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3.讓我煉了它(新書求包養啊啊啊)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呼嘯的寒風夾雜著雪花噗啦噗啦的往山洞裏吹,篝火噗啦噗啦往山洞頂冒。


坐在篝火旁邊,陳鬆屈膝用右拳拄著下巴陷入了沉思,對自我進行了哲學家的每日例行三問:我是誰?我在哪?我要做什麽?


這一刻他感覺自己並不孤單,人類史上的哲學大牛如蘇格拉底、柏拉圖、亞裏士多德、孔子等等一起陪在他身邊,山洞依然空蕩蕩,但似乎又熙熙攘攘……


想到這裏陳鬆忽然有點害怕了,這個世界對他充滿未知,可能也充滿惡意,既然有能揮手生火的人,那可能也有鬼。


社會主義的陽光,怕是照不到這片山頭上。


陳鬆很擅長自我安慰,他起身去山洞口撒了泡尿,一泡憋了好久的童子尿。


童子尿能辟邪,這是村裏老人告訴他的。


不過陳鬆不是很信這些話,因為村裏老人還告訴他,好人有好報。


陳鬆是個好人,之前那假和尚說自己在向貧困山區獻愛心的活動中捐了一百塊錢,陳鬆沒有說他給貧困山區獻的愛心累積已經超過一千塊,如果加上每天捐步、螞蟻森林等活動中的貢獻,那就更多了。


思緒扯遠了,陳鬆把它又拉了回來。他想到之前的白光怕是帶著自己穿越了,自己怕是來到了什麽了不得的地方。


這些疑惑依然沒有得到解答,因為中年人放出火焰後又昏迷了過去。


陳鬆覺得他身子骨有點虛,要是對方能幫他回到原屬世界,他發誓會給對方弄點韭菜、羊鞭、枸杞、九十九味帝皇丸之類的補補。


不知過了多久,洞口傳進來的光線已經很暗了,他正苦著臉惆悵著呢,篝火對麵的中年人四肢抽搐了幾下。


見此陳鬆意識到中年人即將醒來,便趕緊把自己倒騰了一番:兩條長眉貼上,頷下白須掛上,得自青年假和尚手中的道具倒是不賴,讓他改頭換麵。


環境未知,人心險惡,他覺得還是把自己的真麵目給掩飾一下比較好。


捯飭好後,陳鬆上去扶起了中年人,中年人徐徐睜開眼睛,用虛弱的語氣說道:“仙人,小人需要……”


“不用多說,我知道你需要水。”陳鬆很體貼的把先前放在篝火旁熱乎著的礦泉水塞進中年人嘴裏,“喝點熱水。”


咕嘟咕嘟幾大口水灌下去,中年人眼神中多了幾抹光彩,陳鬆把礦泉水瓶挪開,他把話補全了:“駁是水,小人需要靈氣!”


這話把陳鬆給震住了,他問道:“你需要什麽?你會不會說普通話?你能聽懂我的話?”


中年人從他懷裏掙紮著爬起來,倒頭就拜:“仙人在上,請受小人桐巒子一百,小人能聽懂你滴話,小人需要你雌予靈氣!”


陳鬆勉強也能聽懂他的話,便又問道:“先別著急,咱們先認識一下,那個,你是哪裏人?你能聽懂我的話?”


先前兩人初次開口交流的時候,根本是雞同鴨講,誰也聽不懂誰的話,可突然之間兩人就能正常交流了,這太反常了。


中年人道:“一開似聽不懂,小人就用了應聲蟲,然後聽懂了。茲於哪裏人,小人自小被絲父帶上山門,如今是煉星宗門下二似八代弟子,道號桐巒子!”


陳鬆遲疑的問道:“應聲蟲?煉星宗?你是煉星宗弟子?不是,你能不能好好說話?這口音有點怪啊。”


“小人天僧大色頭。”


“天生大舌頭是吧?”陳鬆恍然,他小時候曾經口吃過幾年,所以對一些含糊詞語的理解性頗強,“明白了,那你叫什麽名字?是捅亂子還是銅卵子?”


“桐巒子。”


“明白,銅卵子。”


桐巒子小心翼翼的問道:“辣麽仙人能否雌予小人幾道靈氣?啊不,一道,一道靈氣救星!”


對方幾次三番提到‘靈氣’一詞,聯想到他先前手掌上冒出來的火焰,陳鬆隱約猜到了自己來到了個什麽世界:仙俠世界!


三昧真火!千裏傳音!撒豆成兵!五鬼搬運!豔鬼蛇姐狐仙貓娘兔妹,想想都讓人獸血沸騰啊!


