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雜中文目錄

你是我的遙不可及 賀梓凝霍言深第353章 不好意思,打攪了

時間:2018-12-23作者:慕寒


第353章不好意思,打攪了


他的聲音很冷靜,臉上的表情平靜得近乎犀利,平日裏天生帶笑的眼睛漆黑深沉,是她從未見過的模樣。


韓夕顏隔著眼底的水澤看了傅禦辰好幾秒,在這樣窒息的空間裏,仿佛溺水的人,找不到一根浮木。


這時,她的手機適時地響了一聲微信提醒,打破了房間裏凝滯的氣氛。


她猛地直起身,手忙腳亂地去摸手機,然後衝他勉強笑了一下:“不好意思,打攪了。”


說完,手機是摸到了,手中的相冊已然滑落到了地板。


她匆匆撿起,看也沒看一眼,抱著相冊放在了他的床頭櫃上,然後拉開了房門,快步跑了出去。


女孩子急急的聲音從敞開的門外傳來,漸行漸遠直到消失,大門關上,一切重歸靜謐。


傅禦辰轉眸,便看到床頭櫃的相冊上,有水澤。


他凝視了幾秒,轉而掀開被子躺下,仿佛什麽都沒看到。


而這時,外麵又傳來響動,不多時,有腳步由遠及近。


“禦辰。”卻是母親喬悠悠的聲音:“剛剛看到有個女孩哭著從我們家跑出來,我問她她都沒抬眼,是你認識的?”


“嗯。”傅禦辰揉了揉眉心:“不熟,別問了,以後不會來了。”


喬悠悠幾乎都能猜到發生了什麽,可是,兒子感情方麵的事,她就算是想插手,也根本找不到方向。


所以,她點點頭:“你自己處理好吧,別讓人家女孩傷心。”


“知道了。”傅禦辰道:“媽,我有點困要睡會兒,你幫我把門拉上。”


喬悠悠離開了房間,帶上門。房間裏,光線再次黯淡下來,傅禦辰合上了眼睛。


之後,他的確是很久都沒再見過韓夕顏。漸漸地,隨著他工作的忙碌,幾乎也將她遺忘在了記憶的角落裏。


時間恍然已經是初夏時節,韓夕顏兄妹因著父母那層關係,收到了傅語冰的婚禮請帖。


當天,韓瀟弛從公司回來,拿著請帖衝妹妹道:“語冰姐的婚禮就在這個月14號,我們一起去吧?”


韓夕顏此刻正在畫圖,聽到韓瀟弛的話,筆尖稍微用力了幾分,力道和之前的筆法不太一致。


她抬眼:“哥哥,我們14號正好有個社團比賽,估計去不了了耶。”


韓瀟弛自然是有些疑惑的,他坐下來,端著水杯抿了一口,探究地看著韓夕顏:“你和禦辰哥之間,發生了什麽事?”


“啊?”韓夕顏眨眨眼,眸底浮起俏皮的神色:“沒有什麽事呀!哥哥,你為什麽這麽說?”


“以前隻要我提到他和他家,你都眼睛放光。但是這兩個月,你從沒主動提過他。現在他妹妹的婚禮,你也說沒時間。”韓瀟弛鎖住韓夕顏的眼睛:“夕顏,你到底在躲什麽?”


“哥,你都要轉行做刑警啦!”韓夕顏聳聳肩:“沒事啊,真的是社團的活動很重要!再說了,我們和人家本來也不是很熟,就見過幾次而已,婚禮什麽的,也不是必須去,我們家有你做代表就好啦!”


她似乎說得很自然,韓瀟弛雖然沒有消除疑惑,不過,也找不到別的突破口。


於是,他走過去,揉揉韓夕顏的頭發:“好,那天就我全權代表。夕顏,禦辰哥比你大不少,你們閱曆不同,不適合的。不過家裏也不反對你談戀愛,如果你學校同學有人品不錯的,也可以多觀察權衡。”


“行啦,知道了,爸爸不在這邊,就真是長兄如父了嗎?”韓夕顏推了推韓瀟弛:“我還要畫畫呢,這個稿子很重要的。”


“行,你知道分寸就好。”韓瀟弛說著,兀自拿了請帖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等到他的腳步聲消失,韓夕顏才抬起頭。


她咬了咬筆頭,眸子看向遠方,微微出神。


是的,她在躲他。或者說,她想看她要花多久才能戒掉心中的那種感覺。


可惜,過了兩個月,這樣的感覺分毫沒有消失,反而愈演愈烈。


她有些沮喪,更多的卻是雀躍。原來,她是真的有喜歡的人了,原來,真心喜歡一個人是這樣的心情。


她給自己三個月的時間,如果三個月都忘不掉,那麽,她就再去努力一次。


隻是,還不到三個月,她就在一個意想不到的情況下,遇見了他。


之前,她參加了學校的新聞社團。社團的副社長是新聞係的一名師姐,叫夏君瀾。


因為韓夕顏從小就喜歡畫畫,這麽些年,功底頗為紮實。所以,社團裏出的新聞簡報的版麵插圖幾乎都是她來負責。


而這周末,夏君瀾組織了個福利社活動,提早就請了韓夕顏當畫手。


福利社是一家兒童關愛中心,裏麵有自閉症的孩子,還有一些被侵犯過的孩子,以及無人領養的孤兒。


韓夕顏的工作,便是負責寫生。因為,有的孩子是很懼怕鏡頭的,所以,最好用畫畫的方式,將有些瞬間記錄下來,在過陣子的畫展上展出,呼籲社會關愛這些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夏君瀾和韓夕顏等人,一大早就來到了這家福利院。


