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兒媳婦第49章藝術品

時間:2018-12-31作者:夫子


<!--336*280-->


手機閱讀更精彩, m.


一道黑影閃身進屋,房門碰地一聲被關上了。


蘇文芳隨即被這道黑影籠蓋住了,一個瘦長精壯的身影上頂著一張死灰色的臉,臉上掛著古怪濕寒的笑容。


啊?是你?還沒等蘇文芳反應過來高聲呼救的時候,她已經伴著那濕冷陰寒的壓迫感和耳邊隱約傳來的滋滋的雜音。


隻覺兩眼一黑,便暈了過去。


當她悠悠醒轉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人用麻繩牢牢捆住,扔在自己臥室裏那張舒適溫暖的大床上。


柔和曖昧的床頭小燈照不亮房間,隻能依稀看到一個瘦長的男子翹著二郎腿,坐在床沿上,冷冷的盯著自己。


那如毒蛇般陰冷濕寒的眼神一寸一寸的掃過她妖嬈的身軀。


雖然床還是和往日一樣溫暖舒適,可是她卻壓不住脊骨傳來的冰寒刺骨的感覺,隻能徒勞的扭動身體,希冀借此減輕心中的恐懼。


親愛的,不要亂動,這樣好方便擺造型。男人如夜梟淒唳般陰沉地笑著。


他俯下身來,腦袋湊近蘇文芳的嬌軀1寸左右,從粉嫩的腳尖慢慢的往上挪動,時不時的伸出舌頭,在蘇文芳關節處輕舔幾下。


多麽脆弱而又美麗的構造啊,我怎麽舍得輕易打碎呢?蘇文芳的胴體立時僵直起來,不敢再隨意扭動,隻是皮膚上的小疙瘩和止不住的顫抖出賣了她內心的厭惡和恐懼。


放鬆點,親愛的。男子皺了皺眉頭,像撫摸一隻害怕的小貓的背一樣,伸出手輕柔的撫摸著蘇文芳的玉背,別緊張,身體太僵了,可就不像藝術品了,要知道我可是個有追求的藝術家,最討厭的就是有人破壞藝術了。


雖然男子隻是輕輕地撫摸在蘇文芳的玉背上,但是潮濕的手不能給她帶來一點安慰,反而讓她的反應愈加劇烈,顫動愈加明顯,腳弓甚至下意識的蜷曲起來。


男子粗暴的捏住蘇文芳的豐胸,用力的搓捏了數把,隨後,順手把蘇文芳擺了個睡美人的造型。


親愛的,放鬆點,乖乖做個睡美人吧!男子直起身來,低頭看了看蘇文芳。


蘇文芳側臥在床上,手足都被緊緊的縛著,青花瓷色的旗袍有些淩亂,襟口隱約露出雪白的深溝,象牙般修長動人的玉腿也從旗袍的開衩出探了出來。


雖然嘴巴被膠紙封住,但微紅的眼睛和臉頰上因為恐懼而漾起的暈紅讓人不由地產生一種把這股嬌羞徹底碾碎的暴虐之氣。


男子笑著撕扯掉蘇文芳的旗袍,雪膩嫩白的肌膚暴露在空氣之中。


在昏暗的燈光下,默默的散發著誘惑。


他掏出一根沒有用過的麻繩,用幫困螃蟹的手法緊緊的縛住蘇文芳。


蘇文芳嬌嫩的肌膚承受不住生麻繩麻癢刺痛的刺激,禁不住的扭動起來,可是愈掙紮,繩子縛得越緊。


在更激烈的刺激之下,蘇文芳的動作也愈加激烈。


雖然如同飲鴆止渴,蘇文芳還是不由自主的抽搐著掙紮,那對高聳著的胸部愈加挺立,頂峰那兩粒鮮紅可口的小豆豆也愈加嬌豔。


那可憐兮兮的俏臉上,兩道淚痕無言的傾訴著主人受到的痛苦和折磨。


男子惱怒的握住蘇文芳的玉臂,低吼道:親愛的,為什麽不乖呢?為什麽要掙紮呢?你知不知道你這是在褻瀆藝術?我一定要懲罰你!


