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414章 也是來野戰的麽?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這裏沒有燈,還是全靠二人手機電筒才看到,前麵都是不知名的紅色花朵,有好大一片。


“禦辰哥哥,可惜天黑了,明天我們帶專業相機過來拍吧?”韓夕顏道。


“好。”他似乎想到什麽,於是,打開他的手機電筒,放在了一個位置。然後,拉著韓夕顏坐在了花叢中。


“小可愛,把你手機給我。”


傅禦辰拿韓夕顏的手機,打開相機,試了一下角度,點了拍照。


連續拍了幾張後,他這才過去,將手機給她:“喜歡嗎?”


畫麵裏,周圍都是漆黑,而她和那片紅色的花在中央,仿佛綻放在黑色裏的玫瑰,神秘優雅。


“好喜歡!”韓夕顏激動道:“好像大片啊!禦辰哥哥,你好棒!”


他伸臂抱住向自己投懷送抱的女孩,低頭,吻住她的唇。


她開心地回應著他,卻不料,這麽一吻就失了控,兩人漸漸越吻越深。


耳鬢廝磨,在這靜謐的夜裏,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大,溫度也越升越高。


韓夕顏隻穿了一條棉質短裙,此刻,在相吻中,她的裙擺已經被撩開,傅禦辰的手掌滑入,在她的身上遊.走點火,所過之處,讓她渾身都軟了下來。


胸.前的豐.滿被他揉捏著,女孩初經人事的皮膚逐漸變成了粉色,嬌嫩戰栗著。


他將她抱起來,托住她的身體,用力抵了進去。


她的身體被脹滿,大口吸氣,整個人完全掛在了她的身上。


夜,更深了,隻有身體撞擊和摩.擦的聲音。


她羞怯著、懊惱著,卻又無法自拔地沉溺著他帶給她的快感,致命刻骨,難以言喻。


似乎覺得這樣不夠盡興,傅禦辰脫掉t恤,墊在了草地上,然後,又壓了下去。


他的手機電筒還沒關,有明亮的光線照過來,因為周圍都是紅色的花朵,印得緊密相連的兩人都被鍍上了一層迷離的彤色。


他的眸色深不見底,好似旋渦磁石,深深地吸著她,引導著她和他一起沉.淪、瘋狂。


她的身體都被汗水打濕,因此他每動一下,兩人之間似乎都有水澤撞擊聲,她用力一邊呼吸著新鮮空氣,一邊隨著他的節拍叫喊。


到了後麵,她幾乎撐不下去,也不知道他哪裏來的那麽多體力,隻得低低地求饒。


他卻故意放慢節奏,磨著她,借著電筒的光看身下的她又是羞澀又是綻放的模樣。


直到,她再次被他推上了雲端,身體不自覺地痙攣,腦海裏一片空白,心底卻仿佛有瑰麗的煙花盛開。


他被她驀然的收緊刺激得也無法控製,終於釋放。


低喘著,顫.抖著,抱緊她,許久都沒動。


直到身體的亢奮開始消退,他才從她身體裏出來,低頭又吻住了她,熱切的樣子,好似著了魔。


她已經無力去躲閃或者做什麽,隻能將她的身體完全交給他。


他要什麽,她給什麽。


做也好,吻也好,全都給他。


他深深地擁住她,聲音沙啞,帶著激動的顫.抖:“老婆,我愛你。”


她的眼底湧起淚水,卻閃耀著幸福的光。


而就在這時,遠處有動靜傳來。


隻聽一道女聲道:“洛寒哥,那邊怎麽有光?”


然後,夜洛寒道:“估計島上安的燈吧。”


“嗯,我們過去看看吧!”霍靜染道:“小燈現在估計睡了吧?現在天天鬧著要去言戈家看儀傾,你說說,你小時候是不是也是這樣?”


夜洛寒馬上澄清:“小時候,我的身邊隻有你一個女孩,我也沒和別的女生玩過。”


她輕輕地哼了一聲,繼續往前。


那邊,韓夕顏整個汗毛都豎起來了。


她的小內內呢?怎麽辦,找不到了,嗚嗚……


還有她的內.衣扣子,怎麽半天扣不好?糟了糟了!


旁邊,傅禦辰遞過去一條小內內,韓夕顏連忙穿上,可是,又穿反了!


她著急地連忙換了一麵,突然,燈光滅了。


傅禦辰此刻已經關了手機的電筒,然後,抱起韓夕顏,將地上的t恤一把撿了起來。


他動作又快又輕,抱著她就往花叢深處撤離。


韓夕顏根本不敢說話,緊緊環住傅禦辰的脖頸,靠在他沒穿上衣的懷裏,就差屏住呼吸了。


果然,霍靜染一見亮光沒了,就困惑了:“洛寒哥,燈怎麽滅了?”


她曾經在黑暗裏生活過十年,失去視覺的時候,聽覺已經被鍛煉得很是靈敏。


所以,即使傅禦辰動作很輕,她還是聽出了有什麽不對。


她的腳步驀然頓住,渾身汗毛猛地就豎起來了:“有人!”


