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83章 閣下,請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83章閣下,請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又是霍言深!


卿少的手驟然捏緊,他轉頭看了一眼賀梓凝,似乎下決斷一般,站起身來。


他怎麽會不知道霍言深的手段?那個人,從來都不打沒把握的仗。


隻是,他沒想到的是,霍言深明明有了李曉菲,還來和他搶賀梓凝!


卿少壓下胸口起伏的怒意,轉身對程叔道:“準備撤。”


程叔點了點頭,看向困惑的賀梓凝,問道:“那賀小姐呢?”


“我帶她走。”卿少說著,走過去,猶豫了一下,拉住了賀梓凝的手腕。


她用力掙,他卻拉得很緊:“小凝,有人來了。”


“誰?”賀梓凝疑惑道。


“霍言深。”卿少定定地看著賀梓凝的眼睛:“你們很熟?他應該是來找你的。”


“不熟,因為霍氏娛樂的活動,有過幾麵之緣而已。”賀梓凝雖然這麽說著,心頭卻是湧起一陣嘲諷。


果然,她用真麵目一出現,霍言深就來找她了!


還說要娶李曉菲,說得好聽,結果,還不是看臉!


賀梓凝撇了撇嘴,決定今晚就把家裏換鎖,把霍言深趕出去!


而卿少聽到賀梓凝說不熟,心頭頓時一亮,他唇角揚起了幾分,拉著賀梓凝就往外走。


賀梓凝雖然不想被這麽拉著,可是,她也想看看,霍言深到底要怎麽搶她回去,又怎麽處置?!


很快,眾人在莊園建築前方的草地上相見。


四目相對,霍言深看到卸了妝的賀梓凝,瞳孔一縮。


她也看了他幾秒,然後,便收回了目光,就好像他是陌生人一樣。


霍言深蹙眉:“凝凝,快過來。”


賀梓凝不理他。


霍言深見她不動,於是,帶著殺氣的目光落在卿少的麵具上,開口:“閣下,請把我的未婚妻放了!”


還未婚妻?!


賀梓凝掃了一眼霍言深:“這位先生,我怎麽不記得我和你有半毛錢關係?!”


霍言深的心驀然收緊,她竟然當著別的男人的麵說,他們沒有半毛錢關係?!


難道那麽久的朝夕相處,都不值一提麽?


他的目光,慢慢落到了卿少拉著的賀梓凝的手腕上。


剛才,他還沒注意,此刻,簡直覺得渾身毛孔都燃起了火!


他的女人,誰都不能碰!


他今天過來,人是帶夠了,但是,賀梓凝在對方手上,他不能輕易動手,萬一不小心傷了她怎麽辦?


所以,霍言深耐著性子道:“凝凝,聽話!”


賀梓凝剛剛挪動了一點兒腳步,卿少就收緊了手上的力道:“小凝,別走好不好?”


她聽到他放低姿態的聲音,心頭微凜:“我不是要過去,我隻是想要去你後麵。”


卿少有些震驚,眼底有光亮一點一點透出來。隨即,他鬆開她的手:“好,那你和程叔一起去後麵等我。”


“好!”賀梓凝衝他笑笑。心頭,卻是有了主意。


卿少一直牽著她,她根本無法逃脫。可是程叔不同了,如果她能找到機會……


反正她不想和霍言深回去,更不可能和這個完全陌生的卿少在一起。


賀梓凝想到這裏,衝卿少道了聲‘一會兒見’,然後,就後退兩步,隨著程叔走了。


對麵,霍言深見賀梓凝竟然和別的男人的手下走了,頓時,心就仿佛突然空了一塊。


他的眸子死死鎖住賀梓凝,看著她轉身離開,連頭都不願意回。他定定地站在那裏,生平第一次覺得有些冷得徹骨。


賀梓凝離開,此刻麵對麵的兩個男人互相看著對方,很有默契一般,一場戰爭已經拉開。


而賀梓凝,隨著程叔走向莊園後門的方向,卻在半路上開口道:“程叔,我能不能先去一下洗手間?剛剛有些緊張,外麵又冷,所以很想上廁所……”


程叔思索了兩秒,點頭:“好吧,不過請賀小姐盡快。”


“謝謝!”賀梓凝點頭,走向了建築裏的洗手間。


剛剛他們走的時候,卿少將她的包還給她了,裏麵帶著全套化妝品,隻要她再換了衣服……


這邊的侍者全是統一製服,她要走的話,必須得拿到一套。


而西邊小院似乎是侍者居住的地方,外麵還晾著侍者的衣服。


她關上洗手間門,從窗口翻了出去,快速跑到了西邊小院。此刻,侍者都不在,她快速拿了衣服,給自己化了妝,然後,裝作鎮定地向著莊園的後門方向走去。


一路上,雖然有人看她,但是,卻無人懷疑,賀梓凝走出去的那一刻,終於長長地舒了口氣。


她原本打算直接回寧城的,可是想了一下,那個男人此刻還在醫院,估計昏迷或者沒有任何行動能力。她還不如趁這個機會,偷偷剪掉一截他的頭發!


