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68章 泛黃的日記本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68章泛黃的日記本


回到家,家人都睡了,傅禦辰衝了澡回到臥室,打開微博。


果然,上麵幾乎都是杜曼曼澄清緋聞的事。而大家看到他和杜曼曼之間蠻鐵的關係,也就沒再因為緋聞澄清而擔心後續,而是對他們之間的合作充滿信心。


傅禦辰刷完微博,打算關機睡覺的時候,突然想起,那天韓夕顏拿著他的手機自拍了好幾張。


他當時沒看,最近也沒翻過相冊,於是,點了進去。


可是,時間線顯示今天的,卻有一張圖片。


他瞳孔一縮,看到赫然是剛剛收到的那條彩信裏的。


這手機收到彩信圖片,下載後會自動保存相冊?


他蹙眉,點開,按住圖片,就要刪除。


可是,就在他要點擊確定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上麵的一個詞:懷孕。


他整個人一愣,明知道放大看沒什麽好處,可是,卻按捺不住心頭的莫名情緒,將圖片放大了。


那是一篇日記,赫然是宗佳玥的筆跡:


“西班牙。


當我看到那張驗孕報告的時候,盡管我不想承認,但是,耳朵裏還是他對我說的那些話。


他說,我知道你一直以來寄人籬下或許不開心,但是你如果和我在一起,就會有自己的家了。以後我們再有寶寶,然後一起照顧寶寶長大,讓他在幸福的環境下成長,直到,我們變老……


隻是那天,我拿著槍對著他的時候,其實,就已經失去憧憬這些的機會了。


但是,明明可以馬上做人流手術的,我卻還是下不了決心。


不,我要給他打電話,告訴他,我懷孕了,我懷了他的孩子。


寶寶,一會兒我們就到葡萄牙了,等我到了那邊,給你爸爸打電話,好不好?


寶寶,你說,他會不會不要你啊?我好害怕。”


傅禦辰看到這裏,手機從掌心滑落。


整個人說不出來什麽滋味,隻覺得渾身汗毛似乎都豎了起來,那種冰涼真實的感覺,令他渾身都好像浸入了冰水裏。


“不會是真的……”他低低地呢喃,可是,卻說服不了自己的理智。


且不說明叔不會這麽無聊,弄個假日記來騙他,就說明叔應該也不會知道,她給他打過電話的事。


他還記得,那天她給他打了個電話,語氣怪怪的,定位在葡萄牙。


而正是那個定位,讓霍言深找到了她,抓住了她所有的手下。


那天他們通話的內容,他是真記不清了,或許因為這一年來刻意的忘記,所以,那些過往,早遺落角落,被灰塵覆蓋,漸漸就真的淡忘了。


此刻,被一頁日記猝不及防揭開,他忽而想到了很多片段……


宗佳玥被抓回來的時候,她的臉色蒼白,坐在凳子上,似乎根本沒有什麽力氣。


而他也了解霍言深的為人,不可能在抓到宗佳玥後,對她用刑。


所以,她當時那樣,是因為懷孕?


那麽,她死的時候,孩子還在嗎?還是已經沒有了?!


傅禦辰想到這裏,感覺一顆心被說不出的複雜所攥住,呼吸都變得艱澀起來。


他彎身從地上撿起手機,顫.抖著點開了通訊錄,然後,將剛剛拉黑的號碼釋放出來。


猶豫片刻,他還是點擊了撥號。


那邊,才響第二聲,便接聽了,明叔捏著手機:“傅先生。”


傅禦辰也不知道自己打過去還能怎樣,於是,電話裏一片沉默。


倒是明叔主動開了口:“大小姐這本日記,還有很多頁,很多都提到了你。”


“孩子……”傅禦辰道:“為什麽不告訴我?”


“已經來不及了。”明叔道:“你還是自己看她的日記吧!”


“把地址發給我,我明天坐飛機過去。”傅禦辰道。


“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明叔說著,老淚縱橫:“她下葬那天,你沒有去看她,地下的她一定覺得很遺憾。現在,能不能看在孩子的份上,去墓前看看她?”


傅禦辰沉默。


明叔又道:“當我求你!她的確做錯了,但是,她對你的心是真的。”


傅禦辰捏緊手機,冷笑:“我可是親口聽她說過,她對我隻有利用。”


“傅先生,如果隻有利用,她就不會冒著暴露位置的危險,給你打那個電話了,更不會拖到最後……”明叔說到這裏,頓了頓:“我也一大把年紀了,生平最遺憾的,就是看著她長大,卻也看著她走向末路。你要抓我,我也不怕了,但是,有些事情,不應該被埋沒。”


許久,傅禦辰才開口:“好,那明天傍晚6點,在墓園見。”


“好。”明叔哽咽。


一晚上,傅禦辰幾乎都在做夢。


到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整個人臉色都有些不太好。


下樓來吃早餐時候,傅席歌見他精神不佳,不由挑挑眉:“昨天幾點回來的?”


