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8章 哪有男女朋友不親密的?!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8章哪有男女朋友不親密的?!


賀梓凝徹底懵了。


話說,她還在擔心霍言深罵她多管閑事,窺探他們霍宅的秘密。


可是,下一秒他就強吻她還表白?


他的思維要不要這麽跳躍?!


可表白就表白吧,為什麽說她是笨女人?!他是真表白還是假表白?


她正要推開霍言深,他凝視她幾秒,已然又低頭吻了下來。


賀梓凝這次早有防備,雖然她掙脫不開,可是,她死死咬住牙關,不讓他進去。


霍言深撬了幾下沒撬開,微微蹙眉,大手一伸,撈住賀梓凝的腰,就將她往上抱起了幾分。


他高她太多,即使她穿了高跟鞋,和他接吻也得仰頭,他這麽一抱,頓時,賀梓凝雙腳就離地了。


有種失去平衡的感覺,令她不由要驚呼出聲,他卻趁機撬開她的牙關,侵了進去。


頓時,又是一陣暴風驟雨,強勢得讓人毫無招架之力。


偏偏,雙腳沒有踩地,賀梓凝還不得不伸臂抱住霍言深,來找到她要的安全感。


許久,霍言深才放開她。賀梓凝隻覺得自己有種豁然窺見天光明日的複蘇感。


“都抱緊我了,肯定是接受我的表白了!”霍言深十分滿意地看著賀梓凝,聲音帶著幾分情動的沙啞:“菲菲,是不是很開心我也喜歡你?”


等等……他用了‘也’這個詞?


賀梓凝壓下所有的疑惑,隻覺得自己首先應該為自己平反:“也是什麽意思?你怎麽知道我喜不喜歡你?”


“笨女人,我就知道你會害羞,所以,暫時不和你計較了!”霍言深將賀梓凝小心地放了下來:“你以後就是我的正式女朋友了,我允許你現在偷笑一會兒!”


賀梓凝胸口起伏,他沒有問過她願不願意做他的正式女友,沒有問過她喜不喜歡他,就給她貼上了她也喜歡他的標簽,這也太沒人權了吧?


她很想知道,他腦回路裏關於感情,是怎麽搭建的!


可此刻,霍言深卻已經放開了賀梓凝,然後,慢慢走到靜染麵前。


“別過來……”靜染還是很怕,她捂著臉,做出隨時要跑的模樣。


賀梓凝收起所有的情緒波動,走到靜染麵前,衝她安撫:“靜染,別怕,他沒有惡意的。”


霍言深看著已然變成最初模樣的女人,開了口:“靜染,是我,我是言深!”


靜染茫然地看向霍言深,好半天,這才好像回想起來一樣,喃喃道:“言深……”


霍言深的瞳孔一縮,眸底有巨大的驚喜,大步過去,猶豫了好幾秒,看到靜染似乎沒有怕他,這才伸臂,一把將她抱緊:“霍靜染,你知不知道,爺爺奶奶還有我們,有多想你?!”


原來也是姓霍,難道是霍言深的妹妹還是什麽?賀梓凝猜測著……


此刻,霍言深抱著霍靜染,隻覺得懷裏的女人瘦得讓人心疼,和當初記憶裏一起長大的模樣,實在是天差地遠!


他覺得自己的心被揪起,手緊握成拳,心頭,有怒意升起!


到底經曆了什麽事,才會讓她變成了此刻的模樣?!


這麽幾年,霍家一直追查,都查不出十年前霍靜染到底去了哪裏,她失蹤的一年又發生了什麽。


為什麽從小熱情開朗的她,現在不但膽小怕人,還會間歇性精神失常?!


還有她的眼睛,曾經顧盼生輝的美眸,此刻不但失明還被醫生診斷說恢複無望,到底是誰讓她變成這樣的?!


隻是,這個問題,他們之前問了她太多次,每次一問,她就自殘甚至自殺,所以,他們再不敢再逼她。


而之後,霍靜染更是都幾乎不讓大家接近。


她的頭好像特別怕水,所以,每次洗頭她都特別痛苦,就好像有人要害她一樣。他們看著她痛苦,她自己也痛苦。


而今天,這麽安安靜靜的霍靜染真的是第一次,難道,真是李曉菲這個女人有魔力,不但能治好自己的潔癖,還能讓霍靜染心情平靜?


“我……”霍靜染說著,突然又猛地一驚:“不要害我!”說罷,將霍言深猛地一推!


霍言深不敢真的嚇著她,連忙放開她道:“靜染,沒事了,我不逼你,你別怕……”


霍靜染又開始念念叨叨,然後,往房間裏走。


賀梓凝見狀,連忙過去,柔聲道:“靜染,是不是累了,我們去休息會兒吧!”