想到這裏,賀梓凝快速檢查了一下自己此刻的妝容,然後將那套侍者的衣服脫下來扔到了一邊,便往前走去。


隻是,她發現了,這裏似乎是私人路段,根本沒有公交和出租車,如果她再繼續走,很容易被人識破的!


估計,霍言深和卿少兩人都會很快發現她不見了。


那麽,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


賀梓凝四處看了看,決定找個地方先勉強對付一下,天黑了再回去也行。


而賀宸晞,她已經拜托了陳玉婷,應該不會有事。


果然,她還是不能露出真麵目,否則,還不知道引出什麽樣的事情來!


整個下午到晚上的時間,賀梓凝都在附近的樹林中。


所以,她看到在她離開不到十五分鍾後,就看到有不少車來回在這附近搜寻,也不知道是霍言深還是卿少的。


直到到了晚上,再沒了車,賀梓凝這才從樹林裏走出來。


從這裏到市區大概得有五六公裏夜路,不過賀梓凝這麽幾年來不是沒有一個人走過夜路,所以,她也不怎麽害怕,隻是默默地一個人往城裏走。


大概一小時之後,賀梓凝終於看到了一輛空著的出租車,她打了車,直奔市第一醫院。


因為那是距離賀家最近的醫院,如果警察看到受傷的男人,必然是送到這家醫院的。


賀梓凝來到醫院門口,四處看了看,發現沒有可疑的人,便走了進去。


她長相不起眼,也沒有被任何人注視,一路順利地來到了外科。


其中一間病房門口,有民警在執勤。


其實有民警在,反倒省了賀梓凝的尋找時間。她幾乎是看了一眼,就知道那個男人在哪間床上了。


因為並非單間,也有人在那裏進出,所以,賀梓凝走進去的時候,民警隻是看了她一眼,並沒有理會。


賀梓凝看到還有一間床位的傷員沒有家屬,她在那裏坐了一會兒,忍住有些惡心的血腥和消毒水味道,然後,趁著民警不注意,快步去了簡安安找的那個男人床邊,


她的鑰匙串上有一把小剪刀,賀梓凝拿起剪刀,假裝從地上撿東西,實際卻趁無人注意,剪了男人的一小戳頭發。


做完了這些,她總算鬆了口氣,可是,就在她剛剛直起身子、準備不動聲色地離開的時候,卻聽到門口的民警道:“霍先生!”


賀梓凝的動作猛地頓住,一抬眼,便看到霍言深已然走了進來,深眸鎖住她,眼底都是複雜的情緒。


她的手心裏,還有頭發和小剪刀,賀梓凝連忙將手背到了身後,警覺地看著霍言深。


霍言深看到她眸底的戒備疏離,隻覺得呼吸好似被抓住了一般難受。


今天,他一聽到她被人抓住了,就瘋了一樣來找她,甚至不惜暴露自己手裏的力量。


可是,見到她的時候,她卻對他的稱呼卻是‘這位先生’。


雖然,她當時是頂著賀梓凝的麵孔,可是,好歹他們相處了這麽久,她多少對他應該有所了解,不論他對她哪個身份,都是沒有任何惡意的。


而她卻根本不願意相信他。


霍言深垂在身側的手,緊握成拳,努力壓下心頭的酸澀感,開口:“菲菲,你怎麽會在這裏?”


“我——”賀梓凝的眸子有些閃爍,可是,無論她如何編排,似乎,都找不到任何合理的理由。


就在她絞盡腦汁的時候,賀梓凝的心頭湧起一道疑惑!


她不過隻是匆匆化妝成了李曉菲,可是,身上的衣服還是她在莊園時候的那一身,所以,霍言深應該是看到了的。


然而,他卻沒有任何震驚的表情。


所以,說明了……


她猛地看向前方的男人,這一刻,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越發看不透。


“霍先生,我想,我沒有任何解釋自己行蹤的義務。”賀梓凝決定以不變應萬變,裝不知道來試探。


“叫我霍先生?”霍言深一步一步走過去,將賀梓凝抵在了牆角。


原本病房裏看熱鬧的眾家屬,已然被跟著趕來的沈南楓請了出去。


病房裏隻有隱約的病人呻.吟聲,除此之外,安靜一片。


賀梓凝被迫推到了牆邊,將手裏的頭發和剪刀捏得更緊。


“菲菲,你覺得我們之間的關係是什麽?”霍言深在賀梓凝麵前站定,深眸鎖住她的眼睛。


為什麽,任何時候、任何身份,她都會毫不猶豫離開他?


他的心底有尖銳的疼痛湧起,伴隨而來的,還有深深的無力感。


他第一次喜歡一個女孩,卻被她拒絕地這麽徹底。


他扣住賀梓凝的下巴,低下頭,去吻她的唇。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