吃好好睡。”


唏哩呼嚕的聲音伴隨著‘哈、哈、哈’的哈氣散熱聲響了起來,這頓飯吃的可是過癮,一群人紛紛感慨:“吃過這樣一頓好飯,死都值當了!”


陳鬆說道:“弟兄們給我好好幹,以後吃個飯小意思,現在咱們先睡覺,明天早上我還給你們下麵吃。”


“那真是太好了。”一行人眉開眼笑。


盡管夜風有點冷,但肚子吃麵吃的暖洋洋的,所以眾人很是滿足,躺下後很快呼嚕聲四起。


保險起見,陳鬆不在九洲睡覺,他親自來守夜。


這就是光門兩端時間獨立的好處,互不幹擾,他可以在莊園睡覺以補充精力。


為了更好的守夜,他這次把白哥帶了過來。


白哥鼻子、耳朵和眼睛在夜裏作用巨大,比狗還好使。


他的謹慎讓他有了收獲,就在大家夥躺下差不多一小時的時候白哥卻爬了起來,它抖了抖圓滾滾的小耳朵後出神的看向山丘側麵,幾秒種後它又回頭看陳鬆,含義不言而喻。


陳鬆立馬抓起槍厲聲道:“有意外,快起來!”


睡得淺的幾個人最先反應過來,他們都在枕戈待旦,聽到陳鬆的聲音後立馬便翻滾起身。


陳鬆用餘光瞄了一下,先起身的是羅長庚、長駒那六個人,顯然前些日子他們在野外求生的經曆不是白給的。


夜晚很安靜,他的聲音顯得很突兀,白哥發現的那些人顯然聽到了他的聲音,也意識到自己被發現了,便索性光明正大的走了出來。


走出來的人很多,至少一兩百人,他們呈現半圓弧形的包圍圈,如果不是白哥提早發現他們,那麽他們就要把陳鬆一夥給包圓了。


陳鬆把狼牙手電掃過去,看到這些人手中有刀槍劍戟,頭上包著頭巾、臉上蒙著麵。


這正是荒人兵士的打扮,當初他在六九城看到的荒人先鋒軍也是這幅樣子。


半夜碰到荒人隊伍,陳鬆心提了起來,不過他壓力不大,一兩百人而已,他們又占據著製高點,m60收拾這些人很妥當。


意識到荒人們出現,一行人立馬按照之前計劃的那樣也紮起了頭巾並把臉給包了起來。


隨後羅長庚舉著一根火把走出來喊道:“來人止步,爾等是哪個頭領的隊伍?我等是金角大王的手下,爾等這時候來我營地是所為何事?”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