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99章 技術太差,還需調教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韓夕顏頓時被逗笑:“禦辰哥哥,你小名怎麽這麽可愛啊!”


傅禦辰黑著臉看向顏慕槿,顏慕槿衝他眨眼,吐了吐舌頭。


而下一秒,韓夕顏便抱住了傅禦辰手臂:“我好喜歡你的小名啊!咱爸媽真會娶名字!超萌!你小時候肯定也很可愛,好可惜我沒見過……”


老婆這麽會說話,傅禦辰頓時心花怒放,他衝顏慕槿挑挑眉,然後側過臉,親了韓夕顏一口:“但是我見過你小時候,你一歲多我就抱過了!”


“咳咳。”時衿言道:“是不是偏題了?”


“好,我來說說我怎麽求婚的。”傅禦辰道:“原本,我也打算求婚,不過,卻不知道夕顏不在家,所以就去了她家裏,卻聽說她被人約走了……”


他繼續道:“那個樓梯真不是人爬的,311個台階,我上去整個人都是懵的。不過,老婆要被人搶了,自然身體本能就好像被打了雞血,所以,我就衝過去了……”


大家還真不知道有這麽一段,傅禦辰也沒有不好意思,而是將現場眉飛色舞地還原了回來,聽得眾人都笑了。


霍青青開口道:“禦辰,那個樓梯我還真去看過,太高,直接就放棄了。”


韓夕顏頓時覺得暖暖的:“對啊,我當時上去的時候,中途都歇了好幾次,沒想到禦辰哥哥竟然是一口氣跑上去的,也沒暈!”


說罷,她轉頭衝韓梓翊道:“爸爸,幸好當年媽媽沒在上麵,要不然你肯定累暈!”


韓梓翊還什麽都沒說,霍青青便接過了話頭:“梓翊哥的確是一口氣跑不了那麽多台階,但是不是因為其他,而是因為他給了我一顆腎。”


頓時,全場安靜了好幾秒。


他們當年的事情,上一代人是都知道的,而下一代的,有的隱隱聽大人提過,有的卻根本不知道。


到底是多深的感情,才能毫不猶豫將自己一顆健康的腎給另一個人?


所以,眾人一時緘口,似乎都有些感觸。


還是藍小棠先開口問道:“梓翊學長,你現在身體好多了吧?我看你和青青這些年,氣色是越來越好了。”


韓梓翊點頭:“嗯,我們一直注意養生,都挺好的。”


“嗯,怪不得,你們到現在身材都這麽好!”藍小棠笑。


霍青青道:“你和慕琛哥身材也保持得很好啊!我們在座的,好像大家都挺好的,一晃多年,其實大家都沒太變。”


“嗯,美顏鏡頭下,好像還是當年的樣子。”藍小棠笑了。


“好了,都別互相誇了,明天就是見真章的日子!”傅席歌道:“明天女士們記得都穿比基尼,男士們嘛,大家想怎麽穿就怎麽穿!”


“你想看誰?”旁邊,喬悠悠擰了他一把。


他連忙湊到她耳邊道:“我是想讓大家看看,我老婆身材這麽多年被我打造得有多完美!”


而一旁,蘇拾槿則是扯了扯顏清澤的手臂:“清澤哥,你覺得我是不是有小肚子啊?穿比基尼會不會不好看?”


“沒有,我家小槿最漂亮。”顏清澤攬住她的肩道。


“好了好了,來第二輪吧!”傅禦辰輸了一輪,很希望修理下一個被抓到的。


於是,歐陽米再次宣布開始,霍宸晞也在沙灘上奔跑起來。


“停!”


這次,中招的是賀梓凝。


她無奈地起身,想了想:“我來大冒險吧!”


雖然,她和霍言深之間沒有秘密,可是,見到傅禦辰她總覺得沒有什麽好事,還不如選擇大冒險。畢竟,這裏長輩多,傅禦辰不敢玩太過。


“好!”傅禦辰笑:“勇氣可嘉!”


他正要出一個損招,卻突然想到了什麽,開口道:“你坐在深哥腿上,對他唱《小蘋果》,然後,順道把他的皮帶解了。”


今天,因為大家剛來,還沒適應,都還穿的是普通的夏天衣服。而霍言深,還穿著短袖襯衣和西褲,一副商務談判的禁欲模樣。


賀梓凝轉身,衝霍言深笑笑:“言深,那我——”


他眼睜睜看她坐到了他的大.腿上,然後身子向他貼近。


頓時,他渾身肌肉緊繃,隻覺得大腦開始習慣性充血。


好個人甫寸狗蛋,這是知道了他的弱點,專門給他出了這麽個損招?!


而賀梓凝已經開唱:“你是我的小呀小蘋果……”


本來這也不是什麽撩人的歌,可是,她穿著裙子坐在他的腿上,聲線清澈,手指還往他的皮帶扣上摸,他就開始浮想聯翩起來。


蘋果?


