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69章 為什麽不告訴我你懷孕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69章為什麽不告訴我你懷孕了?


傅禦辰一路直接開車回了寧城,因為回來的路上有些堵車,所以到家時候都已經很晚了。


家人幾乎都已經洗了澡睡覺,看到他,問他要不要吃宵夜。他應了一聲不用,便自己回了房間。


洗漱出來,他坐在書桌前又上了會兒網,這才將那個日記本拿了出來。


封麵有些彎折,也不知道是誰包的書皮,用的是那種雜誌上撕下的銅版紙。


傅禦辰看了眼,是三年前的。


距離他拿到日記本已經好幾個小時了,從開始特別想要知道,到現在,反而不急了。


拿起來,翻了翻,日記本用了三分之二。


而就在他翻閱紙張的時候,裏麵卻突然掉落出來一張錢包卡大小的照片。


他撿起來,當看到上麵的畫麵時,整個人愣住。


那是一張合影,顯然不是他拍的,而是宗佳玥拍的,他們的合影。


他當時應該在鏡子前低頭看手機沒注意,而她則是拿著手機,對著鏡子來了一張。


他恍然回想,其實他們之間相處的時間並不多,從這張照片來看,應該是有一次晚上,他們一起去商場的時候。


那時候,她對他也不主動,怎麽會拍這樣的照片?


他翻過來,看到背麵有字,赫然是日期。


果然是那個時候,上麵還畫著一顆小桃心。


記憶裏,她根本不是個懂浪漫的姑娘,小桃心之類小女生的行為,更是不屑做。


而實際,她是個心思深沉的女人,能夠那麽多年隱忍布局,不動聲色,冷酷無情。


可是,卻會在他們的合影後麵偷偷畫桃心?


他有些說不出來什麽滋味,於是,翻開了日記。


那是她從三年以前就開始寫的。


前麵那些,記錄的幾乎都是重要的事件。她或許怕自己忘了,很多東西都備注了日期,不過,都是比較簡單的描述,讓人不容易從上麵猜測到什麽。


而直到後麵,大約兩年前,才開始把它當成了日記本。


她寫到:“今天,我要去寧城了,很期待,不過,心情卻更平靜。他結婚了,孩子6歲多,嗬嗬,我卻依舊還得去扮演一個好妹妹,祝福他們。”


傅禦辰自然知道,裏麵的那個‘他’,是霍言深。


之後,幾乎都是比較短的心情之類,直到,傅禦辰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


“有個公子哥兒也不知道什麽意思,看我傷了,還給我送雞湯。”


就這麽一句話,也沒有過多的評價。


他扯扯嘴角,忽而想到那時候,突然有些感歎,如果當時,她就此收手該多好!


後來,他出現得越發頻繁,他也發現,她對他的稱呼從‘公子哥’到了‘姓傅的’再到‘傅禦辰’的轉變。


直到,她寫了一句:“我和傅禦辰上.床了。”


他指尖一頓,繼續看下去。


“是的,因為言深做了讓我難過的事,我喝醉了,和另一個男人上.床了。其實,雖然醉了,我那時候,也是有一分清醒的。現在我心裏很亂,不知道什麽感覺。”


之後,第二天,她又寫了一段:“昨天可以說因為喝醉,但是,今天清醒著,我又和他做了。我肯定是瘋了,竟然覺得他挺帥的,和他一起,有些開心。還是說,其實那天我之所以沒有反抗,是因為心裏並不排斥?”


他訝然,繼續看了下去。


幾天後,她道:“我不知道我現在和傅禦辰什麽關係,但是,有的計劃,是我從十年前就開始的,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改變。包括他!”


她這段話寫得有些用力,他能看到力透紙背的決心。


之後,好多天都沒有再記錄,直到,她竟然突然寫了頗長的兩段:


“我們今天約會了。我發現,他對我很照顧,我竟然也享受這樣的照顧。是不是我之前一個人太久了,竟然第一次升起一種想法,想幹脆就這麽算了,不報仇了,隻想和他一起。


我是不是喜歡上他了?但是,我很害怕這樣的感覺,失去了報仇的外衣,我會覺得沒有安全感,我很恨這樣被感性影響的自己。”


之後幾天,她每天都在猶豫,時而說要報仇,時而又在躊躇。


直到,她那天寫到:“今天,他給我發了一張照片,是一家三口的,還說,以後我們也可以這樣。


媽媽過世早,從小父親也不在身邊,這是我心心念念的溫馨畫麵,也期待著,自己的後代能夠享受這樣的天倫之樂。


我決定放棄了,我不想報仇了,真的,我決定答應他了,和他在一起。”


傅禦辰說不出心頭什麽滋味,原來,在她冷硬的外表下,也曾因為他們之間的感情,有過猶豫和動搖?