說罷,她陪霍靜染去臥室,看著她躺下,幫她蓋好薄被這才出來。


“她睡了。”賀梓凝說著,見霍言深微笑地看著她,突然覺得有些發毛。


“菲菲,我突然覺得自己撿到了寶。”霍言深道:“靜染是我小姑,我爸爸的親妹妹,比我小兩歲,因為從小一起長大,我們都叫名字。”


“但她為什麽會……?”賀梓凝問道。


“我們也很想知道!”霍言深說著,深邃的眸底殺氣彌漫:“十年前,她剛滿二十,還在上大學,失蹤過一年,回來就成了這樣!她甚至不要我們靠近,自己一個人搬到了這裏住……”


他的拳頭捏得咯吱作響,語氣森寒:“如果查出來到底是誰害得她這樣,我必然讓他生不如死!”


賀梓凝想起剛剛霍靜染可憐的模樣,心頭也有些難過:“是啊,竟然這麽對一個年輕女孩,真的太殘忍了。”


“菲菲,她這十年過得不容易,現在,我們都很難靠近她。”霍言深握住賀梓凝的肩,認真地凝視著她:“但我看她並不排斥你,所以,你能不能每周抽空來這裏陪她一會兒?”


賀梓凝還是第一次見霍言深用這樣商量的語氣和別人說話,她點頭:“且不說她是你親姑姑,就算是普通人,這樣的要求,我能幫也肯定會答應的!”


霍言深聽了,頓了幾秒,然後低頭看著賀梓凝:“菲菲,你真善良,我越來越喜歡你了怎麽辦?”


他說著,又低頭去吻她。


這次的吻很輕柔,在她的唇.瓣上緩緩摩挲,用他的唇描摹她的輪廓。不知道為什麽,卻反而比之前的更讓人臉紅心跳。


霍言深慢慢睜開眼,當看到賀梓凝睜著眼睛的時候,他不滿:“接吻時要閉眼!”


賀梓凝想起之前他的話,趁現在開始為自己辯駁:“不是說好的不能親密呢?”


“那個廢除了,我說了算!”霍言深很自然地道:“哪有男女朋友不親密的?!”


“廢除了?!”賀梓凝睜大眼睛:“霍總,你平時和客戶簽合同的時候、公司發布新規定的時候,也是這麽朝令夕改嗎?”


“叫名字!”霍言深眼神驀然深了幾分:“還需要我再次用行動提醒你一次,你是我的女人嗎?”


“嗬嗬,不了……”賀梓凝知道自己胳膊擰不過大.腿,他勢力大力氣大,她還是采取迂回政策好了!


再說,霍言深說不定就是因為剛剛的感動,對她三份熱情,沒準過了也就忘了。


她現在越是和他理論,反而越起副作用。


所以,賀梓凝笑笑:“言深,你說什麽就是什麽……”


“乖!”霍言深低頭,獎勵賀梓凝一個麽麽噠,然後,大手包住她的:“走,回宴會廳,奶奶還等著我們!”


“哦,好。”賀梓凝被霍言深拉著走,他腳步快,她高跟鞋走著未免難些。


正想讓他慢點兒,霍言深好像意識到了,轉頭看了賀梓凝一眼:“走路都差點摔跤,笨死了。”


說著,一把將賀梓凝打橫抱起。


賀梓凝的後裙擺頗長,從他的手臂上如絲緞一般滑下,霍言深被弄得癢癢的,不由將賀梓凝往懷裏摟緊了幾分。


而她,總不習慣這樣的懷抱,一手拽著裙尾,另一手為了平穩,勾住了霍言深的脖頸。


“菲菲,還是太輕了。”霍言深抱得輕鬆:“好像沒有什麽重量。”


“可能我不高吧,隻有164……”賀梓凝道。


“這樣正好,我喜歡!”他很直接地道,說著,唇角勾了勾,隻覺得這個女人哪裏都讓他滿意!


二人到了主宅門口,賀梓凝連忙道:“言深,你放我下來吧,要不然別人看見不好……”


霍言深正想說別人誰敢說,可又意識到他女人嬌羞的樣子不能給別人看了,於是,將賀梓凝放下,又牽著她的手往裏走。


這時,賀梓凝的手機輕微振動了一下。


這樣的觸感,在這兩天變得有些熟悉,賀梓凝知道,是微博私信的提醒。


除了喬南之,沒人會給他發私信了。


她猶豫了一下,拿到了耳邊。


隻聽熟悉的聲音道:“梓凝,再見了。”


她心頭微沉,他發這條消息是什麽意思?


可是,旁邊霍言深拉著她走向餐廳區:“這裏的菜雖然做得不怎麽樣,不過,水果倒是不錯。你們女人不是喜歡吃水果嗎,有幾種是空運來的,平常外麵都不容易買到。”


賀梓凝不由抬頭:“好啊,謝謝!”


“謝我做什麽?”霍言深道:“你告訴我,你喜歡什麽,回家後我讓傭人專門買。”


“為什麽突然對我這麽好?”賀梓凝有些受寵若驚。


“你是我女人,不對你好難道對簡安安好?!”霍言深提到簡安安的時候,不由困惑,為什麽奶奶都不知道她並非賀梓凝?


看來,這件事他空了後得好好查一查!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