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416章 棧道上,狹路相逢的兩個男人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夜洛寒抱著霍靜染在海邊坐了許久,直到她在他懷裏睡著,他怕她受涼,這才抱著她起身。


一步步沿著來時的路回去,到了水屋附近,卻在木質的棧道上,看到了個高大的人影。


夜洛寒停住腳步,目光鎖住前方站著的鄭銘澤。


也不知道他怎麽這麽晚還沒睡,而是雙手插兜,在幽靜的棧道上漫步。


夜洛寒自來都是很不爽他的,所以,看到鄭銘澤的瞬間,周身就自動起了防禦。


想到自己此刻還抱著霍靜染,於是,他好似挑釁一般,又好似在宣示主權,低頭,吻了吻懷裏熟睡的女人。


嗬嗬,想搶人?想都別想!小染是他的,絕不容許任何人染指!


鄭銘澤在看到夜洛寒這番動作後,唇角抽了抽。


他大大方方過去,擦肩而過的時候,吐出兩個字:“幼稚。”


誰幼稚了?那天玩真心話的時候,鄭銘澤分明在他耳邊挑釁,說不結婚是因為在等霍靜染。


夜洛寒想到這句話,就覺得渾身不舒服,轉眸,給鄭銘澤一記淩厲的眼刀。


原本要走開的鄭銘澤反而不動了,他停住腳步,雙手抱在胸.前,淡淡地看著夜洛寒:“聊聊?”


“我和你,沒什麽好聊的!”夜洛寒冷冷的打斷:“我家小染要睡了。”


“那你先把她抱回去,我在這裏等你。”鄭銘澤似乎察覺不到夜洛寒的敵意。


他瞳孔縮了縮,沒有說好,也沒有說不好,徑直抱著霍靜染回了水屋。


拿溫熱的毛巾給她的身子擦了擦,見她實在是累了,於是將她放在床上,蓋好薄毯。


本要去洗澡的,夜洛寒又想起鄭銘澤的話,不由還是拿了鑰匙,走出了水屋。


果然,在先前的棧道下方,鄭銘澤坐在海邊,手裏點著一根煙。


見夜洛寒來了,他遞了一根煙給他。


猶豫了一下,夜洛寒接過去,借著火,點燃抽了一口。


輕薄的眼圈在二人前麵打了個圈,暈染了夜色下,二人的麵孔。


夜洛寒平時很少抽煙的,因為霍靜染不喜歡煙味,所以在家更是從來沒抽過。


隻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那十年,他真的是煙酒不離身,曾經一天抽過兩包,整個房間裏都是嗆人的味道。


那會兒,似乎隻有借著煙味入肺的辛辣、酒入愁腸的燃燒,才能勉強緩解那些午夜夢回驚坐而起的畫麵。


因著現在又抽了幾口,有些東西,漸漸浮了上來。


兩人都沒說話,直到煙燃了一半,鄭銘澤才主動開口:“其實,你沒必要對我有敵意。”


夜洛寒一愣,似乎是沒料到一向和自己不對付的人,竟然突然說這話。


他還沒應什麽,鄭銘澤又開了口:“其實,當初我第一次見她,那時候你還沒出現,她就已經委婉地拒絕了我。”


夜洛寒眯了眯眼睛:“所以?”


“後來,我聽過你們的一些故事,多少了解了些過往。”鄭銘澤笑道:“雖然聽得不全麵,但是我也知道,她是搶不走的。也不知道你在怕什麽?”


棧道投來的光線下,鄭銘澤笑得有些張揚。


“我從沒有怕什麽。”夜洛寒道:“我隻是不喜歡別人覬覦我的妻子。”


“那天晚上,是逗你的。”鄭銘澤聳聳肩:“我不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何況,當初我對她一見鍾情也隻是基於外表。現在時間久了,我早就放下了,沒結婚,不過是因為沒遇見喜歡的。”


夜洛寒探究地看向鄭銘澤:“所以你挑釁我,是……”


“我這人喜歡開玩笑,不過覺得有意思罷了。”鄭銘澤道:“不過,我團隊最近有個活動,想要用染印記的服裝,所以,我現在專門給你解釋,不希望你誤會她。”


夜洛寒語調微涼:“我自然不會誤會她。”


“不會就好。”鄭銘澤歎息:“其實挺羨慕你們的,我交過幾個女朋友,但是卻隻有第一個是認真的。像你們這樣,青梅竹馬最後走在一起,是最完美的了。”


“謝謝。”夜洛寒看向旁邊的男人,這一刻,他似乎也覺得過去的敵意似乎有些幼稚小氣。畢竟,她是他的,沒有人能夠抹去他們那麽多年相依相伴的時光。


“不用客氣,對她好一點。”鄭銘澤抽完一根煙,站起身來。


他的語氣讓他又有些不舒服,夜洛寒想,或許,他和鄭銘澤就屬於那種天生氣場不合的那種。


所以,他淡淡地道:“她是我的妻子,我自然會對她好,不需要你提醒。”


