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兒媳婦第28章黯淡神傷

時間:2018-12-31作者:夫子


<!--336*280-->


手機閱讀更精彩, m.


中年男人看著電動工具上沾滿的中年婦女透明和粘稠體液,就知道她的身體已經完全崩潰了。


於是,解開捆綁著她的繩子和鐵環,把她從牆上放了下來抱進臥室,然後將她正麵朝下地放置在一張大床上。


隨後,中年男人把自己的褲子脫去,分開她的雙腿,強行進入她的身體、


中年男人沉醉於享受強暴中年婦女的快感之中,中年婦女的掙紮越是劇烈,他就越是感到興奮和滿足。


在中年男人強有力的進攻下,中年婦女感覺到下體傳來陣陣劇痛,她的呻吟聲已經逐漸變成了淒厲的慘叫。


春藥和無情的強暴使得中年婦女的身體逐漸麻木,她根本沒有產生任何欲望,隻是忍受著被淩辱和強暴的折磨。


突然,她覺得一股暖流射入了劇痛的下體,緊接著,中年男人在一聲殺豬似的嚎叫之後,一頭癱軟在床上。


……


完事後,帶著滿身酒氣的中年男人跟沒事似的,像死豬似的睡在床上,發出一陣陣震耳欲聾的鼾聲。


中年婦女艱難地從床上坐起來,望著這個人麵獸心的變態狂,恨不得拿一把菜刀將他給宰了。


然而,想起她來這座城市的目的。


一想起自己剛來到這座人生地不熟的城市,在自己走投無路的時候,是這個男人收留了她,她的心就軟下來了。


中年婦女名叫蘇文芳,也就是蘇晴的母親,由於父親死得早,蘇晴便跟了母親姓,她是蘇文芳一手帶大的。


那一年,常年守寡的蘇文芳經不住蘇晴的前男友的誘惑,便與他發生苟且之事,達到厚顏無恥的地步。


蘇晴一氣之下離開蘇文芳。


不久,蘇晴的前男友另有新歡,便一腳將蘇文芳這個半老徐娘踹開。


蘇文芳一直受到良心和道德的譴責,並因思念女兒成疾。


後來,經多方打聽,聽說女兒來到了這座城市,便變賣了所有的家當,千裏迢迢來這裏尋找蘇晴。


然而,人海茫茫,哪裏去尋找女兒的蹤跡呢?隻好找一家旅社暫時住了下來,四處打聽蘇晴的消息。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


有一天,她從外麵尋找女兒回來,卻發現房間被盜,自己放在行李箱裏的錢財被洗劫一空。


雖然旅店老板娘報了案,但警察還是沒有找到線索,抓到劫匪,又因蘇文芳身無分文,被旅店老板趕了出去。


正當蘇文芳走投無路的時候,遇到了這個變態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名叫劉國柱,是一名泥土匠,由於他嗜酒如命,沒有哪個女人願意嫁給她,至今光棍一條。


他是在一家建築工地做工時,遇見因饑寒交迫,暈倒在地的蘇文芳的,見蘇文芳頗有幾分姿色,便將她領進家門的。


沒多久,兩人便同居了。


蘇文芳在劉國柱這裏住下來之後,一邊替劉國柱做飯、幹家務,一邊尋找蘇晴的下落,但始終沒有蘇晴的消息。


劉國柱喝醉酒,發酒瘋的時候,經常打罵她,但她住在這裏不為吃住發愁,也就忍氣吞聲地過著寄人籬下的生活。


然而,她萬萬沒想到的是,今天晚上,這個男人卻這樣變態地折磨她,讓她死的心都有了。


如果我女兒知道我和這個變態的男人生活在一起,她會怎麽想呢?我已經傷害過她一次了,不能再傷害她,望著熟睡在床上這名變態狂,蘇文芳告誡自己說:不行,我不能和這個變態的男人一起生活下去了,我得擺脫這個惡魔。


於是,她痛下決心離開劉國柱。


趁劉國柱還沒有醒來的時候,她將自己的東西放進行李箱裏,拿上自己替劉國柱買菜做飯節省下來的幾千元私房錢,偷偷離開了劉國柱家。


由於剛經曆了劉國柱非人般的折磨,當她跌跌撞撞地走出劉國柱家沒多遠,就感到體力不支,一頭昏倒在了路邊上。


一名好心的出租車司機見狀,立即將她送去了市人民醫院急診室。


經過醫生一番檢查,發現她的身體受傷嚴重,便要求她住院觀察和治療。


在征得蘇文芳本人同意並交納兩千元住院押金後,醫生安排她住進了住院部的一間普通病房裏。


……


旭日東升,陽光明媚。


新的一天開始,在市人民醫院的綠化帶裏,微風吹拂,一顆顆晶瑩的露珠順著樹葉滑落,歡快地跳躍著;草坪上,綠油油的小草,在柔和的晨光愛撫下蘇醒,在雨露的洗刷下顯得更加綠了。


一縷陽光透過乳白色的窗簾灑落在蘇晴那間高級病房裏。


鳥語花香,空氣清新。


蘇晴從夢中醒來,睜開眼睛,一眼便看見了睡在護理床上的公公。


楊大明熟睡的樣子很安詳,很愜意。


蘇晴住院這幾天,確實把他累壞了,由於怕外麵的飯菜不幹淨,影響蘇晴身體的康複,他得親自下廚,既要在病房裏照顧蘇晴,又要回家做飯。


因此,他睡得很死。


在醫院治療和楊大明的細心照料下,蘇晴終於可以住院了,醫生讓他們在今天上午8:30上班的時候,去辦理出院手續。


現在離上班時間還有將近兩個小時,她不忍心叫醒公公,便坐起來,靜靜地靠在床頭上,望著天花板發呆。


想起公公這段時間對她的細心照顧,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母親,想起小時候母親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蘇晴的眼睛變得濕潤起來。


然而,她一想起幾年前,多次在家撞見母親撅起一個大白屁股,被自己前男友玩弄時的畫麵,想起母親恬不知恥地與那個男人在一起,自己與她撕破臉,獨自來到這座城市的情景,又頓覺有點黯淡神傷。


我媽還好嗎?她還和那個男人在一起嗎?蘇晴悲哀地想,告誡自己說:不管怎麽說,她還是我母親,我不能忘記她的養育之恩啊,我得抽個時間回家看看……


楊大明醒來的時候,發現蘇晴靠在床頭流眼淚,心一緊,急忙從護理床上跳下來,走到蘇晴的病床前,關切問道:


小晴,你這是怎麽啦,咱們不是說好了,以前的事情已經翻過去了,你怎麽又在哭了呢?


沒……沒什麽,我隻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蘇晴緩過神來,急忙從床頭櫃上扯了幾張衛生紙擦眼淚。


最快小說閱讀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