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81章 摸過一次,就知道她的尺寸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81章摸過一次,就知道她的尺寸


掛了電話,傅禦辰也不管自己身上隻有個錢包和護照,連身換洗衣服都沒有,便又給父親打了過去。


“爸,我在倫敦。”傅禦辰道。


傅席歌應道:“嗯,我和你.媽在給你妹妹研究食譜,這兩天她胃口不太好。”


“你們太紮心了啊!”傅禦辰笑笑:“我在外麵拚死拚活,你們在家腐敗和生娃!”


“今天心情好?”傅席歌察覺出來傅禦辰此刻的語氣似乎有些和平時不同。


“還好。”傅禦辰道:“爸,我打算明天一早去青青姨家拜訪一下,他們家的地址是?”


“你在倫敦,順便過去一趟是對的。”傅席歌道:“那我這就把她家地址發你微信,你去之前記得先打個電話。”


“好。”傅禦辰唇角揚起。


掛了電話,他直接打了個車,前往商業區。


她說,她要訂婚了。也就是說,現在還沒有訂婚,對吧?


所以,現在他應該還有機會的。即使她或許對luciano動了心,但是,剛剛她眼底的淚,證明,她也在為他們的分道揚鑣難過著……


想到這裏,傅禦辰覺得心底潛滋暗長的感覺,正隨著他那場頓悟般的釋懷,變得盛大又光明。


原來,他是如此喜歡她。


原本這裏距離商業區就近,很快到了,他付了錢下車,急匆匆往珠寶店裏走。


她說了,她今年20了,都到華夏國結婚年齡了,所以,訂婚也是很正常啊。


那麽——


他走進去,看向戒指區。


一枚枚粹著光的鑽戒,閃耀了他的眼睛,也讓他之前沉寂的心髒,快速回暖。


他要對她求婚。


不是訂婚,而是,直接結婚!


導購看到傅禦辰,頓時很熱情地過來:“先生,您想挑選什麽?我們幫您介紹?”


“婚戒。”傅禦辰道。


其實,時間太倉促了,沒有讓他設計定製的時間,隻能買一對設計師設計好了的。


他有些遺憾,不過,又想如果婚紗的話,他們是來得及的。


他可以和她一起來規劃,她喜歡設計服裝,他對造型上又有研究,那麽,她那天會是什麽樣子呢……


導購見他微笑著發呆,不由道:“先生?”


傅禦辰反應過來,笑笑:“不好意思。”


他說著,開始挨個兒瀏覽起來。


很多都還不錯,可是,幾乎都差點兒意思,直到,一對鑽戒吸引了他的視線。


白金的鑽戒上,鑲嵌了一片綠色的葉子,而葉子之上,一枚鑽石仿佛淚珠一般,掛在葉麵。


因為雕工細致,雖然葉子很小,但是,也能看到上麵的脈絡,清晰又真實。


鑽石不大,不是那種幾克拉的土豪級別,可是,貴在設計,漂亮又獨特,他甚至都能想到戴在她無名指上的模樣。


她戴著它,彈琴、畫畫,手指白皙,翡翠碧綠剔透,鑽石折射著斑駁的光……


男款的戒指則是簡單些,白金指環上,有兩個細小的凹槽,裏麵的碎鑽拚成了一片葉子的形狀,和女款上麵的一模一樣。


“這對拿起來我看看。”傅禦辰道。


“先生眼光真好,這是我們店一位東方設計師剛剛出的新品,限量發行,全球僅此一對。”導購道:“名字叫綠葉和光。”


“綠葉和光?”他重複著名字,忽而鼻子略酸。


他似乎就是那片蒙在塵屑中的綠葉,沒了養分,一點點枯萎。而她是一道光,讓他又重新鮮活過來。


“就要這款。”傅禦辰試了試自己的尺寸,沒想到竟然剛好也不用改。


“女款的尺寸需要試試嗎?還是先生您知道?”導購問。


傅禦辰拿起來,簡單套在指尖上試了試,便道:“不用了,正好。”


雖然,他牽她手的時候不多,但是,其實在他決定和她在一起的時候,就比過她的無名指了。


他說話不誇張,他隻要用手摸過一次,就知道她的尺寸。這天賦與生俱來,根本不用懷疑自己的判斷。


導購點頭:“好的,先生,我給您包起來。這是單價,因為是限量新品,所以不能參加店麵活動。”


“嗯,刷卡。”傅禦辰直接去了收銀台。


出來的時候,手裏多了一個袋子,心情則是更好了。


想到明天要去她家,所以,傅禦辰又去別的店裏買了從裏到外的一身衣服、甚至將領帶的顏色都搭配好了。


最後,再買了一些登門拜訪的禮物,這才去了先前的那個酒店,再次辦理入住。


站在落地窗前,他看著下方燈火通明的城市,忽而覺得有些溫馨。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天明。


