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380.守護倉庫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種植金雀花的過程中確實得注意去心,這樣不僅能使葉片細小,而且還能多孕蕾、多開花。


另外如果要想花開的漂亮,那隨時還得剪除過長、過亂的枝條,防止它們影響花朵的美觀。


陳鬆說他種植金雀花是為了固氮,才不管它們開花成什麽樣,所以他不管這些,這樣工作壓力就小了。


即使人多,可地域麵積廣闊,等他們種植完金雀花就是八月下旬了,時間流逝的飛快。


荊偉中途走了,他還得工作呢,陳鬆把之前曬好的瓜子都給他帶上了,足足帶了半袋子回去。


這樣莊園裏的熟瓜子可就沒了,正好種完了金雀花有空閑,陳鬆就去倉庫拿瓜子盤篩瓜子煮著吃。


倉庫門一打開,兔子老鼠往外跑,那場景相當壯觀,跟在他身後的道哥和板凳狗們迅速出擊,各自給叼上了一隻兔子。


看著底層被啃的七零八碎的向日葵花盤,陳鬆鬱悶壞了,好長一段時間莊園裏沒見著兔子和老鼠,他以為都給板凳狗們給清理幹淨了,沒想到還留有不少。


拿出來一些花盤後,陳鬆喊上盧克來找老鼠洞:“倉庫裏鑽進好些老鼠和兔子,它們從哪裏鑽進去的?”


盧克圍繞著倉庫轉了一圈後毫無所得,聳聳肩說道:“我沒看見老鼠洞或者兔子洞,所以我不知道它們怎麽鑽進去的。”


陳鬆說道:“你可警察,動用你的專業知識來判斷一下,怎麽回事?”


盧克說道:“不如我們安裝上監控,看看真相如何?”


陳鬆甩手道:“你快拉倒吧,給我把門縫堵起來,這兩天我得好好對付一下這些囂張的兔子和老鼠。”


為了保護向日葵花盤,他把狗子們全給派遣過來,另外波哥也待在這邊,矛隼抓老鼠和兔子可是一把好手,隻要被它盯上了那一抓一個準。


當天晚上他們吃上了香噴噴的兔肉飯,吃的開心了哥布爾笑嗬嗬的說道:“還別說,是不是因為這些兔子吃了瓜子的原因?怎麽這麽香呢?要不然讓它們吃去吧,它們吃瓜子,咱們吃兔子。”


布魯斯計劃著把今年攢下來的兔皮給硝製一下,這樣到了冬天能給陳鬆做個兔皮大氅或者兔皮褥子。


狗子們盡職盡責,第二天早上陳鬆去倉庫門口一看,地上排放著十多隻兔子和三四十隻老鼠。


跟來的萊茵的很愉快:“晚上又有兔肉飯吃了。”


“說不準今天咱們還能做個香辣兔頭呢。”盧克更愉快,“艾麗斯的手藝真棒,她做的兔頭味道可真好。”


“基督徒不吃動物內髒。”陳鬆裝作好心的樣子提醒他。


盧克搖頭說道:“第一,兔頭不是內髒;第二,聖經隻規定禁戒吃勒死的牲畜和血,除此以外其他的都可以吃。”


陳鬆不愉快的說道:“能不能別整天的考慮吃?那你們吃老鼠嗎?”


“這個就不吃了吧。”兩人幹笑。


陳鬆把倉庫打開,這次就沒有老鼠和兔子往外跑了,顯然板凳狗們和波哥守住了倉庫的防線。


老鼠和兔子們並沒有消失,它們從八月份下旬開始空前活躍,啃牧草、偷蔬菜,總之找到什麽就會咬什麽。


陳鬆理解它們,冰島冬天來的早,進入九月白天時間就會短起來,天氣也會冷下來,它們這是在給冬天儲備食物呢。


可是,這不妨礙他樹立把這些小東西給整死的決心。


狗子們不可能一直守衛著倉庫,於是陳鬆就把當初剛買下三號莊園時候準備的獸夾又給擺出來了,圍繞倉庫擺了一圈,錯落有致、參差不齊,任它狡兔三窟也得落進陷阱裏。


結果當天兔子和老鼠還沒有被安排上,一頭小豬崽被安排上了。


莊園麵積還是很大的,一般來說豬的活動範圍是樹林區域,它們不會來倉庫這邊,估計這豬崽是嘴饞來牧場啃牧草,啃著啃著不知道怎麽啃到倉庫,然後被夾了。


這鐵夾子很瓷實,豬崽子被夾了個痛快,陳鬆把它解救出來後倆後腿都歪了。


萊茵蹲下研究了一陣後砸著嘴說道:“骨頭恐怕都斷了,要給它做手術呀。”


陳鬆又研究了一陣,然後說道:“你看這頭豬它已經殘廢了,不如我們把它吃掉吧?”


於是午餐就多了一道烤乳豬,這玩意兒是用烤箱烤的,外皮酥脆、裏肉柔嫩,一群人刀叉齊上,陳鬆眼疾手快搶了一條後腿,然後就沒了……


烤乳豬很好吃,這是一頭小八眉豬,要不是它瘸了陳鬆還舍不得吃了它呢。


吃過之後大家心思就野了,萊茵問道:“咱們能不能再宰一頭吃?這次宰個大點的,沒吃夠。”


陳鬆心疼:“不行絕對不行,這些豬我還留著它們要做火腿呢。”


豬群生活在橡樹林裏,這季節已經開始落橡子了,所以他的豬跟伊比利亞黑豬一樣都是吃橡子長大的,這樣的豬特別適合做火腿。


哥布爾給萊茵使了個眼色:“如果這豬瘸了,那就可以吃了,你懂我的意思吧?”


一群人嘿嘿奸笑起來。


陳鬆把手中叉子‘哢嚓’一聲給紮進了桌麵上,他從牙縫裏崩出來幾個字:“誰敢碰我的豬!管殺不管埋!”


八月下旬莊園裏發生了一件傷感的事,那就是沙丘鶴們離開了。


雖然天氣還沒有轉冷,可是候鳥們開始要南飛去尋找避寒地了,這是它們天性決定的,盡管陳鬆可以放開個倉庫給沙丘鶴們來做冬天的巢穴,但它們終究要遵循本性,不可能一直留在莊園裏。


在莊園裏生活了半年,這些沙丘鶴們很通人性,一直在莊園上空盤旋了個半個多小時,然後才依依不舍的離開。


陳鬆有些惆悵,他問身邊的安吉麗娜道:“鶴鳥們明年還會回來嗎?”


安吉麗娜握住他的手安慰道:“沒關係,陪伴在你身邊的人有許多,陪伴在你身邊的小家夥也有許多。”


陳鬆歎著氣道:“你的意思就是不看好它們會回來了?”


安吉麗娜在心裏說我的意思是不看好它們能安然無恙的活過這個冬天,但我能跟你說嗎?我怕你哭出聲來。


她想了想後又說道:“如果你對鳥兒有感情,那我可以給你聯係一個愛鳥組織,每年秋季他們都會幫助留鳥建築越冬巢穴,你可以去幫助他們。”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