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兒媳婦第42章引狼入室(2)

時間:2018-12-31作者:夫子


<!--336*280-->


手機閱讀更精彩, m.


蘇文芳緊張地嬌喘著,一絲的不安,一絲的期待,一絲的滿足,一絲的欲望!


複雜的思緒使她無法正常思考。


她輕輕地掙紮著,櫻唇中呢喃著:不要……放……放開我……我們不……不能這樣……我女兒馬上就回來了……


懷中的女人似乎牽動了劉國柱某種情緒,使他狠不下心來對她進行輕薄。


蘇文芳雖然微微地掙紮著,卻沒有用多大的力氣,內心羞愧的抵抗。


劉國柱依然緊擁著她,感覺她柔軟溫暖的身軀不停地顫栗抖動,這更加激發了他原始的衝動。


他欲火如焚,血脈賁張,想要占有蘇文芳的心意已無法阻擋。


劉國柱決定開始行動。


他用自己的一隻大手緊握住蘇文芳的一雙手,另一隻手緊摟住蘇文芳嬌軟的腰肢,開始輕柔地親吻她的脖頸,時而用舌頭輕輕地舔,時而用嘴唇在蘇文芳小耳朵上輕輕地吹,酥酥地挑逗著蘇文芳地欲望。


蘇文芳的掙紮一直是無力的,她心中明明想要反抗,但全身卻酥酥軟軟,一絲力量都使不出來。


她竭力想抗拒那邪惡的舒服感,但事與願違,反而跟著邪惡亢奮了起來。


劉國柱摟著腰肢的手已經技巧地撫摸著她柔軟的腰際,並不時地下滑到她圓潤的臀丘上揉動。


蘇文芳的腰肢扭動起來,似乎在抵抗劉國柱的魔手,又似乎在迎合著,嘴裏喃喃地嬌喘著:


不……不要,快……快放開我……


在情場上浸淫多年的劉國柱從她似有若無、似拒又迎的掙紮扭動中感覺到蘇文芳的芳心臣服。


他知道今天一定可以采摘到與自己生活已久的嬌美人兒,於是放開了她的小手,趁著梳理她飄柔發際的當兒掌握住她的脖項,使她的頭無法掙紮。


在她還來不及呻吟出聲的時候,劉國柱的嘴唇就緊貼上去,吻住了她嬌豔的嘴,含住她可口的唇瓣。


蘇文芳瞪大了自己晶瑩水潤的眼眸,氣息急促的同時,卻無法躲開劉國柱霸道的嘴唇侵襲。


劉國柱肆意地舔弄著蘇文芳香甜柔軟的櫻唇。


在兩人嘴唇撕扯磨合空隙間,蘇文芳嬌柔地逸出呢喃的聲音,而在她開口的同時,劉國柱狡猾的舌頭乘機鑽入她的嘴裏,急切地汲取她檀口中的蜜汁。


蘇文芳還沒回過神來,那老男人就欺身而上將她按倒在沙發上,強行把她擺弄成仰麵朝天的姿勢。


蘇文芳的身軀被緊緊地壓在那寬大的沙發上,那流瀑般的披肩長發鋪在了她的肩膀下麵。劉國柱淫笑著就騎到了蘇文芳纖柔的腰上。


這是我女兒家,我不能讓這個流氓得逞!僅存的意識提醒著她。


蘇文芳驚恐的望著身上的劉國柱,劉國柱也用火辣辣的目光饑渴的盯著她的胸脯,眼裏麵流露出難以壓抑的極度興奮。


兩隻大手迅速的伸到蘇文芳的脖頸處,捉住了她的衣領,一下子撕開了她粉紅色的外套,接著把整件撕開了的外套從她的身下拽了出來,丟在一旁。


蘇文芳尖叫一聲,罵道:流氓,放開我!


然而,她的叫罵是徒勞的,蘇文芳裏麵綠色的連衣裙是緊身束胸的,躺著的姿勢讓她原本豐滿的胸部更加凸顯。


劉國柱貪戀地盯著蘇文芳那堅挺的胸部,費力的吞了一下口水,說道:


老婆,我們好長時間都沒有在一起親熱了,你就從了我吧!


劉國柱說著,那雙大手再次伸到了蘇文芳的下巴處,掐住了她連衣裙的胸襟,前後一扯,隻聽嗤的一聲,涼爽的感覺頓時侵占了蘇文芳的全身。


那連衣裙已被那劉國柱從上而下硬生生的撕成了兩半。


蘇文芳最裏麵貼身穿著的乳白色高聳的胸罩和緊繃繃的內褲就展現在老男人麵前。


啊,不要!她失聲叫出口來,驚訝和恐懼已變成強烈的羞辱。


劉國柱淫笑著繼續把手伸過來,要除去蘇文芳身上僅存的一點遮蔽。


不要,這是我女兒家,我女兒馬上就回來,求求你!不要啊!蘇文芳拚命地掙紮喊叫起來。


可是她弱小的身軀被強壯的劉國柱壓在身下,隻有雙腿在他的身後不住的踢蹬,但絲毫無法阻止老男人進一步的侵犯。


他的兩隻大手粗暴扯下她的胸罩,蠻橫的褪下她的內褲,就這樣,蘇文芳一絲不掛地展現在這個老男人麵前。


此時,不斷的掙紮已讓她筋疲力竭了,眼睜睜的看著騎在自己身上的這個臭男人把自己脫得光溜溜的。


劉國柱身上散發出的濃濃的雄性氣息以及汗臭味撲麵而來。


蘇文芳覺得一陣惡心。


……


碰!


突然,一聲悶響。


客廳的房門被人從外麵推開。


蘇晴抱著女兒站在房門口,被眼前發生的一幕驚呆了——


隻見一個猥瑣的男人將一絲不掛的母親壓在客廳的沙發上,蘇晴的腦懵了一下,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


沙發聲重疊著這對男女也被這突然起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


啊!


蘇文芳驚叫一聲,慌忙將劉國柱推開,急忙拾起地上那件被劉國柱撕破的連衣裙穿在身上。


劉國柱不慌不忙地提上褲子,一臉笑意地看著蘇晴,說道:


你就是……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把蘇晴認了出來。


啊,怎麽是你?蘇晴一眼便認出這個男人就是那天早上,前往公司上班的路上,在公交車上騷擾過她的猥瑣男,急忙用手指著穿好破連衣裙,紅著臉,垂著頭坐在沙發上,身體嗦嗦發抖的母親,問道:是誰讓你把這個流氓帶進家裏來的?


蘇文芳一臉茫然地望著蘇晴,一時不知如何回答。


劉國柱穿上褲子後,大言不慚地說:我是她的丈夫,也就是你的後爹,從今往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


誰和你是一家人了?蘇晴怒聲吼道:你跟我滾出去!


她的聲音比較大,一下子驚醒了懷中的女兒。


哇……哇……


突然,一陣嬰兒的啼哭聲響起。


蘇晴心如刀絞,於是,她轉過身,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家門,沿著單元樓道,沒命地往外跑。


小晴,你要去哪裏?


身後傳來了母親歇斯底裏的叫喊聲。


蘇晴萬萬沒有想到,母親會和公交車上騷擾過自己的那個猥瑣男鬼混在一起,而且還將他帶到家裏,在客廳的沙發上行苟且之事。


這是她無論如何也不能接受,也無法原諒的,她現在一心想擺脫那個猥瑣男和母親的糾纏,抱著在懷裏哭鬧的女兒離開春錦花園小區後,一個勁的往前跑,逃離這是非之地。


最快小說閱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