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171.參觀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赫瑞福內斯的規模維克鎮更小,在地廣人稀的冰島也隻能屬於村莊規模,起初僅僅有幾座牧場匯聚於此,逐漸的才有人家住進來。


改變小鎮命運的是賽馬場的出現,一座賽馬場可以提供幾十個崗位,於是人煙開始多了起來。


今天來小鎮的人更多,原因自然跟賽馬活動有關。


陳鬆坐在車裏吃了麵包休息一會,然後給芬利打去電話。


賽場位置好找,公路邊一直有指示牌,全鎮靠牧場和賽馬場來經營,所以恨不得讓每個經過小鎮的人都知道賽馬場的存在。


芬利在賽場大門口向他揮手,正好停車場在門外,陳鬆下車後跟他握了握手,然後參觀起了這座賽馬場。


賽馬場的名字叫綠操場,因為建起賽場之前這裏以平坦如學校的操場而聞名,另外這跟主持修建賽場的負責人有關,那位負責人名叫格林,是個美國人,名字的含義是‘綠色’。


冰島空地太多了,沒什麽肥力,所以荒郊野外的土地不值錢,什麽建築都跟煎餅似的往外鋪展,搞的麵積很大但並不高聳,畢竟得防備地震。


綠操場占地麵積得有十幾公頃,裏麵有長跑道、短跑道等賽場地,還有馬廄和小酒吧之類,東西很齊全。


芬利得知他以前沒有進過賽馬場後,帶著他在裏麵參觀了一番。


陳鬆發現賽場裏人不多,廣闊的看台隻有零零散散一些人,合計起來頂多幾百個,要知道這賽場可是能容納萬觀眾的。


芬利坦然道:“綠草地是我們喜歡的賽馬場,但不是人氣最高的,如果要人氣,全國哪裏能跟雷克雅未克呢?”


賽馬活動畢竟是全國人口喜歡的運動,今天的賽事還是吸引了一些媒體趕來,賽場豎起了錄像杆,有電視台在這裏進行現場直播,小酒吧的電視裏播放的便是相關場景。


倒是酒吧裏人不少,吧台前聚集著三十多號人在飲酒說笑,其他桌子也或多或少有人坐著。


陳鬆跟隨芬利進門後有好幾個人對他們揮手,顯然芬利在這裏很有人氣。


本來他還想興致勃勃的感受一下冰島的賽馬酒吧化,可當他發現酒吧裏幾乎全是大老爺們且有好幾對大老爺們在捉對啃的時候他怕了。


他終於明白了芬利為什麽在這裏那麽有人氣,也明白了為什麽那麽多人看他的目光充滿興趣,因為他們對他有性趣。


芬利很有譜,他帶陳鬆進來看了看後便出門繼續逛了起來,最後帶他去了一台好像at似的售票機前:“要不要玩幾注?今天賽事還挺多的,心跳賽場有十八輪賽。”


心跳賽場指的是長程賽現場,這也是冰島馬賽事最引人矚目的一項。


冰島馬個頭小、步幅小,速度不歐洲的純血賽馬們,它們出色的是力氣和耐力,陳鬆曾經小看過它們,這兩天隨著他對冰島馬的了解才知道,冰島馬在戰場作用高頭大馬更厲害。


古代戰爭,騎兵對衝刺速度固然有要求,但要求更大的是馬的負重力和耐力,這兩點冰島馬都很出色。


至今許多外國馬場購進冰島馬,是為了騎著它去追逐自家的高頭大馬,冰島馬耐力出眾,總能追那些高頭大馬。


因為耐力出色,冰島馬自然適合跑長途賽,正好冰島到了夏季白天很長,大家夥們需要打發時間的項目,這樣長途賽有了吸引力,獲得了心跳賽場的美名。


陳鬆不介意玩幾手,可他不想浪費錢,說道:“抱歉夥計,我還不知道這些馬的特點呢,不想盲目x-ia'zhu。”


芬利笑道:“如果你信得過我,那我可以給你推薦幾匹馬,我對它們有信心。”


陳鬆點頭:“好啊。”


他用手指點擊機器屏幕指點道:“看這一匹馬,它叫小桃紅,是一匹四歲半的母馬,衝刺速度很快,很擅長跑短程,去年在南部鄉村賽裏它拿過銀獎。”


“還有這匹馬,它叫快銀,是的,它跟一位超級英雄名字相同,這是因為它的速度確實很快,名不虛傳,在一屆賽馬節裏它表現出色,甚至一度過國家電視台。”


“當然不能忘記這個小寶貝兒,意大利人,它不光跑的快,還擅長舞步表演,如果今天它不參加賽的話,那肯定會出席開場的表演。”


在芬利的指引下,陳鬆在幾匹馬身下了注。


現在玩的都很小,隻是一些預選賽事,缺乏公正性和信服力,所以除了賭馬迷,其他人不會趁機湊熱鬧。


陳鬆總共買了十萬克朗的單,這已經屬於大手筆了,旁邊機器有人來買,都是隻買幾千克朗。


帶著機器打印出來的單據,陳鬆跟著芬利去了最後一站,馬廄。


這可不是一般人能進去的地方,為了保護馬兒和幫助它們保持最好的狀態,每一座馬廄都是封閉的,隻有賽馬的主和工作人員能進去。


陳鬆進入的是芬利的馬廄,他在路說了,今天的賽事有他十匹馬。


恰好在他們進了馬廄後,有人牽著幾匹馬從另一個門走進來。


芬利解釋道:“剛才我的夥計帶它們去熱身來著。”


陳鬆看著幾匹漂亮的小馬滿臉狐疑,有點眼熟啊?好像剛剛在屏幕見過它們?


帶著懷疑,他挨個指向幾匹馬問道:“這不是小桃紅、快銀和意大利人嗎?”


芬利咧嘴一笑:“一點沒錯,是它們。”


陳鬆明白了,這貨指點給自己的都是他的馬!


套路總是防不勝防,他知道自己被綁了芬利的戰車,問道:“對於賽你有信心嗎?你的目標是什麽?”


芬利鄭重的昂起頭道:“我信心十足,目標隻有一個,跟我爺爺、父親他們一樣,拿下賽馬節的綠杯!”


綠杯是賽事最重要的獎杯,一座綠色水晶杯,象征著冰島人民對綠色的渴望和對綠草地的尊敬,不值錢,但代表了在賽馬行業的地位。


陳鬆頓時肅然起敬:“原來你是出自賽馬世家,你家裏一共收藏有幾枚綠杯?”


“呃,一個也沒有。”


“你不是說你目標跟你爺爺你父親一樣拿下綠杯嗎?”


“我說的是,我的目標跟我爺爺我父親的目標一樣,拿下綠杯,請注意斷句!”


陳鬆:“你可真優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