“嗬——”鄭銘澤笑笑,不再說什麽,徑直往他的水屋走去。


夜洛寒也不再理他,去了自己的水屋。


門口有昏暗的燈光,房間裏,還有他熟睡的妻子。


第二天,夜洛寒和霍靜染起來,先是去霍言戈那邊看了看自家兒子。


那小家夥現在成天要麽和小高玩,要麽和霍儀傾玩,總之就是三個字:不著家。


見小家夥這會兒又帶著霍言戈家三個小猴崽子玩得開心,夜洛寒和霍靜染吃了早餐,便一起去了昨夜的那個花海。


今天早晨,傅禦辰起床,便想起那片花海了。


可是,懷裏的小點心太可口,所以,他忍不住,在早上一起去浴室洗漱的時候,又在洗手台上把她吃了一遍。


她滿眼控訴,累得早餐再次是在房間裏吃的。


直到,傅禦辰拿出專業相機,說上午或者傍晚是最佳的拍照時間,那時候光線明亮卻柔和,適合麵部皮膚的打光。


韓夕顏原本正趴在被窩裏不想動,聽傅禦辰這麽一說,為了拍照,還是掙紮著爬了起來。


“嗚嗚,還沒化妝,一會兒太陽會不會大了?還來得及嗎?”韓夕顏急急地起來換裙子。


“小可愛,你素顏就很美。”傅禦辰說著,去幫韓夕顏找了一身白裙,又幫她梳頭:“我給你綰個發髻,看看能不能拍出古典的感覺來。”


“好啊好啊!”韓夕顏激動道:“有個會造型、會拍照的老公真好!”


“嗯,有個吃起來美味的老婆更好!”他一本正經道。


造型完畢,傅禦辰拉著臉頰紅撲撲的韓夕顏往花海那邊走。


剛到那邊,就看到夜洛寒和霍靜染已經開始拍照了。


這邊的景色很好,隻要選景角度對了,不但能拍到花海,還能拍到花海盡頭的大海。千裏煙波,水天一色。


見到二人,霍靜染打招呼:“夕顏也過來拍照嗎?我剛剛拍了好多,都挺滿意的。來這裏都兩天了,昨天晚上才找到這片風景。”


韓夕顏點頭,忽而想到昨夜,有些臉熱。


話說,他們不會懷疑昨天聽到的動靜是自己吧?


“靜染姐姐,能不能給我看看你拍的?”韓夕顏轉移話題。


於是,霍靜染將照片給韓夕顏看。


她看得羨慕:“都好漂亮啊!隨便一張都好像大片呢!”


說實在的,夜洛寒拍照技術隻能算普通,不過,霍靜染生得美,雖然過了30,還生了孩子,可是,在海灘的光線下,像極了二十四五的年輕女生。


“哪有,你滿滿都是膠原蛋白,拍出來肯定更好。”霍靜染起身,將位置讓給韓夕顏。


“等等。”傅禦辰叫住霍靜染:“靜染姐,要不我來幫你和夜哥拍幾張合影吧?”


霍靜染一聽,頓時眼睛一亮。夜洛寒也很高興,畢竟,剛才他想合影,也隻能用手機的自拍模式。


於是,傅禦辰找了角度,給二人合影了好多張,每張出來,似乎都寫著一個故事。


霍靜染也喜歡拍照,於是,記下了傅禦辰選景的角度,也給傅禦辰和韓夕顏拍合影。


接著,傅禦辰開始發揮專業特長,給韓夕顏仔細找角度,讓原本打算離開的霍靜染都忍不住在一旁學習,恨不得自己也變身攝影師。


想到什麽,她打開了群聊,發了一張剛剛跟著傅禦辰拍的畫麵到了群裏。


剛發了一會兒,顏慕槿就回複了:“天哪,好漂亮,這裏是哪裏?”


霍言深也回複了:“我要去給我家寶寶拍照了!”


時衿言故意調侃:“龍鳳胎寶寶麽?”


霍言深:“龍鳳胎讓兒子帶著呢,要拍自然是拍老婆。”


霍靜染解釋了位置,於是,不多時,看了群消息的女孩子們都帶著老公過來了。


霍言深和賀梓凝並肩過來,身後是霍言戈和白念傾。


兩人後麵,隊伍就浩大了。


夜燃已經能跑,雖然跑得隨時可能摔倒,但是,卻在看到霍靜染的瞬間,馬上一邊叫媽媽,一邊飛快地衝過去,撲進了她的懷抱。


後麵,是三個爬行的小萌寶,在小高的帶領下,歪歪扭扭往這邊趕。


而時衿言則是牽著顏慕槿的手,懷裏抱著時熙朗,一起說笑著過來。


這時,水屋裏,剛剛睡醒的顧沫漓打開手機,便看到了霍靜染直播的畫麵,於是,搖了搖身邊的俞天熠:“天熠,他們都在拍照!”


俞天熠掀開眼皮,看了一眼照片,將手機按在了一旁:“現在人紮堆,肯定拍不好,我們傍晚趁大家吃飯的時候去,準沒人。”


她:“哦。”


“乖,傍晚老公拿專業相機給你拍。你忘了,我診所還有一麵錦旗是攝影協會送的?”俞天熠懶洋洋地道。


“啊?”顧沫漓話還沒來得及說,唇就被封住,某人欺身而上,一掃剛剛的慵懶:“啊什麽啊,現在是早點時間!”


*作者的話:


小染和夜少真的很不容易,還好,都圓滿啦!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