接著便嘎的一聲,一刀把蘇文芳的肩膀卸了下來。


突如其來的劇痛讓蘇文芳忍不住抻直了玉頸,痛苦的悶哼被結結實實的擋在肚裏,隻有喉間不斷發出高亢的嘶鳴。


稍一扭動,撕心裂肺的痛苦讓她不再敢動彈,麻繩的麻癢和肩膀的銳痛不斷侵襲著她的思維。


在痛苦的折磨下,蘇文芳恍惚中感覺下身一陣溫熱,春水汩汩地從那一汪酥軟的泉眼中流出。


男子見此勃然大怒,仿如暴怒的凶獸般,一手粗暴掐住女人的脖子,一手伸進女人身體最嬌嫩的地方狠狠的摳弄。


女人!你這樣的女人!果然是天生淫蕩的!為什麽你們總是這樣淫蕩。為什麽要躲著我?為什麽?為什麽?


男子湊近蘇文芳,惡狠狠盯著她,瞳孔中的神光暴戾瘋狂卻沒有焦點,掐住女人脖子的手力度下意識地不斷增大。


你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為什麽你們這樣的女人不管在什麽時間,什麽地點,什麽時間總是不顧一切的發情?為什麽發起情來便忘了現實的婊子?男子雙手死死的掐住蘇文芳的脖子,敷在蘇文芳的軀體上,不斷地聳動起來。你這淫蕩的女人,通通都是假的,什麽真心實意都是假的,隻有這天鵝頸般的脖子,隻有藝術品般的軀體是真的,是真的,可是,你這樣的女人怎麽配擁有這些藝術品呢……


漸漸地,男子的節奏舒緩來下來,雙手摩梭著女人的玉頸,嘴巴撕咬著蘇文芳高聳處的小豆豆,卻沒發現她已經漸漸的沒有了呼吸。


良久,男子迷醉的呢喃。


就是這樣漸漸冷卻的溫度,悄悄消散的香味,這軀體是多麽的迷人的藝術品,隻屬於我的藝術品。男子雙手捧著蘇文芳那張寫滿驚恐與痛苦的俏臉,臉頰慢慢地磨蹭著,呢喃著,這是屬於我的藝術品,我要把她帶走啊。為什麽藝術品總是這麽容易凋謝呢?


男子就這樣捧著臉,抽插著把蘇文芳拖進了浴室。


男子摸出一張刀片,小心翼翼地剝離蘇文芳臉部的皮膚。


慢慢的一刀一刀割裂著,陶醉地一口一口舔著那切口。


那眼神是如斯的堅定,那雙手是如斯靈巧,那動作是如斯輕柔,仿若那就是他最珍愛的瑰寶。


當整張皮完全從臉上揭下來的時候,男子身體打了個寒顫,一股熱流澆灌進了蘇文芳冰涼的泉眼中。


他單手托著皮,一邊用臉摩梭著,一邊清洗著蘇文芳胴體。


他深情地呢喃:真想把她們跟你一起帶走啊,可惜沒時間了,你永遠是屬於我的,真是完美的藝術品呐。


男子把蘇文芳側放在床上,烏黑的長發遮住了臉,仿佛蘇文芳隻是安詳甜美的在床上小憩。


粉紅色薄薄的絲被勾勒著蘇文芳妖嬈的曲線,曖昧的燈光打在蘇文芳仿如不小心露在被子外的胴體上,是那樣的豔麗。


在她的背上隱約能看見幾個血字:你知道的,我在等你的!


真美啊,真是一件完美的藝術品!男子磨蹭著蘇文芳滑嫩的臉皮,低聲叨咕著,然後跳出窗外,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最快小說閱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