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帶著仙門混北歐135.立正,向右看齊(1/8)

時間:2019-08-31作者:全金屬彈殼


ps:繼續求月票,求推薦票,新書期必須要打新書月票榜呀!****


抽煙的老頭咳嗽了一聲:“平安,坐下。 ”


凶悍的板凳狗用舌頭舔了舔嘴唇,又老老實實的坐下了。


張之鐸眼睛一亮:“老叔,你這狗訓的好呀。”


老頭局促的挪了挪屁股道:“還行吧,你們兩個娃想養個狗?你倆認得吧?這是咱們的板凳狗。”


陳鬆道:“對,我想養板凳狗,一隻狗崽多少錢?”


他伸手抱起了一隻,春寒料峭,小狗崽不耐寒,離開兄弟姐妹身邊後便凍的打起了哆嗦,並且哆嗦的頗有節奏感:動次打次,動次打次。


老頭有些頹然的說道:“你要真想要那你給個價吧,給錢賣。”


隨著金毛、泰迪、巴哥這些寵物犬種從城市蔓延向農村,華田園犬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短短幾年時間鄉村裏能見到的土狗也是越來越少。


這是人們選擇的結果,土狗們擁有曆史悠久的血脈,一直被用來看家護院,所以擁有攻擊性。


如今社會治安漸好,小偷小摸少了,土狗們沒了用武之地,反而脾氣暴躁、驍勇善戰的性子導致它們容易咬傷人,這是老百姓不能忍受的。


相反,金毛、泰迪這些犬種沒有攻擊性,它們是很好的陪伴犬,擅長賣萌、裝傻、充楞,可以用來陪伴農村的老人孩子,這讓它們備受歡迎。


老頭顯然在這裏擺攤有段時間了,因為四隻狗崽都得有四五個月的年紀,一般土狗都是從兩個多月能拿出來賣了,他應該是一直沒有賣掉。


陳鬆不了解行情,問道:“老叔,你報個價吧,價格合適我買。”


老頭抬起頭期盼的看著他問道:“價格合適你都買嗎?”


陳鬆覺得用不著全買下,不過四條狗崽看起來都不錯,他便點點頭道:“也行。”


老頭琢磨了一下道:“那一條狗一百塊,你看這價怎麽樣?”


這價錢很便宜,陳鬆掏錢給他道:“行,你把筐子一起給我吧,我再多給你五十塊,行不?”


老頭倒是實在,拿到錢他心花怒放道:“筐子送你好了,一個破筐罷了,不值錢。”


土狗崽的市場價不過五十塊,他報價虛高本來是要等著砍價的。


陳鬆提筐子走人,四條小狗崽醒了過來,紛紛趴在筐子邊瞪著大狗看,一邊看一邊嗚咽的叫喚。


大狗孤零零的坐在老頭身邊,腦袋低垂,有著說不出的落寞。


人生最苦是離別。


狗生亦如此。


陳鬆終究心軟,他去旁邊一家寵物超市買了一袋子的豬骨給大狗送了過去,歎道:“回去好好吃幾頓,不又開心了嗎?”


狗崽們可不懂這些,它們是對離開母親而本能的感覺不安,陳鬆買了一包牛肉味磨牙棒放進筐子裏,它們趕緊各自叼了一根啃了起來,這樣把老媽給丟到了腦後。


帶著四條小狗,兩人又回到學校。


陳鬆笑道:“帶著狗參加同學聚會,我估計我這也是獨一份了。”


張之鐸道:“挺好,豬來窮狗來富嘛。”


他們回到學校不久,一個姑娘施施然的走來。


張之鐸用肘子碰了碰陳鬆道:“你看那美女。”


陳鬆降下車窗看了一眼吹起了口哨:“美女,看這裏。”


張之鐸趕緊說道:“這是蔡群吧?”


高時期他是班長,蔡群則是學習委員,一位喜歡吃辣椒的辣妹子,最擅長的是突擊收作業。


陳鬆道:“我認出來了,如果不是蔡群我能吹口哨隨便調戲人家?”


蔡群看到兩人後眼睛彎成了月牙,她很開心的揮手道:“喂,班長、鬆子,你們兩個來的真早。”


她拉開車門想車,然後看到了四條正有滋有味啃著磨牙棒的狗崽:“天哪,這怎麽還有小狗呀?”


陳鬆道:“我家的娃。”


蔡群憐憫的看著他道:“鬆子,其實你年紀不大,找不到對象可以慢慢來,起碼你先放寬性別條件,好歹找個人,你說你來玩超越種族的愛戀,我叔叔阿姨能接受的了嗎?”


陳鬆詫異的看向張之鐸道:“學委雖然越長越醜,但這張嘴倒是越來越刁啊。”


張之鐸裝死不表態,看著手機戴著耳機在聽歌。


蔡群嘻嘻笑,問陳鬆道:“行了,咱們別為難班長這個老實人。認真說,我也想養個小狗,不過我想養哈士,你知道現在養個哈士要花多少錢嗎?”


陳鬆想了想道:“得看品牌和材質,品牌、材質不同那價格也不同。”


蔡群納悶道:“你說的是血統吧?”


陳鬆道:“不是,我說的是地板,如果是名牌高材質,那你養哈士估計得花三到五萬,如果是一般地板,那花個萬兒八千夠了。”


兩人開著玩笑,張之鐸在旁邊專心聽歌,這樣時間過的倒也挺快。


第三個來的是薑濤,他縮著膀子騎著電車,身綠色衝鋒衣,下身綠色絨褲,還背了個綠色雙肩包,陳鬆看到後問道:“全身綠?這什麽意思?”


薑濤訕笑道:“這不顯得哥們我有青春氣息嗎?”


“有嗎?”


“多少有點吧?我好不容易才淘寶了這麽一套啊,你別打擊我。”


隨後李超人也開車趕了過來,剩下的零零散散到來,最後數了數竟然有二十個人,這對於好幾年沒聯係的高同學聚會來說規模算很大了,由此能看出張之鐸的號召力。


蔡蓓蓓問道:“班長,咱們幹嘛一直待在校門口?你是不是聯係了老師準備參觀校園、回味青春?”


張之鐸搖頭道:“今天學校放假,老師們都回家掃墓了,咱們自己聚會。我選擇在學校集合,是因為咱們集體活動的第一項要在這裏舉行。”


說完他做了個集合的手勢:“接下來都有了,按高矮分兩排站起,以我左臂為基準,大家都有了,列隊!”


正在抽煙的李超人懵了:“臥槽,這要搞什麽?”


“組隊玩真人吃雞口巴?”個性跳脫的王濤說道。


“你自己吃,我們不吃。”薑濤搖頭。


旁邊的人頓時哄笑。


聽到說笑聲,張之鐸猛的喝道:“都嚴肅點,大家、哦,大家不是兵哈,總之嚴肅點,咱們接下來要進行本次班級清明節聚會的第一項活動!”


“唱校歌!”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