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241.會議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城門大開,陳鬆被恭恭敬敬的請了進去。


難民們一窩蜂的跟著擠了進去。


六九城內外處處混亂,守城的將軍忙著調兵遣將追擊逃跑的荒人先鋒軍,起碼得先剿滅這行人,打掉荒人的耳目。


陳鬆心裏也是混亂,先前開槍的時候像是在玩射擊遊戲,現在回過味來他思緒混亂,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還好事情是發生在九洲,沒有道德的壓力,他默默安慰自己剛才是殺了一群小白鼠,這樣慢慢的心裏好受起來。


他不想在臉表現出這一切來,便保持著麵無表情。


左右的人見他一臉冷漠,沒人敢來打擾他,倒是讓他身邊保持了安靜的環境。


但他進城之後有人對他叫了起來:“師兄、師兄,你果然是有大威能,先前師弟我偷開城門還想讓你入城來避難,原來這是多此一舉。”


陳鬆打眼一看,說話的是風隨幹,他問道:“剛才是你開的城門?”


風隨幹點頭哈腰的跟他打招呼:“不是,不過確實是我找了守城的熟人給你開的門。當然這是多此一舉、多此一舉。”


“原來風兄和這位高人乃是相熟的朋友?”給陳鬆引路的軍士拱手說道。


風隨幹挺直腰杆笑道:“哈哈,這是我師兄,前些日子時常來照顧我的生意,不是我的朋友,乃是我的衣食父母。”


軍士們對陳鬆態度更是恭謹。


風隨幹和他一起被帶進了太守府,一位一襲白布長袍的儒雅年男子帶著兩排衣著樣式繁雜多樣的男女等在府衙門口,看到他們後便拱手鞠躬:“恭迎高人,多謝高人仗義出手,救下我一城百姓。”


陳鬆掃眼看去,這些人穿著有些意思,有的穿著官服,有的是員外服,還有的穿道袍,不過多是綾羅綢緞,看起來都有些身份。


他拱手回了一禮道:“這是本道該做的,各位言重了,哦,這位大人可是六九城太守?”


白袍男子苦笑道:“鄙人名為蘇毅,字承康,不敢列為高人口的大人,大人稱呼我為承康即可。”


“至於太守之位,我算是代太守職權吧,因為本城的太守大人已經在前些日子告老還鄉了。”


“什麽告老還鄉,是跑了。”一個滿身綾羅的胖女子不屑的說道。


陳鬆詫異的看向胖女子問道:“敢問您是?”


“這是六九城布莊的老板金琴,乃是本城的大戶人家,以前靈氣浩劫之前她家布莊供應了本城所有百姓衣著。”風隨幹很積極的介紹道。


蘇毅補充道:“現如今金老板對本城貢獻更大,現在守城將士們的盔甲鞋襪便多是出自金老板的捐贈。”


金琴大大咧咧的說道:“這算什麽貢獻?我也是為了能守住咱們這六九城,要是讓荒人破了城,那我一家老小怕是屍骨無存啊。”


“唉,荒人來的好快。”又有人感歎。


陳鬆也忍不住點頭,他以為所謂的荒人消息是謠傳,源自自己騎著的摩托車,結果這竟然是真事,大大出乎他的預料。


圍繞這話題,一群人憂心忡忡的討論起來。


金琴揮手道:“哎呀大家不要站在這裏叨叨了,讓高人站在這裏聽像什麽話?走走走,咱們都回府裏去,一邊喝茶一邊聊。”


“高人這邊請。”


“高人請,請。”


陳鬆不是高調的人,他擺擺手說道:“各位不必太客氣,叫什麽高人?叫我先生好了。”


六九城是一座大型城池,這太守府規模也大,會客廳跟個酒店宴會廳似的。


大家夥落座,蘇毅把一圈人挨個介紹了一下。


風隨幹介紹了蘇毅本人,結果這位竟然是城學府的大博士,類似國一座城市最好大學的校長。


自從六九城的行政最高長官太守大人跑路後,蘇毅便被推選為代理太守,他還挺有管理手段,將這座城市管製的井然有序,好歹沒有像其他城市那樣崩潰。


蘇毅說這一切得感謝在座其他人的支持,在座這些人身份多樣,有布莊老板、有大家族的族長、有以前城裏幫派的大哥和殘存的修道者,也算是現在六九城的頭腦了。


0e4展現出來的神威給陳鬆掙得了極高的地位,他被安排坐在蘇毅身邊參與討論,隱隱有話事人的派頭。


陳鬆卻謹言慎行,輕易不開口,盡量聽取其他人的話。


在座這些人裏話最多的是金琴,她表現的像個粗人,動輒對荒人和世道破口大罵,毫不掩飾自己的情緒。


罵過荒人後是稱讚陳鬆,各種溢美之詞、各種花團錦簇。


最後一名叫做厲二哥的男子說道:“自從得知荒人進入咱們國家,老二我一直睡不好覺,現在先生到來可好了,有先生這等大神通的人在,咱總算可以放下心來了。”


“一點沒錯,我一直在等著有個先生這般的大能到來呢,真是老天爺保佑。”


“有先生鎮守咱們六九城,我看他荒人怎麽敢來襲。”


“咱們不光不怕他們來襲,還可以去開辟一條商道了呢。”


“對,請先生來帶隊,咱們可以去開辟一條商道。”


一群人七嘴八舌的討論,然後話題逐漸引到了開辟一條商道。


陳鬆眨眨眼,他懂了,這幫人肚子裏有壞水,誇他是有目的的。


人家壓根不是真心感謝他救下城外那些難民、打垮荒人先鋒軍,而是想讓他參加什麽開辟商道的行動裏,靠他保駕護航。


想想也是,亂世人命賤如野草,誰會在意他救了人呢?


陳鬆沒有應承下來,他把自己的來意先給拋了出來,道:“諸位對本道過讚了,本道哪有那般大神通?其實本道這次來六九城便是來求助的呢。”


蘇毅很體貼的詢問道:“先生有何需求呢?”


陳鬆道:“我需要一個陣師,各位可認識陣師?能夠做出驅靈陣的陣師。”


風隨幹愕然:“師兄這是想要個驅靈陣麽?但是您要這個東西有什麽用?現在……”


“現在可是哪裏出現了小洞天?”人群裏的一位修道者急切的問道。


一聽這話,其他修道者也動心了,一起將激動貪婪的目光放到了陳鬆身。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