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315.追熊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看著陳鬆摟在懷裏的白哥,林殊影心驚膽顫的問道:“這就是你說的寵物?”


白哥跟陳鬆學會了斜睨人家,它翻愣著厚厚的眼皮盯著林殊影看,把姑娘看的小腿肚直打顫。


她感覺這眼神不對勁,跟自己看乳酪的眼神類似。


其實她這倒是高看自己了,在白哥眼裏她這身材隻能比作排骨。


陳鬆給白哥撓了撓厚厚的皮毛說道:“對,它是其中之一,還有一隻是矛隼。看,它現在正飛在天上。”


波哥在低空盤旋,偶爾加速起來那就跟一架戰機似的,呼嘯而來、呼嘯而去,端的是威風凜凜。


眼前的一幕讓林龍傑驚得閉不上嘴,過了許久他才小心翼翼的問道:“那個,小陳,請問你爸你媽是從事什麽工作的?”


陳鬆笑道:“普通農民呀。”


林龍傑一臉狐疑:“是嗎?我有幾個生意夥伴是中東的王子王孫,可他們也頂多養個豹子養個鷹什麽的,你這裏竟然養上了北極熊和矛隼?一般家庭遭不住吧?”


陳鬆含糊的說道:“我不是一般家庭,我家祖上八代都是貧下中農,這些東西都是湊巧養的。”


白哥在他懷裏轉悠了兩圈後又掙紮起來,它沒有混到吃的就不願意待在陽光下了,太熱。


宋飛泉摘下手套走過來跟陳鬆說道:“老板,得去弄點冰塊給白哥,現在溫度太高,日照時間又長,白哥受不了。”


看著滿身洋溢著青春氣息的宋飛泉,林龍傑輕輕的挑了挑眉頭,他再看向女兒的時候心裏就不是很有底氣了。


陳鬆推了白哥一把道:“別讓它待在外麵了,帶它去屋裏給它吃冰塊,下午我帶它去海裏泡澡。”


“這些法子治標不治本,給它剃毛吧,它現在身上毛發太厚實了。”宋飛泉搖頭。


這招也行,陳鬆安排布魯斯去買剃刀。


林家三口平時待在雷克雅未克,沒什麽到鄉村來遊玩的經曆,所以對於莊園裏的一切都很感興趣。


陳鬆本想帶他們四處走走,結果很不巧,萊茵又來找他說道:“紅媚娃要生育了,老大,我們得趕緊去處理一下。”


紅媚娃是預計中第二匹產仔的母馬,陳鬆已經等了好幾天,今天終於等到了。


他向林龍傑道歉,說暫時不能陪他們了,讓他們先自行逛逛。


林龍傑對牧場生活很好奇,就想跟著去看看母馬生育的場景,林夫人和林小姐對此毫無興趣,她們兩人結伴開車去逛小鎮。


陳鬆覺得自己不盡地主之誼不合適,於是他把宋飛泉派了過去,宋飛泉適合做導遊,而且她的英語說的很好。


送走三個女人,陳鬆走向牧場。


現在牧草已經長起來了,裏麵生活著各種小蟲,有些咬起人來不比蚊子溫柔,於是陳鬆就給林龍傑找了一身皮衣皮褲換上。


換衣服的時候林龍傑隨意的問道:“小陳,剛才跟你說話那女孩也是新移民嗎?”


陳鬆下意識看向他,他又解釋道:“是這樣的,這女孩像是我以前一個老朋友的女兒,相貌挺像,但按理說不應該,我那朋友相當有錢,他女兒不至於出來打工。”


“你那朋友那裏的?”陳鬆問道。


林龍傑說道:“國內首都人,不過我們也不是特別熟那種,他老家哪裏不清楚。”


陳鬆驚奇的說道:“那她還真可能是你的故交,等她回來以後我幫你聯係一下她……”


林龍傑拉住他搖頭道的:“那倒不用,待會我自己跟她聊幾句就行,咱們先去看看那匹要生產的馬吧,生產是大事,刻不容緩、不容有失!”


這麽說也對,陳鬆點點頭帶他走向馬廄,說道:“待會你可以拍照和錄像,但不要開閃光燈,孕期的母馬膽子很小。”


為了不被打擾,其他的馬已經放出去自由飛馳了,隻有紅媚娃自己待在寬敞的待產馬廄裏。


這馬廄寬敞又幹淨,萊茵看到他們後示意放輕腳步,防治驚擾到母馬。


有了上次經驗,這次生產過程更加順利,紅媚娃很是健康,沒有遭遇難產問題將小馬給生育了出來。


看完了馬駒出產經過,林龍傑又去鎮上找他的妻子,把林殊影給叫了回來,讓她和陳鬆互相了解。


這樣還真讓羅冰心給猜中了,林龍傑看中他了,想做他老丈人。


很可惜,他跟林殊影互相不投緣,一個是土生土長的泥腿子,一個是牛奶麵包培養出來的富家女,兩人實在沒有任何話題。


後麵陳鬆不得不把萊茵拉過來救場,萊茵對比表示感激涕零。


林家三口離開後,天色還是大亮,布魯斯買回了電剃刀,陳鬆無事可幹,決定給白哥剃毛。


說來冰島七月氣溫不算高,僅僅二十度出頭,非常舒服,可白哥是極地生物,它能受得了零下二十度,零上的話就不行了。


陳鬆對白哥招手,白哥懶洋洋的爬起來,含著冰塊不情不願的走了兩步。


直到陳鬆亮出了冰激淩。


白哥跑來以為有冰激淩吃,結果看到了鋒利的電剃刀。


它是第一次看到這東西,但天性告訴它這不是什麽好東西,於是又扭頭想跑。


陳鬆再次亮出冰激淩,白哥艱難的做了個決定,坐下張開嘴要吃的。


電剃刀充電,頓時嗡嗡嗡的響了起來,白哥反應迅捷,爬起身就跑,這次連冰激淩也不吃了。


陳鬆伸手想抓它但沒抓住,反而冰激淩從蛋卷上掉落,白哥反應如有神助,它先回身頂開陳鬆舌頭一卷舔走地上的冰激淩,接著不能咽下冰激淩它又扭身再度逃脫,陳鬆那麽快的反應速度愣是沒抓到它。


而且白哥很是狡猾,它知道躲在屋子裏遲早被抓住,跑的時候它是往外跑的。


恰好這時候羅冰心回來,陳鬆趕緊喊道:“攔住它!”


羅冰心順手去拉白哥肩膀,白哥還在狼狽逃竄,羅冰心哪能拉得住?反而被拖著跑了!


陳鬆氣急敗壞追出去喊道:“道哥,過來!”


正在樹蔭下乘涼的道哥飛速爬起來,帶著四個小弟吐著舌頭狂奔。


白哥四處跑,陳鬆帶著狗子四處追,哥布爾嘿嘿笑:“又開始一周一次的追熊行動了嗎?”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