可是,那她最後為什麽又……


而就在第三天,她寫到:“我昨晚做了一個夢,夢見爸爸渾身是傷地在我麵前,臉上流著血,說我不配做宗家的女兒。


然後,我夢見禦辰當時就在我身後,聽到我的身份,馬上轉身就走。我拚命叫他、追他,可是嗓子啞了,也跑不動了,他都沒有回頭。


今天醒來,我突然覺得,愛情可能背叛我,但是,父親對我的愛不會,我不能對不起他。


如果,我報仇後成功了,那我就和禦辰在一起。


如果我失敗了,死了,那也是我的命。”


傅禦辰看到,那頁紙有些褶皺,似乎是被摩挲了很久的。


雖然過去很久,他似乎也能從上麵的痕跡上,看到她當初內心的掙紮。


之後,她很久沒有再記日記,直到被發現。


她寫到:“我已經在船上了,我被發現了。


其實,他一開始就不信任我吧?所以,在看到那個相框後,他馬上就反應了過來,而且,不動聲色。


還好,我沒有蠢到以為他非我不可。其實,他和他們一樣,早就開始懷疑我了,嗬嗬……


他問我,會不會對著他開第二槍,我沒有說,但是,答案不是早就清楚了嗎?


不會,我從沒想過要他死。


隻是,就衝著他對我的那一絲懷疑,我也不會告訴他這個答案。”


傅禦辰看到這裏,隻覺心頭壓抑著沉重的東西,擠壓得呼吸都變得艱澀起來。


明明這個他很想知道的答案終於清晰地擺在了麵前,可是,他卻覺得,似乎比永遠不知道答案要來得難受。


再往後,就是他看到的那篇日記了,雖然之前從彩信圖片裏看過,不過,傅禦辰還是又看了一遍。


之後的那一頁,是當天寫的:


“深夜。


我給他打電話了。


但是,他放棄我了,他不要我和寶寶了。


我們掛了電話後,就有人追蹤到了葡萄牙這邊,說明,他將我們通話的事情告訴他朋友了。


他希望我被抓到。


我逃了,現在在外麵,零下的溫度,希望不要被凍死。”


或許寫下這段的時候,她在哆嗦,日記變得潦草,歪歪扭扭的,不過依舊還是能看出她的筆跡。


傅禦辰看到這裏,突然覺得有些看不下去。


可是,迫切地想知道孩子的事,他還是繼續往下翻了。


“我去了一個小鎮。


雖然他不要我們了,但是,我還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隻求老天能夠再給點時間,讓我在被發現之前,讓孩子足月。


我租了一個僻靜的小院子,在這裏養胎,還雇了一個傭人。”


之後的幾篇,似乎都是日常:


“來這裏幾天了,生活挺平靜的。


報仇失敗了,賀梓凝的母親被接走了,我也沒有什麽威脅他們的東西了。


不知道為什麽,心頭反而覺得輕鬆了。


哎,要是寶寶不鬧騰就好了。現在還不到三個月,就讓我吐得快不行了,以後要是生下來,還不知道多折騰人?


不過,我會不會看不到他長大的那一天了?”


傅禦辰看到這裏,突然覺得鼻子有些發酸。


他站起身,走到陽台吹了好一會兒風,這才平和了情緒,繼續看。


“今天感覺好多了,胃口也好了,沒吐了,身子也輕鬆了些。


原來懷孕是件這麽難受的事啊?我突然想起,當初霍靜染的寶寶了……


我是不是做錯了?我不太敢去想。”


“剛剛,接到了一個電話。


我很激動,以為是他打過來的。可是,卻隻是個推銷廣告。


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他了,不知道為什麽,突然好想他。


到了現在,我好像不得不承認,自從來了這邊,我一直都在想他。想念他的懷抱、他的吻,還有那些情話。


我不是瘋了,而是……


嗬嗬,我其實早就愛上他了。


回想也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的,但是,這些天,我滿腦子都是他,想和他在一起,或者說,哪怕隻聽他說幾句話也好。


可是,我失去資格了,他也不會再愛我了。


我後悔了,怎麽辦,我好後悔,為什麽明明喜歡他了,還要去報仇?


是我自己,毀了我所有幸福的可能。”


紙張上,有很多圓形的褶皺,傅禦辰明顯看出,那是哭過的淚痕。


他的手指摩挲著那些淚痕,想到當初她電話裏的內容,幾乎無法控製地,低低地道:“為什麽不告訴我你懷孕了?為什麽不說?!”


他很是生氣一般,手指攥著頁麵有些用力,不小心便撕破了一角。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