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64章 他能給她的,唯有寵愛一生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64章他能給她的,唯有寵愛一生


李曉菲就是賀梓凝!


怪不得,自從那天起,他就找不到賀梓凝!


怪不得,他明明有潔癖,可是,卻對李曉菲一點作用都不起!


怪不得,他會因為李曉菲而心動,同時,還會因為賀梓凝被人中傷而心痛!


原來,他這麽久的難以取舍和痛苦掙紮都是根本無意義的行為。


因為,他愛上的,完全就是同一個人!


是他的未婚妻賀梓凝!


“菲菲,不,凝凝,為什麽這麽躲著我?”他的手指輕輕落在賀梓凝的臉頰上,低聲呢喃。


“對不起。”霍言深看著她,語氣沉痛:“這七年來,對不起。”


她依舊沉睡,沒有回答他。


“菲菲,對不起。”他想到他親口對她說分手。


明明,當時他們那麽好,明明,他都看出來她對他有了好感,看他的目光,清透中帶著笑意。


可是,讓他如何去同她解釋?


說七年前的事嗎?不,那天賀梓凝眸底的恨意,他記得再清楚不過!


如果她知道他就是七年前侵犯她的人、毀了她一切的人,恐怕,他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機會了!


這時,床上的賀梓凝似乎開始退燒,她低低地呢喃著,身子開始不自覺地翻動。


“凝凝,怎麽了?”霍言深連忙握住賀梓凝正在輸液的手,生怕因為她的亂動而讓血液回流。


“嗯……”賀梓凝低低地道:“冷……”


霍言深眸子一掃,見這裏已經沒有別的被褥了,他微微猶豫,開始脫自己的衣服。


他的衣服此刻還有些潮濕,全都被他脫了下來。


他看著格外狹小的床,小心翼翼地抱起她,然後,讓她整個兒窩在他的懷裏。


他的身子躺在那樣狹小的床上,幾乎完全不能翻身,不過,她窩在他的懷裏,似乎安靜了幾分,再也不說冷了。


懷裏的身軀,依舊還是那麽嬌.小,霍言深突然明白,為什麽那天在頒獎的時候,握著賀梓凝的手,會感覺那麽熟悉了。


他低頭吻了吻她的頭發,心疼地歎息:“凝凝,讓我照顧你好嗎?”


她為什麽這麽倔強,為什麽……


隻是,就在這時,一個小小的身影驀然在眼前浮現。


李宸晞!


那個叫李宸晞的孩子!


霍言深這一刻,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跳格外得快。


他低頭看著懷裏女人的臉,突然覺得,似乎和李宸晞長得格外相像。


而且,之前李曉菲說,李宸晞是她哥嫂的孩子,可是,他無意間見過她手機裏的相片,那兩人就是普通模樣,怎麽可能生出這麽漂亮的孩子?!


而且,誰家孩子不是自己帶,而是找自己的妹妹帶?!


而李宸晞今年六歲多,賀梓凝七年前懷孕……


種種,似乎都在告訴他,其實,李宸晞根本就是他的兒子!


不是叫李宸晞、不是叫賀宸晞,而是應該叫霍宸晞!


那麽,這幾年她是怎麽過來的?


懷著寶寶、備受著那樣輿論的摧殘,所以,她走投無路,認了一個哥哥嫂嫂、換了身份、隱藏了驚為天人的容貌,如此就是七年!


霍言深想起,當初沈南楓給他送來的資料。


資料上寫著,李曉菲過去做過很多工作,當過餐廳服務生、送過快遞、當過狗仔,還有,很多別的女孩子根本不會考慮的粗活……


所以,她明明那麽漂亮的手,掌心卻有薄繭,他才會感覺到那樣粗糙磨礪的感覺,隻是因為,那都是這七年給她的沉澱!


而這七年,他是怎麽過的呢?


他的確一直沒有放棄找她,可是,他錦衣玉食,住著漂亮的大別墅、開著奢華的轎車、接受著眾人豔羨的目光,一句話,對很多人生殺予奪。


而這種種美好的背後,卻不知道,原本該是他妻子的人,食不果腹、戰戰兢兢、住著有老鼠的房子,用自己的雙手,養著他們的孩子!


他突然覺得眼睛有些潮濕,他抱緊她,想對她說對不起,卻發現,這樣的三個字,對於她的經曆,再蒼白不過!


沒有什麽,能夠彌補她過去的痛苦,也沒有什麽,能夠讓時光倒流。


他能給她的,唯有寵愛一生。


還有,他們的寶貝宸晞,那個他差點就說不要的孩子!


怪不得,他明明不喜歡小孩,卻不知不覺接受了他。


怪不得,那天和賀梓凝一起牽著他的手的時候,看到三人在一起的影子,心頭竟然湧起一種類似一家三口的幸福感覺!


所有的種種,不過是因為血濃於水,那根本就是他和賀梓凝的孩子!


隻是這七年,他沒有盡過一分做丈夫、做父親的責任,卻讓自己的妻子孩子隱姓埋名、流落街頭!