她某處還挺像蘋果的,特別是,最近 漲奶的時候,那就是大蘋果了……


霍言深喉結狠狠地滾了滾,覺得鼻子有些發熱,渾身被熱氣蒸得快要爆炸,偏偏,他的腰上一鬆,她已然將他的皮帶扣按開了,再伸手去抽。


不知是不是後麵有什麽掛住了,賀梓凝拉了一把沒拉開,不得已,隻好跪在霍言深大.腿上,然後腦袋越過他的肩膀,低頭看他身後。


撲麵而來的氣息和柔.軟撞了滿懷,他感覺有熱氣落在他的耳畔,伴隨的是她輕柔的歌聲。


頓時,他鼻子一熱,隻覺有腥味兒已經開始蔓延。


就在他幾乎把持不住,要找紙巾的時候——


“好了!”賀梓凝正好唱完,手裏也多了一根皮帶,提起來,展示給大家看。


霍言深吸了吸鼻子,隻覺自己的光輝形象終於保住了!


而對麵,傅席歌看到這一幕,不由轉頭衝時慕琛道:“阿琛,還記得當年嗎?嫂子的同學會上……”


怎麽記不得?


時慕琛笑:“當年你玩的損招,又傳給你兒子了?”


“不過,我看言深完全沒你當初的淡定啊!他剛剛真快繃不住了!”傅席歌道:“說說,你當時是怎麽抵製住美色誘.惑、還反撩你老婆一把的?”


記得,當時也是類似的題目,讓藍小棠強吻時慕琛,然後趁他不注意,抽了他的皮帶。


那會兒,藍小棠剛嫁給時慕琛,手抖緊張,吻也不會吻,更不知道怎麽解開皮帶扣,還是時慕琛手把手教她解開了。


卻在最後結束時送了她八個字:技術太差,還需調.教。


想到過去,眾人都不由心生感慨,這麽一晃,孩子們都結婚了……


不過,還好,他們認識多年,友情依舊保鮮,而且兒女們還接了親家,真正成了一家人了。


那邊,遊戲還在繼續,這次被抽中的是蘇拾槿。


她站起來,想了想:“我也來大冒險吧!”


賀梓凝和她不那麽熟,自然也不會太為難,所以道:“蘇伯母,那您給伯父唱一首情歌吧!”


蘇拾槿愣了幾秒,忽而想到什麽,開口:“好,那我唱一首很久遠的歌吧!”


“雨的氣息是回家的小路,路上有我追著你的腳步。腳下邊保存著昨天的溫度,你抱著我就像溫暖的大樹……”


這一刻,時光仿佛穿越了多年,又回到了當初她和顏清澤在一起時候的模樣。


那會兒,他們經曆生死,最後終於冰釋前嫌和好如初。路過一家婚紗店的時候,她聽到了這首歌。


“雨過了就有路,像那年看日出,你牽著我穿過了霧,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


她想起還是小時候,他們兩家一起出去玩,她早晨突然醒了,於是去敲他的門,找他陪她玩。那時候,大人都在睡,他牽著很小的她,走過古鎮的街頭。


古鎮前一天下過雨,青石板路濕漉漉的,他將她牽得很緊。


而就在他們剛剛走到一條小河前的時候,太陽突然從地平線上跳了出來,霎時間,華光萬丈。


她看到,河麵上的輕霧被撥開,他低頭,看著她微笑。


“哭過的眼看歲月更清楚,想一個人閃著淚光是一種幸福。又回到我離開家的小步,你送著我滿天燕子都在飛舞……”


之後,他們一起走在寧城的街頭,也曾看過很多次日出和落日,恍惚裏,已然多年。


如今兒女都已經結婚,他們還看到了第三代的成長,可是,時光改變的是人臉上的滄桑痕跡,卻讓原本深刻的感情,沉澱得更加深刻。


耳畔,隱約有海浪聲傳來,她站在他麵前,凝視著燭火前那個印在靈魂裏的麵孔,眼睛不由變得有些模糊。


便在這樣模糊的視線裏,她見著他也站了起來,走到她身邊,拉起她的手,和她一起唱:“雨過了就有路,像那年看日出,你牽著我穿過了霧,叫我看希望就在黑夜的盡處。現在的我們,並不孤獨,因為有你陪我看每一個日出……”


雖然沒有伴奏,可是,此情此景,觸動了當初見證這場愛情的所有人。


頓時,大家眼睛都不由有些濕潤,一時間,沙灘上都是一片靜默的感慨。


許久,還是傅席歌開了口:“你們兩口子要不要這麽煽.情?梓凝啊,這是大冒險,你是不是太溫柔了?”


他這麽一打岔,大家情緒這才稍微自然些,遊戲又開始繼續。


而蘇拾槿也調整過來,問下一個被抽中的時慕琛道:“琛哥,你選什麽?”


“我也大冒險。”時慕琛起身。


“那我想想,該來個什麽。”蘇拾槿剛剛話落,一旁的傅席歌就衝蘇拾槿道:“給阿琛來個狠的!”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