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418章 想叫,發不出聲音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賀梓凝現在其實更是在懷疑,這是每個房間都配備了這種專業娛樂設施還是就他們的房間有?


因為,繩子是四根,而且她剛剛掃了一眼床頭,其實還有兩根柱子,這分明就是……


這裏是法屬島嶼,法國人可真會玩啊!


她感歎著,又順著霍言深的腹肌往上吻,封住了他的唇。


一邊吻著,手也沒閑著,去拿另一根繩子。


反正她也知道了,她隻要一主動起來,他似乎就拿她沒辦法,整個人都呆呆的動不了,完全是任她為所欲為。


想到一個大男人被她綁起來,賀梓凝就覺得頗有成就感。


此刻,她已經將繩子在床頭繞了一圈,然後,先綁上了霍言深的右手。


他似乎有些反應,不過,她為了怕他發現,馬上伸手又在他敏.感的地方點了幾下,頓時,他又乖乖的了。


心頭更加緊張了,賀梓凝連忙再次一圈圈地將繩子纏好,最後,打了個死結。


哈,這下子,差不多成功一半了!


賀梓凝眨眨眼,看向外麵,嗯,太陽開始西沉了,快要接近水平麵了。遠處千裏海麵,層層跳躍著金色。


她依舊在挑戰著難度任務,開始綁霍言深的左手。


因為太激動,一個不小心,拉緊了些,霍言深手臂一縮,嚇得賀梓凝連忙整個兒將重心壓.在了他的身上,唇印上了他的喉結。


他終究是忍不住,鼻子一熱,流了鼻血。


“老公,怎麽流鼻血了,唔,今晚我們吃點大棗補補血!”賀梓凝說著拿紙巾給霍言深擦。


他的瞳孔,此刻都被火焰所取代,整個人雖然還沒動,可是,卻好似一個一觸即發的火山。


她深知她再不綁好人,恐怕今天就在劫難逃了,於是,連忙側過去吻他的耳廓,一邊掩飾住綁他左手的動作。


當最後一個死結打好,賀梓凝總算鬆了口氣。


她拍拍手,猛地就從霍言深身上彈了起來,跳下床:“小深深,自己在床上好好玩吧,我去看日出了!”


某大魔頭感覺道柔.軟一下子遠離,纏.繞他的瘋狂瞬間撤走,他的定身術好像被解開了一樣,這麽一動,才發現,自己被綁了!


再看那個罪魁禍首的小妖精,已經跑到艙門口了!


“寶寶!”他眯了眯眼睛,眸底都是殺氣。


賀梓凝才不怕,她衝他吐了吐舌.頭,做了個拜拜的動作,拉開門,走了。


霍言深想要坐起來,可是,雙手被綁住,竟然完全不能動。


他抬了一下腿,發現雙.腿也被綁得很緊,即使能夠抬起,可是,也根本沒辦法啊!


很好,她膽子越來越大了,看來,他是得振振夫綱了!還有兩天回寧城,她估計是不想再下床了!


霍言深想到什麽,喉結動了動,下麵就更加堅.硬了。


偏偏,他被束縛著,即使再想,也根本什麽也做不了!


越想罰她,他的欲.望越發噴薄,這次,她什麽都沒做,他竟然光靠腦補,又覺得鼻腔發熱了!


而此刻,賀梓凝跑到了外麵,才發現大廳裏竟然靜悄悄的,而且,作為全遊艇觀景最好的地方,也就是船頭那邊,竟然也隻有遊艇上的救生員!


她於是問救生員,大家都在哪裏。


救生員解釋道,恐怕大家都累了,所以上船各自回房間後,沒人出來,而她是第一個!


聽到這個解釋,賀梓凝眼睛都綠了。話說,這些人要不要個個都和她老公一樣?


特別是顏慕槿這個最愛拍照的,竟然也沒出來!


一個人在外麵欣賞風景,又似乎少了味道。而且,這邊的船員都是當地人,她不太習慣和他們說話,於是,有些想回房間。


尤其是,想知道霍言深怎麽樣了。


他不會有什麽問題吧?畢竟,他剛剛那麽想,一下子被綁住,會不會出什麽問題?


想到這裏,賀梓凝連忙回去,打開了房間的門。


她沒有馬上進去,而是等了幾秒,發現一點動靜都沒有,這才輕輕地走了進去。


他沒有咆哮,沒有說出任何威脅性的話,不像他的作風啊?


於是,賀梓凝將門鎖好,然後一步步往前,終於看到了床上的霍言深。


一切,安安靜靜的。他依舊還是剛剛她離開時被綁住的模樣,一動不動。


隻是,他閉著眼睛,鼻子下麵有些微的鮮血,整個人十分安靜,沒有半分平日裏霸氣強大的氣場,反而好像個熟睡的大男孩。


隻是,因為那些許鮮血,染上了唇.瓣,所以,整個人給人一種妖異的俊美感,仿佛是從幾個世紀前穿越過來的吸血鬼王,頹廢華美。


真好看啊!賀梓凝剛剛燃起這個念頭,繼而突然頓住腳步。他不會怎麽了吧?為什麽她靠近了,他都不動?