夜洛寒聽覺沒那麽好,但是,一聽霍靜染這麽說,馬上就上前一步,一把將她護在懷裏,拿出手機,打開了手電筒,往前照去!


傅禦辰想死的心都有了,簡直恨不得和夜洛寒打一架。


他抱著韓夕顏,身子往下一滾,頓時,便滾入了花叢裏。


這片花海好在夠深,葉子也不紮人,二人躺在裏麵,如果不湊近了,根本看不到。


所以,夜洛寒的手機照了一圈,也沒看見異樣,於是對懷裏的霍靜染道:“小染,沒有東西。”


霍靜染也看了,沒看到什麽,所以,也以為自己是草木皆兵了,於是放下心來。


不過這麽一看,這裏都是紅色的花朵,層層疊疊很是漂亮。女孩子都愛花,她也不由跑過去,蹲下來,借著光看。


“沒想到島上還有這麽一片地方,我明天要過來看看!”霍靜染道:“這個花的花瓣很特別,我突然想到了明年春季主打服裝的紋飾!”


夜洛寒走到她的身邊,蹲下來,摘了一朵花別在她的頭發裏:“那我明天再陪你過來。”


“嗯。”霍靜染點頭,剛剛要直起身子,就看到了一張放大了的臉。


“洛寒哥——”她未說完的話,倏然被他封入了口中。


此刻,夜洛寒腦海裏、思緒裏,什麽都沒有,隻有麵前的女人,剛剛抬眼時候,瞳孔裏跳動的光亮。


那是他漂泊半生,的動力和牽絆啊!


他扣緊她,用力地吻著。


她因為之前隻是半蹲,所以,他這麽一拉,她便失去重心,跌入了他的懷裏。


他往後一倒,唇.瓣隻是短暫地離開了她,隨即,便又馬上印了上去。


她先前鬆鬆挽著的長發散開,那朵紅花落在了烏黑的發間,肆意而熱烈地綻放著。


他抱緊她的力道越來越大,恨不得將她融入骨血。


遠處花叢深處,傅禦辰一直注意著另一邊的動靜。


因此,當霍靜染和夜洛寒突然不說話了,他便一下子警覺了。


再仔細聽,似乎有窸窸窣窣的衣物摩.擦聲音,在靜謐的夜裏,有種讓人臉紅心跳的魔力。


不用想,他幾乎都能猜到二人要做啥。


隻覺得腦袋有些充血,心頭莫名窩著火,卻又哭笑不得無可奈何。


甚至,他還得慶幸,二人來的時候,他和韓夕顏已經結束了,否則……


那個假設,他還真不敢繼續想下去。


傅禦辰低聲在韓夕顏耳畔說了一句話,然後鬆開她,快速地將t恤穿好。


雖然現在他們安全了,可是,他可不想看免費的大片直播,尤其是,把他老婆教壞了怎麽辦?


他起身,一把將韓夕顏抱起來,往遠離夜洛寒二人的方向快步走。


花叢裏的兩人吻得投入,所以,傅禦辰的腳步並沒有被察覺到任何動靜,直到,遠處的兩人越走越遠,直到消失不見。


“小染。”夜洛寒低喘著,捧起霍靜染的臉。


“嗯?”她的聲音好似呢喃。


“突然想到了好多年前。”他的手滑入她細膩的肌膚:“還記得嗎,我剛考上大學的那一年,我們在草地裏……”


她的臉,刷的一下就紅了。


那應該是他們第一次親密接觸吧?


當時,他們一起慶祝,都喝了酒,本來是去公園玩的,不知道怎麽的,就吻在了一起。


那會兒那個公園還在閉園期間,因為他們是霍家的,才放了他們進去,所以,裏麵根本沒人。


年少啊,十八九歲的他,血氣方剛,又喝了酒。明明之前兩人什麽關係都沒挑明的,但是,他一直都喜歡她,看她一直衝他笑,雙唇翕張不停地說著,於是,忍不住便吻了上去。


她明顯是嚇到了,不過,因為酒精作用,反應慢了半拍,膽子卻大了。


所以,他吻她,她沒躲,還回吻了他。


於是,幾乎是一點即燃,兩人本來是初吻,卻直接上演成了熱吻,笨拙又原始,沉溺得心跳狂亂。


最後,便一起倒在了草地上。


接著,她也不知道是怎麽的,他的唇.瓣每過一處,她的身子就燃上一分,整個人又熱又燙,偏偏無力柔.軟得緊。


理智呀,矜持呀,全都不知道跑去了哪裏,隻是躺在那裏,任他欺淩又膜拜一般,席卷她每一寸肌膚。


便是在他這樣的吻裏,她發現自己的衣服都不見了,這時候才開始怕,有些想哭,可是,好像隱隱又有些期待。


直到,他也除掉了他身上的衣服,壓了下來。


那是她第一次看他的身體,完完整整。


*作者的話:


哎呀,排隊吃肉的寶寶們,稍安勿躁,都有的哈~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