當天下午,韓夕顏見傅禦辰要醒來時候,她就悄悄離開了。


從教堂出來,她沒有直接回家,而是去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廳。


不得不說,除卻當時聽到那些過往時候的心疼,她現在心頭其實有些亂。


一個男人,有太多的過往,尤其是刻骨銘心的過往,其實並非什麽好事,甚至不適合結婚。


雖然,她明白,他應該已經不愛那個女人了。可是,他們之間,畢竟有過一段情,還有一個孩子。


即使女人和孩子都不在了,可存在過就是存在過,誰都無法徹底磨滅他們存在過的痕跡。


韓夕顏想,她是有些吃醋的,吃醋他也曾為另一個人瘋狂,吃醋那個讓他第一次動心的人不是她。


她攪動著咖啡,品了一口,覺得有些苦,於是,又放了一袋糖。


看著咖啡上的泡沫一點點隨著攪動變化,她恍惚了會兒,這才拿出手機。


手機是他幫她追回來的,他的照片還在裏麵。


她打開來看。


陽光從廚房的窗欞邊灑下,落在他的頭頂,有細碎的光在跳舞。


他低頭在廚房裏給她做早餐,整個人透著一種柔和溫馨。


她忽而想,他會不會也曾在那樣一個早晨,給另一個女人做飯?


會不會也有一個女人,拿起手機,捕捉到那些瞬間?


咖啡放了兩倍的奶和糖,味道已經很甜膩了,可是,韓夕顏還是覺得有些酸酸的。


她第一次發現,自己竟然也是個這麽愛吃醋的人。


她不大度,她小氣,明明知道他現在喜歡的是她,卻依舊還要因為他以前喜歡過的人而不爽……


隻是,所有的所有,不都說明了一點麽?


她依舊還是喜歡他。


喜歡他,所以吃醋、所以看到他難過而心疼。


他說他現在滿心傷痕不想耽誤她,同樣的道理,現在的她,喜歡著另一個男人,又怎麽能夠打應和luciano訂婚?


心頭的天平,在此刻再清晰明了不過。


她知道,她真的不能接受別人了。


即使,她不能和傅禦辰在一起,但是,也不能隨便答應另一個人的求婚,再傷害一個無辜的人。


韓夕顏拿起手機,給luciano打了個電話:“luciano,我有話要對你說……”


電話那端,luciano聽出韓夕顏語氣裏的拒絕意味,他頓了兩秒,語氣有些生硬:“yan,我現在可能不方便聽電話。”


“luciano,耽誤不了多久……”韓夕顏習慣了,一旦想好某件事,就要馬上去做,不願意拖。


“yan,我信號不好,聽不到你的聲音……”luciano將話筒拿遠:“yan?”


韓夕顏:“……”


很快,聽筒裏便隻有嘟嘟聲了。


她有些無奈,可是,似乎又沒辦法,隻能給luciano發了條消息,說明天上午她沒課,明天電話聊。


做完這些,韓夕顏喝完咖啡,這才起身離開。


她明白,傅禦辰的問題,或許隻能他自己幫自己,那麽,她就給他點兒時間。


如果他能夠走出來,忘掉過去,或許,他們最後還是可能在一起的。


而現在,她要做的,或許就是好好學習,盡量發展自己的愛好吧!


第二天一早,韓夕顏起床吃了早餐,剛回房間,家裏的門鈴就響了。


傭人開了門,見到是luciano,於是道:“小姐,luciano先生來了。”


韓夕顏下樓,衝luciano微笑了一下:“我以為你是給我打電話……”


“yan,我有重要的事情找你。”luciano道:“你現在和我一起出去,我告訴你。”


“什麽事啊?”韓夕顏疑惑道。


“到時候你就知道了!”luciano催促道:“你先去換衣服!”


“哦,好。”韓夕顏點頭。


韓夕顏父親韓梓翊上班去了,霍青青在家,聽到動靜出來,見到luciano,打了聲招呼:“送夕顏去學校嗎?”


luciano搖頭,頗為神秘地低聲道:“不,我要對yan求婚!你不要告訴她。”


霍青青頓時笑了:“好,我不說。”


韓夕顏換好衣服出來,見客廳裏的二人表情微妙,不由道:“你們聊了什麽?”


兩人一起搖頭。


“yan,走吧,我的車還停在門口。”luciano道。


韓夕顏點頭,衝霍青青道別:“媽,那我們走了,我一會兒就直接去學校了。”


霍青青點頭:“玩得愉快。”


目送二人離開,霍青青正在翻看著雜誌,門口又有門鈴聲響起。


傭人打開門,見到是個陌生的年輕人,不由問道:“您是?”


“您好,請問這裏是韓家嗎?我是他們在華夏國的朋友。”傅禦辰一身嶄新西服,頭發也專門打理過,看起來時尚又不乏隨性。


“是的。”傭人讓開門,傅禦辰走了進去。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