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151.轟隆聲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多了四條板凳狗後,莊園人氣一下子旺了許多。


小狗崽們精力無窮,一大早陳鬆聽到了叫聲:“汪汪汪。”


他迷迷糊糊拉開窗簾一看,天才剛蒙蒙亮,對於四月的冰島來說這種時候起床太早了。


奈何小狗們叫的歡暢,他隻好打著哈欠、拖拉著拖鞋出門:“你叫什麽叫、叫什麽叫……”


趴在地舔唧唧的道哥頓時跳了起來,它跑到正在環叫的沙發跟前用爪子摁住沙發腦袋,不讓它再叫喚。


陳鬆滿意的點點頭:“嗯,很好,有當大哥的架勢了。”


道哥得意的咧開嘴吐舌頭。


看見陳鬆出門,趴在溫泉池旁邊的白哥急忙跑來用爪子扒拉他的手,另一隻爪子則摁在自己肚子揉搓。


陳鬆問道:“你又餓了?”


白哥可憐兮兮的點點頭,好像很憂愁似的歎了口氣。


陳鬆去廚房找了一大塊豬肥肉遞給它,小熊之前在冰川漂流時候差點餓死,一直到現在還沒有把元氣補回來,熊皮還是有些鬆垮。


抱著肥豬肉白哥高興的不行,那小耳朵一個勁的抖動,一丁點大的小尾巴也在抖動。


陳鬆以前沒怎麽了解熊科動物,他大學時候的課程隻是跟雞鴨鵝豬牛羊這些家畜相關,北極熊在他們的知識裏是超綱的。


所以,他並不知道北極熊高興的時候會抖耳朵。


白哥拿到吃的滿足了,它叼著肥肉跑回溫泉旁邊把肥肉扔到躺椅,然後努力往爬。


見此陳鬆趕緊把它給拽下來:“在地吃東西行了,別去椅子吃,你弄髒了怎麽辦?”


聽到他的話,正在摳兔子窩的椅子飛奔而來:叫我作甚?


陳鬆又給小狗們喂了點羊奶粉泡狗糧,然後他想回去繼續睡。


迷迷糊糊剛睡著,遠處隱約響起一聲悶響:“轟隆!”


下意識的,陳鬆又想到了牛屁爆炸的奧拉卡福小牧場,他趕緊出門去看,這時候又有悶響傳來,但不是從小牧場方向傳來,而是來自東邊的一號莊園。


這時候宋飛泉從大門外跑了進來,她有早起晨運的習慣,這會一身天藍色運動服,秀發梳成馬尾,姣好的麵容流淌著晶瑩剔透的汗珠,酥胸大力起伏,看起來很疲憊。


陳鬆問道:“你跑了多遠累成這樣?”


宋飛泉道:“四十五分鍾八公裏,怎麽樣,以後要不要跟我一起跑?晨跑非常舒服,精神飽滿一整天。”


陳鬆搖搖頭:“還是吃的太飽了,看來我給你們安排的工作量太少,今天開始勞動時間加倍。”


宋飛泉懵了:“你我以前老板還狠?”


陳鬆微微一笑:“男人是沒有下限的,以後我會逐漸讓你明白這點。”


兩人正開著玩笑,東邊再度出現一聲悶響。


陳鬆鬱悶了,問道:“這是幹嘛?是從隔壁莊園裏傳過來的聲音,是吧?”


宋飛泉點頭道:“沒錯,剛才我回來的時候經過他的門口聽到了第一聲轟鳴,好像他們家裏有人,我看到門口還停著一輛越野車。”


這時候羅冰心、哥布爾也被吵醒了,哥布爾光著膀子露出個毛茸茸的身板,跟一頭金色人熊似的走下樓來:“該死的,是誰在打炮?”


陳鬆向東走去,在兩個莊園分界處,他看到了好幾個人影,不用說裏麵有斯凱林鬆。


此時斯凱林鬆肩膀扛著一把槍,兩人打了個照麵,斯凱林鬆怪叫道:“早好,我的國鄰居!”


在國的發音他特意加強了語調,引得其他三個男人哈哈大笑。


陳鬆看向他問道:“你在幹什麽?”


斯凱林鬆拍了拍手裏的槍道:“你看到了,我在練槍,你知道的我很膽小,某個地方有人養了北極熊,為了保護自己我得練好q-ia:ng法,這樣萬一那該死的熊進入我的地盤我好保護自己和家人。”


哥布爾道:“你說的我都懂,可你有家人嗎?當初你獎的時候不是跟你老婆離婚了嗎?”


“我們都是他的家人。”一個棕色頭發的壯漢親熱的拍了拍斯凱林鬆的肩膀。


斯凱林鬆的話並非沒有道理,陳鬆找不出理由。


哥布爾鄙夷的看著那棕發壯漢道:“你們都是渣滓,算什麽人?”


棕發壯漢勃然大怒:“嘿,混蛋你說什麽?別以為你個頭大我怕你,該死的你別在外麵讓我碰到你,你最好躲在這莊園裏。別走啊小子,你怎麽嚇得跑了?”


掉頭往後走的哥布爾回頭道:“我現在去你們莊園門口等你。”


看著哥布爾遠去的背影,棕發壯漢吞了口口水:“法克,這什麽人?怎麽這麽莽?”


他雖然身高也有一米九,可在哥布爾麵前還是太弱雞,特別是哥布爾此時沒穿衣,那滿身肌肉花崗岩還花,壯漢毫不懷疑要是兩人衝突自己會被打死。


氣氛一時有些尷尬,另外一個大漢問道:“爾,你要出去跟他打嗎?”


陳鬆也問道:“你們確實要打嗎?如果要打我提前給你叫救護車,免得你被直接打死。”


斯凱林鬆看出夥伴的尷尬,他迅速轉移了話題,道:“聽著,國人,我們不是一條路子的,所以我們之間沒什麽好說的,你一邊去吧,別打擾老子練q-ia:ng法!”


四人身邊放了個小推車,車有許多的薄皮油漆罐,跟兩個奶粉桶差不多大,爾去拿了一個放在地,然後斯凱林鬆一槍打在了麵。


又是一聲巨響,鐵皮罐直接爆炸了,一些火油四處亂飛。


“嗷嗚嗚!”斯凱林鬆得意的嚎叫,“哈哈,我從不知道鞋油罐被打爆後會發出這麽大的響聲。”


陳鬆皺眉道:“聽著,你玩什麽把戲我不管,但你別在早玩,這吵到我的正常休息了,明白嗎?”


斯凱林鬆聳聳肩道:“你報警呀,那些狗娘養的警察不是把你當自己人嗎?你讓他們來搞我,否則我不會停下我的遊戲。”


“這麽好玩的遊戲,我憑什麽停下,對不對夥計們?”


“一點沒錯!”其他人跟著怪叫。


陳鬆點點頭道:“好吧,斯凱林鬆先生,咱們都是男人,不妨開門見山說,你是想跟我過不去是吧?”


斯凱林鬆獰笑道:“如果你願意替代帝格爾鬆那表子養的把坑我的錢還給我,那我保證以後絕不會跟你為敵,反而會成為你的好鄰居。否則你等著吧,我會把你趕走,我保證,因為這是我們維京人的地盤,不是你們狗屎國人的地盤!”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