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194.栽贓陷害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要不是對自己視力有自信,陳鬆還真以為自己看花眼了或者出幻覺了。


一隻大鳥被綁著扔在了他的床。


真的。


這鳥體長得有三十多公分,他前兩天搞定的大杜鵑還要大,外形更要美麗許多,它全身是令人震驚的潔白色,恍如披了一層雪。


不過此時雪掛紅梅,它應該是翅根位置受傷了,一處翅膀周圍掛著點點血滴,門一打開嚇得它突然瞪大眼睛伸直雙腿一動不動了,好像點穴了一樣。


作為獸醫,陳鬆也是略通禽類學知識,他知道這鳥不是被點穴了,這是一種應激反應,猛禽類獨有的應激反應,俗稱伸腿瞪眼。


金雕、海雕、遊隼、矛隼等猛禽在被捕捉住後一旦受到驚嚇,會變得全身僵直,這看起來很好玩,實際對它本身傷害極大,隻要發生這種反應幾次,會變得抑鬱。


鳥類抑鬱人類抑鬱更要可怕,會變的瘋狂,然後短時間內死亡。


看到這隻雪白的大鳥陳鬆先是一愣,跟在他後麵的哥布爾擠了他一下鑽進房子裏,然後也看到了這白鳥。


同樣,他也愣住了,並且下意識的驚叫道:“法克,冰雪矛隼?!”


陳鬆問道:“這是矛隼?”


矛隼是冰島國鳥,出現在它們國徽,陳鬆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傳猛鳥,他從未在現實見過。


哥布爾急忙點頭:“對對對,這屋子裏怎麽會有一隻矛隼?而且還是冰雪矛隼,這可是特別罕見的猛禽啊,這是國鳥之王呀,它它它,捆綁遊戲?”


陳鬆本能的感覺不對,屋子裏門窗緊閉,一隻被五花大綁的矛隼怎麽會出現在他的床?


要知道這可是罕見的冰雪矛隼,幾乎隻誕生在冰島和北極的冰天雪地裏,國曆史也有幾隻,清朝時候它被喚作海東青,擁有當時鳥類僅次於鳳凰的地位。


在這時候門外忽然響起喧囂聲:“快報警,我看到了有人來偷獵矛隼!”


“還是一隻冰雪矛隼呢,真是膽大妄為,一定要抓住他,送他去監獄!”


“警察已經在旅館外麵了,快點抓住他們!”


雜亂的喧鬧聲出現的很突兀,樓樓下的樓梯砰砰響,顯然是有人正要衝往他們所在的二樓。


陳鬆迅速反應過來,他們被陷害了。


他一把將哥布爾推出去,道:“去,擋住這些人,有人用保護性鳥類陷害我們。”


哥布爾大事不糊塗,立馬罵了一句往外跑:“這些狗娘養的。”


利用哥布爾去擋住人,陳鬆關門打開了通往陰陽峰的光門,隨即拎起矛隼鑽了進去。


矛隼跟個標本似的,眼睛瞪得最大,腳趾使勁張開,眼神直愣愣的一動不動。


將這矛隼放到房間裏,陳鬆迅速的思考了一下。


栽贓陷害他的人應該是布萊斯特和凱那兩個貨,不過聽腳步聲挺雜亂的,他們顯然找了幫手。


這夥人玩的很野,竟然用冰雪矛隼來陷害他,這招很歹毒,維京人視矛隼為蒼天使者,冰雪矛隼更是被譽為天空之神的愛寵,是絕對不允許狩獵的。


偷獵矛隼在冰島是很嚴重的罪名,一旦人贓並獲那肯定得坐牢,時間長短跟法官心情和矛隼的生命健康有直接關係,要是矛隼死亡那至少得二十年起步。


對方如此歹毒,陳鬆心裏很生氣。


本來他隻是給萊茵出口氣,頂多是踹了布萊斯特一腳,相對萊茵以前受到的欺負這絕對不算什麽。


可是對方竟然狠毒到這地步,直接想把他送進監獄。


這樣陳鬆開始琢磨,既然對方不仁那他也不義,必須得狠狠報複這兩個人。


對方既然栽贓陷害了他,那他也栽贓陷害這兩人好了。


什麽官司最難辦?人命官司!


九洲現在什麽最多?死人最多!


陳鬆準備去山下一趟找點東西,臨走之前他看那矛隼還是兩眼瞪得滾圓、硬邦邦的挺立在那裏,很擔心這貨過於驚恐變成瘋子,先去找了小郎,讓他再煉製一張啟智符。


這種通體雪白的矛隼非常珍貴,陳鬆必須得保護好它。


同時他去喊了桐巒子,讓他到金烏潭泡屁屁。


桐巒子本來不大好意思,可被逼著坐進去一會後他試出舒坦來了,索性說道:“天道在,弟子以後坐在這裏麵煉丹啦。”


啟智符新鮮出爐,陳鬆拿著回到屋子裏。


這段時間下來矛隼已經擺脫應激反應變得正常了,等陳鬆一進來它又害怕了,再度瞪著眼睛、伸直腳趾變成了標本。


陳鬆把啟智符貼在它腦門用靈氣啟用,等到啟智符消失,他對矛隼說道:“別害怕,咱們自己人。”


矛隼還是處於應激狀態,陳鬆給它解開繩子,又去端來一碗水。


可憐這鳥不知道多久沒吃東西沒喝水,被折騰了個夠嗆,看到水後它的大眼珠子轉了轉,兩條腿抽動幾下,終於從反應解脫出來。


不過它還是很戒備陳鬆,想要拍打翅膀飛起來。


結果它的左側翅根受傷,飛起來後無法保持平衡,又跟個紙飛機似的歪歪斜斜的飛了下來。


陰陽峰有鮮肉,陳鬆同時帶了一塊過來,他把血淋淋的肉端出來開始切條,矛隼眨巴眨巴眼睛,閉合雙翼磨磨蹭蹭的走了過來,然後仰著頭看他手裏的肉條。


陳鬆遞給它,它猛的伸頭衝陳鬆手指啄了去。


還好陳鬆眼疾手快反應更快,他嗖的一下子把手收回去同時伸出另一隻手抽在了矛隼的腦袋,將它一下子拍翻在地:“幹什麽?”


矛隼搖搖晃晃的爬起來又搖搖晃晃的一路小跑鑽進了床底,它露出頭來怒視陳鬆,張開嘴叫了一聲:“嘎嘎!”


陳鬆更怒,他指著矛隼厲聲道:“你他麽是鳥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是我救了你知道嗎?你剛才喝了我的水知道嗎?剛才你還想咬我知道嗎?”


矛隼暫時理解不了這些話,眨巴著眼睛盯著他看。


陳鬆扔給他一條肉,白鳥探頭去叼在嘴裏吃了下去,然後又眨巴著眼睛看他。


“看什麽看?還想吃的話出來,過來。”陳鬆對它招手。


矛隼又眨巴著眼睛盯著他的手看,看了兩眼趕緊往裏縮了縮身:剛才是被這隻手打的,沒錯!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