一陣寒風吹進來,他打了幾個哆嗦後趕緊做提肛運動來克製自己並禦寒。


可能是他那白眉白須的扮相鎮住了桐巒子,桐巒子將他稱作‘仙人’,並對他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就像舔狗麵對女神:隻要你要、隻要我有;傾我所能、盡我所有。


他沒有猜錯,自己穿越了,離開了地球,現在他所處的世界叫做‘九洲’。


具體一點,他們所在的位置是天衝神州虎浮群山,這裏曾經靈獸如雲、仙寶似海,每日都有無盡靈氣彌漫外泄,更有上百的仙門宗派、幾萬修仙人士常駐於此。


九洲的曆史輝煌而燦爛,最早的修仙典籍距今足有十萬年之久,提起修仙那就離不開靈氣,就像能源是陳鬆所屬世界的文明基礎一樣,九洲的文明來自於靈氣。


先前中年人所用的應聲蟲就是這個文明的產物,一種小靈蟲,使用後可以令人快速掌握一門語言。


源源不斷的靈氣供養了九洲的修仙人士,他們利用靈氣來鍛體煉魂,飛天遁地、呼風喚雨,凝練金丹、成全大道,壽命動輒幾百上千年。


隻是這些修仙人士僅有少數,另外還有大量無法修仙的普通人,這些人跟華夏曆史上封建王朝中的老百姓一樣,早出晚歸,忙於生計。


但一切都在二十年前變了。


二十年前九洲的靈氣開始減少,每況愈下,到了五年前後靈氣已經很枯竭了,修仙文明迅速崩塌,如今整個世界如今一片混亂,一片淒慘。


說到這裏的時候桐巒子流下了眼淚,要不是陳鬆阻攔他都要以頭搶地了。


安撫下激動的桐巒子,陳鬆關切的問道:“那現在還能修仙嗎?”


桐巒子悲愴的說道:“木有靈氣修個卵子喲!”


陳鬆心裏一涼:“那不能修仙的話,人能活多久呀?”


桐巒子淒涼的說道:“朝生暮死,生不如死。”


這下子陳鬆全身都涼了:“這麽嚴重?有點誇張吧?”


桐巒子絕望的說道:“一點都不誇張撒,你看到了,小人以前吸風飲露、寒暑不侵,如今餓了七天被冷風一吹又被仙人踩了一腳就差點死球了。”


說到這點陳鬆有點尷尬,他先前落點古怪,竟然是踩在了這倒黴孩子的身上,而且自己踩上去之前他還撐著口氣沒有昏迷,是自己落下的時候一腳把他那口氣給跺出去了。


好在桐巒子不在意這點,他一臉希冀的看向陳鬆道:“不過隻要有仙人出現就行,仙人你是不是天道派來解救蒼生滴?天不亡我也,天不棄九洲矣!”


陳鬆苦笑搖頭,老哥你想多了,天道恐怕把你們放棄了。老子壓根不是仙人而是個賣保險的,怎麽能解救你們整個九洲?


當然,他倒是願意給這個世界所有人都上個保險,可據他所知公司根本沒有靈氣保險業務,而且就公司老總那尿性,要是業務市場崩潰成這樣,肯定是帶小姨子跑路而不是進行賠付!


麵對桐巒子的哀求,陳鬆坦然的說道:“抱歉,我其實不是仙人……”


“你就是仙人,”桐巒子說道,“小人看見你‘嗖’一下冒出在小人肚皮上的,小人還看見你剛才是黑眉毛、沒有胡須,然後這會白眉這麽長,白胡須也這麽長!”


“現在這世道幾乎木了靈氣,移形換位、須眉瞬生的靈術早就無法施展了,仙人你還能施展,那肯定就是仙人。”


“而且!”他麵目肅穆做出狗仔要爆大料的架勢,“小人在仙人身上感覺到了靈氣!”


這還真是個大料,陳鬆驚愕問道:“你在我身上感覺到了靈氣?”


桐巒子吞了口口水看向他身邊的飯盒,道:“對滴,不光仙人身上有靈氣,這飯盒裏麵也有靈氣!”


陳鬆打開飯盒道:“裏麵隻有白米飯和一些炒蔬菜啊,哪有什麽靈氣?”


飯盒一開,桐巒子‘咣當’一下子跪下了:“求仙人開恩,讓小人煉了這靈氣為丹,小人實在扛不住了哇!隻要讓小人食了靈丹,以後小人就是你的人了!”


“不不不,我不要你的人。”


“仙人啊。”桐巒子五體投地抱住了他的腿。


“別急,你可以隨便煉化什麽,我就是不想要你這個人而已。說句實話,我希望將來屬於我的那個人,是個女人。”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