以前看過什麽電視劇或者小說,說男人被喂了春.藥,要是不釋放出來,可能會爆體而亡。


雖然他什麽都沒被喂,可是,她也知道他平日裏都是什麽狀況。


剛剛她那麽用力地撩他,又不給他吃,估計那會兒,他都快憋死了吧?


會不會真的怎麽了?


賀梓凝心頭一慌,連忙湊過去,輕輕碰了碰霍言深:“言深?”


他緊閉著雙眸,沒有反應。


她轉頭看向他下麵那裏,依舊直直地豎著,好像比平日裏更紅些。


完了完了,她是不是真的玩過火了?


賀梓凝心頭更加著急,連忙趴到霍言深胸口,聽他的心跳。


他的心跳很快,每下都重重地敲擊著她的耳膜,讓她覺得,他要麽沒問題,要麽,問題很大。


按捺住慌張,她又叫了叫他:“言深,你醒醒?”


他沒反應。


她想到什麽,於是湊過去,吻他。


他沒有回吻,好似感覺不到。


以往的時候,她隻要碰碰他的唇,他都馬上親她的。


可是現在……


賀梓凝徹底慌了,連忙去解霍言深手上的繩子。


可是,她開始是打的死結,所以,接了半天竟然解不開。


心頭更著急了,她連忙起身,出去找船員借剪刀。


不多時,賀梓凝拿了剪刀進來,終於將霍言深手上的繩子剪斷了。


他的雙手得到了釋放,然後無力地垂在了床沿兩側,整個人依舊一動不動。


原本以為,失去束縛的他估計會馬上扣住她懲罰,雖然有點怕,不過,她更擔心的是現在這種狀況啊!


賀梓凝這下子真的徹底慌了,一邊叫霍言深,一邊去剪他雙.腿上的束縛。


很快,他整個人都失去約束了,隻是,卻依然安安靜靜地躺著。


賀梓凝又叫了霍言深幾聲沒反應,連忙爬到一邊撿起他的褲子要幫他穿上,打算穿好就出去叫俞天熠過來幫忙看人。


隻是,她才剛剛撿起了他的褲子,就一下子察覺到了不對。


幾乎是和她的思維反應速度一般快的動作下,賀梓凝已經整個人被霍言深壓.在了身下。


他眯著眼睛,眸底都是暗湧奔流:“寶寶,你該知道,點了那麽大的火,又不負責滅的後果!”


她瞠目結舌,他什麽時候,竟然那麽能忍了?!


剛剛她試探許久,他竟然完全沒有反應,就連肌肉都沒有任何緊繃,分明就是暈過去的模樣。


所以,她才真的信了,他是憋出問題了,慌亂地要去找俞天熠過來看。


可是……


十來平米的房間裏,此刻是風雲雷動。


明明霍言深隻說了這麽一句,可是,賀梓凝卻感覺到,他這次真的是怒了,她玩大了!


“我、我錯了……”她馬上求饒,心想著能不能讓他稍微懲罰得輕點兒。至少,有力氣讓她自己下遊艇吧?


“晚了。”霍言深沉著嗓子道:“還從來沒人敢綁我的,寶寶,你是第一個,也是唯一一個。”


“嗚嗚,言深哥哥,對不起啦,我隻是覺得好玩,你不生氣的哦?”賀梓凝連忙做出可愛的表情。


隻是,她所有的表情落在此刻霍言深的眼裏,都隻有一個信息:可吃。


暴風雨來臨前,總是出奇的平靜。而在天幕被撕開的那一瞬間,真的仿佛世界末日。


賀梓凝真的從沒見過這樣的霍言深,哪怕在這次之前,他也曾有過瘋狂的時刻,可是,和現在比起來,真的什麽都不算。


她真不能動了,整個人完全被他禁錮,無法掙紮、發不出聲音,便已然淹沒在了他狂風驟雨般的吻中。


隻消片刻,她的大腦便開始混沌,身上也開始燃燒,也不知道他對她做了什麽,她的身體完全軟得不像話。


想哭,哭不出來。


想叫,發不出聲音。


隻能被迫接受他在她身上無一不在的點火,比起此刻天邊的火燒雲更加炫目。


身體被他脹滿,他好像開閘的洪水,也好似終得解放的困獸。


她覺得身體已經完全不屬於自己,隻能不斷在死亡和清醒的線上掙紮。


唔,意識徹底模糊之前,賀梓凝想,得罪誰都可以,決不能得罪欲求不滿的霍言深……


因此,當遊艇等著海上落日結束返航,直到抵達港口的時候,賀梓凝都還沒能下床。


*作者的話:


梓凝寶寶,自求多福吧!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