眼眶裏的熱意更加明顯,霍言深低頭看著懷裏安靜睡著的女人,隻覺得心頭被那種複雜的情緒占得滿滿當當,再也容不下其他。


她在退燒,額頭上都已經見汗,他因為一直抱著她,身子都被她周身的汗水打濕。


她的身體在他的懷裏變得越發柔軟,可是,這一刻霍言深卻沒有旖旎的心思。


第一次,他開始認真思考應該如何好好向一個女孩證明自己的心,怎麽讓她從排斥到接受,又怎麽讓一個對自己並不親近的兒子,接受自己。


時間慢慢過去,賀梓凝的溫度漸漸恢複如常。


她想要翻身,動了兩下動不了,哼哼了一下。


霍言深一瞬間渾身肌肉緊繃,生怕賀梓凝醒來,發現自己,無法解釋。


不過,或許藥物有鎮靜成分,賀梓凝隻是皺了皺眉,又繼續睡了過去。


那一刻,霍言深看到她安靜的模樣,隻覺得整顆心都塌陷了,滿滿都是柔軟。


漸漸地,賀梓凝的吊瓶也見底了,霍言深於是小心翼翼地將她抱起來放在床上,然後,拿了棉簽過來給她拔針。


拔針的時候,她似乎覺得有些疼,又哼了一聲,不過,依舊沒醒。


剛才她出汗,被子被弄得有些濕,霍言深摸了一下床單,發現床單還好,於是,隻是將被子翻了一麵。


他原本也想躺上去的,可是,看到床鋪隻有那麽小,他上去了,她估計同一個姿勢睡覺太難受。於是,找了根凳子,坐在了賀梓凝的床邊。


時間,慢慢過去。睡夢中的賀梓凝覺得身上的沉重消散了很多,而因為之前喝過不少水,就有些想去洗手間。


她在床上掙紮了一會兒,終於,睜開了眼睛。


視線裏,一片漆黑,可是,她卻隱約覺得不對。


不過,迷迷糊糊中的賀梓凝也沒有多想,她動了一下,就揭開被子,撐起身要去洗手間。


霍言深原本一直守在賀梓凝床邊的,或許因為她的氣息令他安心,不知不覺便打起了盹。


因此,直到賀梓凝從床上坐起來,霍言深才反應過來,睜開了眼睛。


而他還沒來得及發出聲音,賀梓凝就已經將腿翹了下來,然後,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啊!”賀梓凝斷然沒有想到自己下地竟然會碰到類似人一樣的東西,不由嚇得尖叫了一聲,猛地縮回身子。


霍言深睡意瞬間全無,他開口:“菲菲,是我,別怕!”


賀梓凝聽到好像是霍言深的聲音,可是,因為視線一片黑暗,所以,依舊有些恐懼。


她蜷縮在被窩:“你怎麽會在這裏?”


霍言深一下子想到一個關鍵的地方:他剛剛把她臉上的妝都擦掉了,所以,她如果照鏡子,豈不是明白,他已經知道她就是賀梓凝了?


那她,會不會再次消失?他心頭一慌。


想到這裏,霍言深有些慶幸自己剛剛第一反應叫的是‘菲菲’,所以,他決定繼續裝不知道!


他解釋道:“菲菲,我經過你家門口,發現你暈倒了,所以就把你抱進來了。”


賀梓凝這才隱約想起,原本她是打算關門休息的,結果,好像門還沒關上,就什麽都感覺不到了……


於是,她開口道:“謝謝。”


“菲菲,你發燒感覺好些了嗎?”霍言深又問。


似乎,真是好了很多……賀梓凝點頭道:“好多了,謝謝。”


說完,她挪動了下身子:“我要去洗手間。”


“好。”霍言深站起來,將凳子挪開:“你家的燈壞了,要不要我幫你照亮?”


“不用了。”賀梓凝開口道:“就這麽大,我自己能夠過去。”


說著,她起身走向洗手間,可是,卻不知道被什麽絆了一下,頓時,向著前麵摔去——


隻是,在她本能地驚呼的同時,霍言深已經快速伸出手臂將她往懷裏一攬。於是,她便直直地撞入了他的懷裏!


“菲菲,沒事吧?”霍言深緊張道。


“沒——”賀梓凝話沒說完,卻突然隻覺得一盆水從頭澆了下來!


她,好像什麽也沒穿?!


她伸手摸了摸自己,發現她果然全身上下,隻穿了一條小內褲,就連內衣都沒有!


此刻,被他完全抱著,他的手掌覆著她光裸的後背和腰,接觸的地方,突然灼熱得厲害。


賀梓凝胸口起伏,不知道是生氣還是羞惱:“我的衣服呢?!”


霍言深剛剛也被懷裏突如其來的溫軟驚了一下,以至於,聽到賀梓凝的問題時,想也沒想,便直接而霸氣道:“都被我脫了!”


*作者的話:


霍少終於知道真相啦!算是之前承諾給大家的國慶節福利哦!後麵各種哄老婆孩子,甜甜甜~祝大家雙節快樂!


謝謝alina,小香香,nature的打賞,麽麽噠!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