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79章 我以後再也不會打攪你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79章我以後再也不會打攪你了


傅禦辰還在那裏一動不動,目光裏卻突然有一抹亮色跳躍著闖了進來。


亮色慢慢變大,最後,是定格在他麵前的女孩。


他恍惚地看著她,微笑,可眼底還有來不及隱藏的落寞:“夕顏,怎麽回來了?”


她突然有些想哭,不過,還是忍住了,語氣變得有些急迫:“昨天你是去了海德公園嗎?”


他輕輕點頭:“嗯。”


她又問:“那旱冰場呢?”


他道:“我也去了。”


說完,補充道:“以後別總穿高跟鞋,也別玩那種容易摔的運動,特別是一個人的時候。”


她心頭的氣一下子又湧上來了:“那和你有什麽關係?!”


他默然。


是啊,和他有什麽關係?她有男朋友,有人關心她。而他……


他或許不適合談戀愛,更不適合結婚的。


見傅禦辰沉默,韓夕顏忍不住道:“那你為什麽幫我?”


他開口,很自然地道:“因為不想你受傷。”


話都說到了這裏,他卻依舊不說喜歡。


她忽而想,或許,他對她的感情,從頭到尾都隻有大人對小孩般的憐惜,沒有愛情。


她忽而笑了,眼淚卻驀然湧了出來,越來越多。


她借著淚光看他:“禦辰哥哥,之前都是我不好,我不該闖入你的生活,給你添了那麽多麻煩,讓你做了很多為難的事。但是你放心,我以後再也不會打攪你、再不會去強求你任何東西了!”


她說著,努力扯出一抹笑容:“祝你幸福!我們從此一別兩寬,後會無期!”


說完,轉身就跑。


他看著她消失,深知這次,她是真的要走了。


心頭的恐慌忽然間鋪天蓋地,他轉身就去追她:“夕顏!”


喊了一聲,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叫住她要做什麽,可是,卻發了瘋一樣,想要她將留下來。


可是,她沒回頭,也沒停住腳步,依舊還在往前跑。


他是追得上她的,可是,看著她的背影,他猛然又想起來,她說的那個‘喜歡’。


他不傻,知道女人有時候口是心非。


但是,剛剛她當著他的麵,和luciano說笑時候的表情,發自內心的笑,根本不是能夠裝出來的。


他忽而想起了自己分手的初衷。


如今過去幾個月,他從那段灰色過往中走出來了嗎?


不,那個結還在那裏,揮之不去。


他能夠正常高效地工作、能夠和人開玩笑,可是,隻有他自己知道,這麽幾個月來,他每個夜裏,幾乎都會被驚醒。


他會夢到那些過往,會夢到日記本上提到的模糊的血水,會夢到有人打電話給他,聽筒裏傳來哭聲……


他終究還是沒能出來,所以,也沒有追逐幸福、給別人幸福的資格。


心頭被頹然淹沒,傅禦辰停住了腳步。


一時間,隻覺得天大地大,大得他好像迷失了方向。


在原地站了許久,他抬步往教堂裏走去。


教堂裏,有不少信徒正在吟誦著,聲音祥和。


他穿過大廳走進深處,忽而看到了有人從告解室裏出來。


之前他聽人說過,有時候心裏藏著太多事,說出來了,或許就能輕鬆很多。


傅禦辰過去是最不願意去將自己的事情袒露給別人的,不過,想到這裏是異國他鄉,估計聽不懂他的語言,再加上今天聽到韓夕顏的那番話,讓他覺得壓抑得自己喘不過氣來。


於是,掀開門簾,走了進去。


他靜靜地站了一會兒,有些奇怪裏麵的牧師為什麽不說話。


不過,他並沒有來過告解室,所以也不知道應該是個什麽流程。見對方不說話,他隻好先開了口。


“我還是第一次來這裏。”他自嘲一笑,顯得略微局促:“從哪裏開始說呢?”


說完,沉默了一會兒,似乎因為第一次將自己秘密說出來有些不習慣,所以,又頓了頓,這才道:“我今天又見到她了。”


告解室的窗戶那邊,安靜一片。


他說了第一句後,後麵自然了些許:“她說她要訂婚了。”


他笑笑:“其實,這是我之前說分手時候就該想到的,但是,當真實擺在眼前的時候,卻發現自己根本沒有那麽大方。”


“我好難過。”


他說完,呼吸變得重了些:“不過都是我咎由自取的,怪得了誰?”


“我沒資格喜歡她,沒有資格愛她,根本給不了她幸福。”


他長長地歎息一聲:“現在這樣一團糟的我,配不上她。”


他說完,過了好半天,才又開口:“那天,她拿著一張我和別的女人的合影,問我是不是因為那件事分手。我說是。但是,其實我根本沒有碰過任何女人!”