“十二點多吧。”傅禦辰道,拉開座椅坐下。


傅席歌看出來兒子心情似乎不好,不由探究道:“不是剛公布女朋友,這是什麽情況?吵架了?哪家姑娘,回頭帶來看看。”


傅禦辰搖搖頭:“沒有,就是剛談,穩定了再說吧。”


這下子,傅席歌是完全確定兒子有問題了,不過,傅禦辰的事,他相信他自己能處理好,也就沒有再問。


因為是周末,今天倒是不用去公司,傅禦辰吃完早餐,便回到了自己的臥室。


從書架上隨意拿起一本書看,可是,他看了許久,視線依舊還停留在那一頁,絲毫看不進去。


放在一旁的手機振動了一下,好半天,他才拿起來,點開。


是韓夕顏發來的微信:“禦辰哥哥,我去參加社團活動啦!下午5點結束,你有時間嗎,晚上我們一起吃飯好不好?”


傅禦辰深吸一口氣,回複:“好好玩,我晚上有事,回頭再打給你。”


她很快回過來:“好啊,那你忙吧,我也要開工了。”


他看完,將手機扔到了一邊。


時間慢慢到了中午,吃完飯,傅禦辰便開車從家出來了。


從寧城到宗家那邊大約兩百裏,他開車過去,算上可能的堵車時間,下午6點前也肯定能到。


關於宗佳玥埋在哪裏,傅禦辰之前是聽霍言深說過的。現在明叔發過來的地址,也正是那裏。


宗儲平家雖然在山坳裏,祖墳也在那邊,可是,宗儲平死的時候,宗佳玥不想讓老宅附近的人知道,更不想讓宗家以前的仇家知道,所以,墳立在了距離祖墳二十多裏的一處僻靜山坡,是她當初花了不少買的一小塊墓園。


而宗佳玥死後,夜洛寒便將她的骨灰也埋在了宗儲平的旁邊,算是讓這對父女在地上相伴了。


傅禦辰到得有些早,於是先到附近的鎮子裏吃了點東西,估摸著時間差不多了,這才返回了山坡那邊。


老遠,便看到一個駝著背的老人在墓前,點燃了香。


他走過去,腳底踩過樹葉發出聲響,驚動了老人。


他轉頭,開口:“傅先生,你來啦。”


他點了點頭,這才第一次正視麵前的墓碑。


當初宗儲平做些不幹淨的生意,仇家也多,所以宗佳玥沒敢給他立碑。


至於之後,宗佳玥埋下後,夜洛寒給二人立了碑,將原本的小土堆修葺了一下,才有了如今的模樣。


黑色的碑體,上麵隻有簡簡單單的名字,再無其他。


一時間,傅禦辰心中徒然升起一種感慨。


活著的時候,名利和執念好似時間最誘.人的追逐,讓人為了它們,一次次打破原則,傷害別人。


可是死了後,終究還是隻化作一抔黃土,消逝在歲月之中。


此刻,太陽漸沉,將整個蒼茫的墓園染上了一抹暖色。


可是,寂寂空庭,除了偶爾的鳥叫聲,和風吹過樹葉的聲音,再無其他,反而更像是一場落幕挽歌。


明叔上完了香,這才對著前方開口:“老爺,大小姐,我來看你們了……”


他老淚縱橫,咳嗽了很多下,這才能繼續將話說完,然後轉向宗佳玥的墓碑:“大小姐,您看誰來看您了?”


傅禦辰靜默地站在墓碑前,沒有說話,臉上也沒有過多的表情,讓明叔琢磨不透他的想法。


就那麽靜靜地站了許久,直到墓前的香燃盡,傅禦辰這才轉身,道:“日記本帶來了嗎?”


明叔看著他冷峻的側臉,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你就沒有什麽,要對她說的嗎?還是我在這裏不方便,那我……”


“沒有。”傅禦辰打斷他的話:“沒有什麽好說的。”


他說著,轉過身,走了兩步,再次看了那個墓碑一眼,收回了目光。


明叔跟著離開,將懷中的那本日記本遞給他:“那些事,都在裏麵了。”


說完,他咳得更加厲害,自語一般:“那我走得也沒什麽遺憾了。”


傅禦辰掃了他一眼:“需要我送你去醫院嗎?”


“不了。”明叔搖頭:“你沒有通知警察過來圍著我,我已經很欣慰了……不過,你也放心,我橫豎不過就這麽一個月的事了。”


他說著,衝傅禦辰揮了揮手。


等傅禦辰走後,明叔又回到了墓前,聲音因為咳嗽,沙啞到含糊不清,可是,卻似乎透著欣慰的:“大小姐,他雖然什麽都沒說,但是,接過你日記本的時候,手是抖著的。我看人這麽多年,也能看出來,以前,他必然是對你上了心的……”


此刻,太陽已經徹底落了下去,蒼涼的墓園裏,隻有那個愚忠又行將就木的老人,聲聲咳嗽,回憶著被時光掩埋的過往。


*作者的話:


呃,大家覺得禦辰會做何選擇呢?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