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兒媳婦第48章幫忙(5)

時間:2018-12-31作者:夫子


<!--336*280-->


手機閱讀更精彩, m.


啊,真的太棒了!蘇晴轉過頭來,看著楊大明笑了笑,說:爸爸,謝謝你,剛才你已經把我的乳汁吮空了,我好舒服,現在,輪到我為你吮吸了。


兒媳婦的話透著玄機。


一開始,楊大明滿頭霧水,一下子無法反應過來,直到她把身體移動著,把頭湊向楊大明的胯部時。


楊大明才明白她的意思!


那天晚上,蘇晴喝了那杯投放有藥物的咖啡,高飛強迫她幫自己吹簫過後,就有了那方麵的經驗。


今晚,她要在公公麵前好好展示一番。


隻見她枕在楊大明的腹部上,頭往楊大明的胯下俯出,隔著楊大明的褲子,吐出紅紅的一條小香舌,強而有力地向著楊大明那高高地隆起的部位挑逗著。


雖然它那濕潤的舌頭還沒有直接與楊大明的身體接觸,隻是就在她的輕挑細卷之下,一股股的熱氣隔著褲子傳來,那玩意兒更加堅挺,跳動得更加厲害了。


蘇晴將美臀挺了挺,看著楊大明,神秘地笑了笑,問:爸,你感覺舒服嗎?


就在一陣陣的快感的衝擊中,楊大明已無暇回答她的問話,兩手不斷地收放著,借以平衡著她舌頭的衝擊。


蘇晴見楊大明不回答,並不介意地又是笑了笑,兩手摸在楊大明褲子上,慢慢地往下拉著,她的手一邊動作,舌頭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來。


她翹著她那紅紅的小舌尖,沿著楊大明慢慢露出來的部位,連連地挑著,舐著,跟隨著褲子,不斷地往下舐去。


太美了!


楊大明不得不扭動起身體,嘴巴情不自禁地時張時合。


那種無法訴說的快感,簡直如電流一般,不斷地向著楊大明欲望的深處,連連地撞擊,愛的火花,就在那無窮無盡的衝擊中越來越濃,越來越烈。


蘇晴,你清楚你在幹著什麽嗎?楊大明雖然大聲呻吟著,但也不能不再次向她強調著。


蘇晴聽了楊大明的話,並沒有作出什麽回答,反是一下子把褲子推到楊大明的膝蓋上,滿是唾液的小香舌緊緊地貼在楊大明那玩意兒,用力地刷著。


蘇晴,你……


那感覺,太美妙,美得讓人無法一下子承受得住。


楊大明不得不挺著腰,兩腿分開,合攏,再分開,再合攏,仍然殘留著令人無法忘懷的乳香的嘴巴,大大地張開,半晌合不起來。


哦……


溜滑的舌頭用力的狂掃,然後,像蛇一般緊緊地把它卷了起來,慢慢往她的嘴裏吞著進去。


蘇晴……我……


楊大明不知道如何表達自己的快意,隻是胡亂地叫著。


兒媳婦並沒有停滯,她頭一俯,當即讓暖烘烘的口水和舌頭包裹,深深地往兒媳婦的喉嚨的深處伸了進去……


終於,楊大明在史無前例的爆發中,把所有的精華全部輸送到兒媳婦的小嘴裏。


……


那天上午,蘇晴抱著女兒回家,無意間撞見母親帶著那個曾經在公交車上騷擾過她的猥瑣男回家,並在客廳裏鬼混時,蘇晴一口氣從家裏跑了出去。


蘇文芳感到羞愧難當,無地自容,抬起手,狠狠地扇了劉國柱兩個響亮的耳光,指著他的鼻子,厲聲吼道:


你這個臭流氓,你跟我滾出去,我再也不想見到你。


你他媽的居然敢打我?劉國柱見這個素來在自己麵前逆來順受的女人居然敢動手,感到有些惱怒,但想起這裏畢竟不是自己家裏,暫時不敢還手,冷聲說道:你以為你女兒是什麽好東西,還不是騷貨一個,告訴你吧,曾經,我在一個公交車上就已經把她上了,還在我麵前裝什麽處啊?


你說什麽?蘇文芳大驚,一臉詫異地問:你在公交車上把我女兒上了?你再說一遍!


是啊,那天早上,乘車的人非常多,把整個車廂擠得滿滿的,我就擠到了你女兒的身後,撩開她的裙子,把她幹了,劉國柱大言不慚地說:我還以為再也見不到她了呢,沒想到,她居然是你的女兒,真是天助我也,以後,我們一家人在一起,就更加幸福快樂了。哈哈……


你他媽的還是人嗎,你簡直是畜生,你去死吧!蘇文芳腦海裏立即出現一副劉國柱在公交車上輕薄女兒的畫麵,一下子氣糊塗了,隻見她腦袋一懵,抄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朝劉國柱的胸口捅了過去。


劉國柱本能地用手一擋,水果刀深深插入了他的手背,頓時鮮血直冒。


啊,劉國柱怒喝一聲:你他媽的瘋了?!


正準備對她進行反擊時,蘇文芳已經抽出水果刀,再次朝他身上刺了過來。


劉國柱趕忙用另一隻手捏住自己的手背,一邊用手止住鮮血,一邊驚慌失措地從蘇晴家逃了出去。


蘇文芳追到房門口,見劉國柱已衝進樓道,便伸手將房門關閉,把身子靠在房門上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


碰!


一聲門響,蘇文芳打了一個寒顫。


我女兒怎麽會在公交車上遇見這個畜生呢?如果他經常來糾纏我們母女二人,傷害我的小外甥女怎麽辦?蘇文芳悲哀地想:不行,我不能再讓那個流氓進家門,我就是拚了這條老命,也一定要保護好蘇晴母女……


此時,她多麽希望女兒回家,向她訴說自己的遭遇?


然而,女兒離開家門後,她的手機一直是關閉的,蘇文芳又找不到楊大明家,隻有在家坐等。


天黑了。


女兒沒有回家,她一直流著眼淚,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苦等,一個晚上過去了,女兒還是沒有回來。


天亮了,


她換身被劉國柱撕破的裙子後,跑去小區門口張望,始終不見女兒和外孫女的身影。


然而,家醜不可外揚,她怕破壞自己和女兒的名聲,不敢向看門的王老頭打聽,便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


一天過去了,女兒沒有回家。


又是一天過去了,還是不見女兒抱著外孫女走進家門。


第三天晚上,她突然聽見一陣敲門聲。


她以為是女兒回來了,發瘋似的朝房門口跑去。


然而,當她打開房門時,眼前的情景讓她大吃一驚。


最快小說閱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