負責接待的林院長和夏君瀾很熟,見到他們過來,便熱情地將人迎接了進去,道:“君瀾,小虎他們昨天聽說你們今天要來,大晚上的興奮睡不著,還是我說再不睡覺就不讓你來了,他們才睡。”


夏君瀾不由笑了:“那他們現在起床了嗎?”


林院長點頭:“剛起,正在吃飯,我帶你們過去。”


她走在前麵,夏君瀾在後麵,順道告訴韓夕顏等同學,小虎是個受到過心理創傷的兒童,她第一次見他的時候,防備心很強,也是過來得多了,小孩子才漸漸友好起來。讓大家一開始的時候,別太靠近孩子,等他們慢慢接納了,再交流。


一行人走進食堂,遠遠地就看到孩子們正坐在座位上吃飯。


有的自己能吃,有的是被福利院阿姨抱著喂的。


韓夕顏第一次來這樣的機構,突然之間,隻覺得心頭湧起一種傷感和壓抑來。


她從小就在健康的家庭長大,父母恩愛,哥哥也很疼她,可以說,從小到大,幾乎沒有遇到過任何挫折。


如果要說,唯一的那次,就是喜歡傅禦辰卻被他當麵拒絕。


而如今,看到有的孩子警惕的眼神、有的孩子從他們出現開始,一直都默默地一個人吃飯,連頭都沒抬過的時候,心頭突然覺得,她應該為他們多做點兒什麽。


她找了個地方坐下來,拿出畫板,開始畫畫。


首先畫的是一個整體的畫麵,那種默然壓抑的氣氛,還有孩子們因缺乏安全感、渾身自然散發出的防禦。


韓夕顏一邊畫,一邊不時抬眼看向周圍。卻在眸光轉動間,瞧見了一個有些熟悉的麵孔。


小女孩六七歲的模樣,和有的孩子不同,她的眸子清澈許多,還能和周圍的孩子交流。


她的麵孔清秀,乖乖巧巧的樣子,赫然就是那天傅禦辰在餐廳遇見的那個。


原來,那個小女孩被送到了這家福利院?可真是巧了。


韓夕顏深吸一口氣,繼續畫畫,而就在這時,林院長的手機響了。


因為大廳裏頗為安靜,所以,韓夕顏依稀聽到,林院長微笑著說:“好的,你們過來吧,小露也正在吃早餐呢……”


她也沒在意,隻想著恐怕是又有誌願者過來了,於是,更加專注地畫畫。


直到,外麵有腳步聲響起,接著,是林院長熱情的聲音,還有同行同學壓低了的倒吸氣聲音。


韓夕顏抬眼,就見著清晨的日光裏,傅禦辰和杜曼曼並肩走來。


他今天穿著一件淺色t恤,下麵是修身牛仔褲和運動鞋,整個人看起來幹淨陽光,就好像大學生一樣。


特別是,牛仔褲是深色,看著兩條大長腿修長筆直,十分吸睛。


他的旁邊,杜曼曼也穿得很休閑,t恤和九分褲,露出的腳踝白皙秀氣,腳底穿著平底的帆布鞋,走在傅禦辰旁邊,有種最萌身高差的感覺。


杜曼曼可是娛樂版的常客,特別是在簡安安淡出娛樂圈後,很多好的資源更是落到了她的身上,所以,韓夕顏同行的同學沒有一個不認識她。


“天哪,竟然是杜曼曼!”


“是啊,沒想到竟然能遇到她!她旁邊的那個是她男朋友嗎?好帥啊!”


“好像就是吧,應該就是之前照片裏那個,本人比照片還帥呢!”


在眾人小聲的的議論中,傅禦辰和杜曼曼已經來到了院長麵前,兩人剛剛問了幾句小露的情況,小姑娘便已經放下了筷子,開心地向著二人跑了過去。


“曼曼阿姨!傅叔叔!”小姑娘聲音清脆得很,清晰地傳到了在場每個人的耳畔。


韓夕顏匆匆收回目光,繼續畫畫。


傅禦辰已然彎身將小露抱了起來,看向大廳另一角的大學生,很隨意地問:“林院長,他們是大學生義工嗎?”


“嗯。”林院長點頭:“都是寧大新聞社團的學生,今天過來做報道……”


正在這時,夏君瀾看到傅禦辰,於是起身過來,衝他道:“傅先生,沒想到在這裏見到你!”


傅禦辰也微笑了下,正在記憶裏搜寻夏君瀾的名字,就發現一群大學生都在看他,唯獨坐在角落裏的那個,正埋頭似乎很認真地在畫畫。


瀏覽閱讀地址:<a href="" target="_blank"></a>
小說推薦