不知是不是他的錯覺,總覺得他說完這句話後,窗戶那邊人的呼吸聲突然明顯了些。


他繼續道:“沒錯,是我故意讓她誤會,讓她找到離開我、恨我的理由的!”


“我應該怎麽叫您呢?”傅禦辰思索道:“我不是信徒,應該叫您牧師還是什麽?”


見對方不語,他也就道:“那就叫您牧師吧!牧師先生,您想聽一個故事嗎?”


他說著,眸色變得有些深遠:“有個男孩,出生在遙遠的東方家庭,從小一帆風順,父母疼愛,孿生妹妹也很好,可以說是一切完美。”


“所以,他上學時候,認識了不少朋友,一起淘氣、一起瘋。”


“他上初一就學著人家談過家家戀愛,上了高中更是玩得很瘋。”


“他一直這麽下來,所幸本質不錯,大學後,在家族公司裏慢慢成長,倒是頗有管理天賦。”


“後來,他看到周圍的夥伴相繼結婚生子,突然覺得自己不該這麽遊戲人間。所以,他開始打算穩定下來,談一場認真的戀愛,和一個女人結婚,細水長流。”


“直到,他遇見了一個女人。女人比他大些,看起來成熟也不乏開朗,他對她開始也沒太多意思的,直到,他看到她不顧危險救人……”


傅禦辰一點點講述著當初的那段過往,說到後麵時候,聲音低了幾分:“直到那天,他在她家醒來,無意間看到她抽屜裏那個倒扣的相框,這才知道,原來害他身邊親友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枕邊人!”


他低笑:“而他愛上她的開端,其實根本不是意外,而是她精心策劃的陰謀,就是為了讓所有的人因為她舍身救人而不懷疑她!所以,他喜歡她的根源,從一開始就是欺騙!”


外麵的鍾聲敲響了十二下。


“其實故事裏的那個人就是我。”


“她被發現了,逃了。”


“她懷孕了,沒有告訴我……”


“孩子沒了,我也不知道……”


他說到後麵,每次說幾句都要停頓一下。


“在她的陰謀被揭穿的時候,我恨過她、怨過她,也憐惜過她。可是,所有的一切有什麽用?她被抓回來了,死在我的麵前……”


“我看到,她的手腕上,還戴著我送她的手鏈。她死的時候,身體都裹在窗簾裏。還是我抱她去的。當時我還不明白為什麽她要去那裏,直到我看到她垂落在外麵的手,卻看不到她的臉和身子……我才知道,她不想讓我看見。”


“我以為,一切終於結束了。”


“可是,就在我覺得終於走出來,打算重新開始我的新生活的時候,一個日記本,讓所有的真相,血淋淋地展示在我麵前!”


“我這才知道她懷過我的寶寶、才知道她其實對我也是有感情的,才知道她在做那些事之前,一直都在猶豫和掙紮。”


“可我卻在她懷孕時候打了那通電話,通知了我朋友她聯係過我,從而追蹤到她……”


“我知道,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的、我對所有人都問心無愧,但是,我卻不知道怎樣從這段過往裏走出來。”


“我會做噩夢、會在夜裏突然驚醒、會在很多時候都想起這件事。”


“我很久沒睡過一次好覺了。”


“我逃不開這段灰色的過往,邁不開這個結。”


他又放輕了些:“因為這樣,甚至傷害了一個無辜的女孩。”


“她很好,純淨、透明、陽光。”他仿佛看到韓夕顏在對他笑:“和她在一起,我覺得很開心,還有前所未有的輕鬆。”


“但是,那天真相被揭開,我這才發現,我其實一直都生活在黑暗裏。”


“我無法做到心無旁騖,雖然我已經不愛那個女人了,但是,那些過往卻依舊在心頭,揮之不去。”


“我隻能和她分手了,雖然也很舍不得。但是,她那麽年輕那麽好,我不想耽誤她,還是讓我一個人,繼續留在黑暗裏吧!”


“隻是,我覺得,我以後恐怕再難喜歡上一個女孩了。”


“牧師,你知道嗎?這些年我認識了很多的人,和不同的女人談過快餐一般的戀愛,卻發現認識得越多,反而越孤獨。”


他不顧牧師有沒有回答,兀自當作他應了,繼續道:


“原本我覺得分手或者相聚,都不過是再稀疏平常的事情。直到今天,看到她含著眼淚跑過來,說她再不會打攪我的時候,我突然明白了。原來,這世間千種風情、萬般美景,都不及她對我笑時候,眼底的倒影。”


小窗的那邊,忽而傳來一道急.促又壓抑的聲音。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