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386.測試一下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事情說來狗血,男子是宋飛泉的爹,親爹。


跟宋飛泉打的火熱的姑娘是她的閨蜜,曾經的親閨蜜,可以分享姨媽墊的那種。


後來她爹和她閨蜜想跟她來個親上加親,竟然背著她勾搭上了!


可憐宋飛泉知道的時候已經晚了,她母親因此而跟她父親離婚,宋飛泉辭職來北歐就是受了這個刺激。


這件事裏最受傷害的就是宋飛泉了,她把閨蜜當寶寶結果閨蜜想當她媽,她曾經是她媽的寶寶結果她媽恨屋及烏遷怒於她兩人連閨蜜也做不成。


她爸倒是想跟她維持好關係,可她怎麽可能還維持得住父女感情?


林龍傑跟宋恩鵬曾經是舊交,雖然交情泛泛,但通過宋飛泉他又跟老宋先生給聯係上了。


老宋先生想跟小宋閨蜜喜結連理,又通過林龍傑來到冰島找到宋飛泉想讓她回去參加婚禮。


得知這消息宋飛泉是真崩潰了,甩手就給了老宋一杯咖啡。


她的閨蜜倒是有眼力勁,已經把自己跟老宋當成一家人了,看到宋飛泉潑自家男人她就義正言辭的上去指責。


宋飛泉正崩潰中呢,她選擇了用最真實的想法來應對這事,揮拳跟閨蜜幹了起來!


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吉爾維德愁苦的摁了摁太陽穴,他對安吉麗娜說道:“這件事有點複雜啊。”


宋飛泉慘笑道:“有什麽複雜的?一個騷狐狸假裝跟一個姑娘做朋友然後勾引姑娘她爹的事,多簡單?”


宋恩鵬含怒道:“泉兒,你怎麽說話呢?”


宋飛泉鄙夷的說道:“你想讓我怎麽說話?讓我跪下喊她一聲媽然後給你們奉上一杯養生茶?做夢吧!”


姑娘叫道:“我也說過,咱們可以各論各的,明麵上是母女私底下還是好姐妹呀……”


“你閉嘴!”宋飛泉厲聲道,“陳阿娜,我真是瞎了眼跟你做姐妹!”


羅冰心鄙視的看向陳鬆:“跟你一個姓。”


陳鬆給她白眼,這傻老娘們。


姑娘很要強的梗起脖子說道:“你願意這麽想那就這麽想吧,是我陳阿娜瞎了眼把你當姐妹!你看我跟鵬哥在一起就認為我們是亂搞關係亂勾搭對嗎?你以為我是為了錢跟鵬哥在一起的對嗎?你以為你是個好女兒好閨蜜?狗屁,你就是個精致的利己主義者!”


羅冰心目瞪口呆的看著陳阿娜說道:“這姑娘,好不要臉,被告變原告啊。如果我有你這麽不要臉,我都能勾搭上首富了吧?”


陳鬆仔細看了看她的臉後搖頭:“我覺得這不可能,不過我有牛風的聯係方式,你要不要試試?”


羅冰心惱了,道:“什麽時候了還開玩笑呢?”


陳鬆暗想我其實沒開玩笑。


宋恩鵬拉住陳阿娜的手認真看著女兒,說道:“我跟娜娜是真心相愛,所以我才希望你能參加我們的婚禮來祝福我們……”


“祝福你們死在新婚之夜麽?”宋飛泉冷酷的說道,“到時候我該說什麽祝福詞?婊子配狗,天長地久?”


林龍傑唉聲歎氣的說道:“宋小姐,你這話有點過分了哎。”


宋飛泉怒道:“過分?誰過分?我媽媽過去一年幾乎崩潰!她請了律師跟我這個女兒斷絕關係啊!我突然沒有了媽媽,誰過分?”


羅冰心堅定的站在她身邊說道:“小飛姐,他們太過分了。”


咖啡館有人小心的走了過來,他對陳鬆說道:“文斯,這都是你的同胞是吧?”


陳鬆尷尬的說道:“抱歉,杜勒斯,我們吵到你們了,這就去找個包間或者去警察局解決這件事,請你們原諒我們。”


杜勒斯急忙擺手道:“哦不不不,沒事,你們在這裏吵架就行,不過能不能用英語?你們這樣說話我們聽不懂哎。”


周圍幾個喝咖啡的人紛紛點頭,一臉熱切。


小鎮日子實在太平淡了,碰到這種鬧劇他們恨不得帶上全家一起來看,這可比話劇精彩多了,而小鎮連個話劇都看不了。


陳鬆:(個_個)


如果不是他跟宋飛泉私交甚好,那麽其實他也挺想當個吃瓜群眾的,莊園裏瓜子可是夠多,夠他嗑好幾年。


吉爾維德借口說道:“文斯,告訴你的同胞用英語來交流吧,我知道他們英語水平都很好,作為警察,我有知悉事情真相的權力。”


陳鬆:你他麽就是想看熱鬧吧?


不過吉爾維德確實是警察,他起碼得把警察的意思傳達到。


聽了這話後宋飛泉嘴角一挑俏臉上露出一抹諷刺的笑容:“好啊,用英語來說,讓冰島人民看看渣男和渣女的真麵目。”


宋恩鵬忍著怒說道:“我畢竟是你父親,你就這麽說你父親?”


宋飛泉針鋒相對:“那你就這麽對你女兒?出軌你女兒的閨蜜?”


宋恩鵬的臉上露出黯然的神色,他說道:“我跟你母親的婚姻,早就名存實亡了,隻是因為你我一直在忍受著,也曾經想過忍一輩子。後來娜娜出現,事情就不一樣了,我也想過幾天男人的日子!”


宋飛泉冷笑道:“喲,你們還是真愛呀?”


陳阿娜反握住宋恩鵬的手說道:“對,我們就是真愛。”


聽到這裏,陳鬆知道事情怎麽辦了。


他問宋恩鵬道:“你自己多大年紀你清楚,你覺得這女人跟你在一起是因為愛你?”


宋恩鵬客氣的對他點了點頭說道:“你說的沒錯。”


陳鬆笑了,說道:“據我所知您是一家公司的老總吧?那你怎麽還這麽天真?去相信一個妙齡姑娘的所謂愛情?”


宋恩鵬淡淡地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年輕人,但正因為我混跡商場多年,自信這雙眼睛還算靠譜,所以才相信娜娜的話。”


“你不要以世俗人的眼光來看我們,你對我們毫不了解,隻是因為我們跨越年齡差決定在一起,然後就做出我們並不相愛的定論,不覺得這樣太武斷嗎?”


陳鬆打了個響指道:“很好,我欣賞你的自信,既然這樣那讓我來測定一下你這位真心相愛的小妻子,行嗎?”


宋恩鵬看向陳阿娜,陳阿娜高傲的昂起頭說道:“你怎麽測定?隨便問,我跟你說真話。”


陳鬆笑了笑道:“你想說假話也說不了!”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